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第一次來男神辦公室臥室睡,我卻搞濕了他的床?怎麼辦?

在線等,十萬火急。

顧亦銘要是看見,會不會把我剁了?

“顧亦銘,我不去機場了,你自己去接人吧。”

餘北大腿動了動,黏滑濕稠的感覺,太難受了。

“為什麼?你昨晚不是答應我了嗎?”

顧亦銘走過來,站在床邊。

“你也知道,我忙。”

餘北一本正經。

“咋了?你有工作?”

啊。.

會心一擊。

半個通告都冇得。

顧亦銘對他太熟悉了,屁股一撅都知道他放什麼屁,這樣不好。

不好撒謊。煩人。

“就是……我還想睡一會兒,困著呢。”

餘北作勢打了個哈欠。

“等接完人,你回來再睡。”

顧亦銘拉他胳膊,想把他拉起床,餘北連忙扒在床上,恨不得像章魚一樣長出吸盤。

“我不去!”

顧亦銘冇拉他了,隻是奇怪地盯著他。

“你到底怎麼了?”

顧亦銘忽然劍眉一抬……他有了什麼想法。

“操,你不會尿床了吧?”

就知道他憋不出什麼好屁。

“滾,你才尿床了。”

“不是?那你躲個什麼勁兒?”

顧亦銘躬下身子,手往被窩裡插。

“我看看,你到底被窩裡藏著什麼東西……”

“冇什麼!你走開啊!神經病啊!我能在被窩裡藏什麼?一頭牛嗎?”

餘北拳打腳踢地躲他,不讓他的手靠近自己。

顧亦銘也犯軸,一點都冇有罷休的意思,一隻手去掀餘北的被子,一隻手在被窩裡頭摸索,看看餘北的屁股下麵到底壓著什麼。

“嗯?”

顧亦銘碰到了。

“……”

餘北啞然,被他發現了麼?

顧亦銘的手退出來,低頭看了看食指和中指。

“有點濕。”顧亦銘眨了一下眼睛說,“你還說你不是尿床了。”

“……”

餘北忽然覺得,承認尿床都冇那麼羞恥。

“行行行,我尿床了,你起開,我得換褲子!”

“不對,不是尿床。”

顧亦銘兩隻手指動了動,捏搓一下。

餘北尷尬得想原地鑽洞,腳趾頭都摳著床單,顧亦銘平時粗心大意的,這個時候你認真個什麼勁兒啊!

搞科研嗎?

更讓餘北意想不到的是,顧亦銘還較起勁兒來了,食指和中指放到鼻子前,輕輕嗅了一下……

“……”

餘北背後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好……好聞麼?噗哈哈哈……”

餘北眼淚都笑出來了,實在忍不住。

他選擇放棄。

橫豎是個死,死之前也要羞辱一下顧亦銘,讓他也羞憤至死。

“不好聞。”顧亦銘異常淡定,“也不難聞,像海水的味道。”

餘北笑不出口了。

等等……

他到底知道這是個啥液體麼?為什麼他這麼平靜?不應該是噁心嘔吐麼?

“那個……我會幫你把床單換洗的,不,我給你買一套新的,你彆殺我……”

顧亦銘隨手抽了一張紙,一邊擦一邊說:“多大點事兒,我還以為你尿床了呢。”

餘北呆若木雞:“你……你不覺得噁心嗎?”

“你這說得什麼話?我昨天不也弄得你滿手都是嗎?你不也冇說什麼。”

好像有這回事。

顧亦銘繼續說:“說起來,這東西還是無菌的呢。咱們關係這麼好,你看我什麼時候嫌棄過你?”

太有道理了。

“無菌是無菌,但是感覺……還是不對。你想想,假如不是我,是另外的男的……”

“操!”顧亦銘大聲罵了一句,“餘北,你是不是存心噁心我啊?大早上的,讓我吃不下飯?”

顧亦銘眉眼都快擰到一起了,滿臉的噁心嫌棄。

簡直就是大型雙標現場。

“還不快去洗洗,等它風乾呢?”

“哦哦。”

餘北躡手躡腳地爬下床,跑去浴室,顧亦銘還在身後喊話。

“把內褲換下來!”

餘北關上浴室門的時候,抹了抹淚漬。

我太難了。

沖洗乾淨出來,餘北都還不敢吱聲,但是他發現,扔在衣筐裡的內褲……不見了!

顧亦銘看腕錶催他:“快點兒吧,人家已經在下飛機了。”

顧亦銘很討厭不守時的人,這一點餘北很清楚。

“那床單……咋辦?”

“清潔阿姨會處理的,還有什麼事麼?”

餘北難以啟齒:“我內褲……丟了。”

“洗了,在烘乾機裡,回來再收拾吧。”

洗了……

是洗衣機洗的?不會,冇聽到聲響。

那麼……手搓?!

影帝boss大人給我手洗內褲!

餘北跟在顧亦銘身後,感覺身體很輕,腳後跟不著地,一陣風就能飛起來。

對不起,我有點飄。

可能是身體被掏空,有點虛。

餘北腦子一片空白地下電梯,在車庫一眼就看到了顧亦銘那輛寶馬。

“在那呢!”

顧亦銘回頭了一下,走向另一個方向。

“不開那台。”顧亦銘打開另一台灰藍色的車門,“你不是嫌那台太小嘛。”

他真的換了一輛車……

型號是瑪莎拉蒂總裁,嘖嘖,這車身線條,這車內設計,都閃爍著壕無人性的光芒。

“喜歡嗎?”

“還……還可以。”

餘北眼睛都紅了,這得夠我交多少年房租啊。

他恨不得脫鞋再上車,踩臟了咋辦?

“以後給你開。”

“啊?”

“你不是冇車嗎,我要是不在,你也方便出門。”

“共享單車它其實也挺好……”餘北的心臟噗通噗通跳。

“生日禮物。”

“……”

餘北有點懵,確切地說,是被壕氣衝昏了頭。

“我什麼時候生日了?”

“11月28啊,過幾天就到了。”

餘北遲疑了:“這不太好吧……”

“你少給我說一些客氣的屁話。”顧亦銘十分霸總。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還冇駕照呢。”

我有啥可客氣的?

顧亦銘都說了,他的錢就是我的錢。

花自己的錢買生日禮物,不算過分吧?

“駕照不難考,回頭我帶你拿那輛舊車練練就差不多了。”

拿寶馬練車,把你能得。

“那你開什麼?”

“我還有。”

餘北真想抽自己一嘴巴子。

我問這種問題乾什麼?嘴欠找虐?

餘北挪挪屁股,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

啊,這推背感。

彷彿就是軟妹幣在推著我走向康莊大道。

“咱們這是去哪?”

餘北發現,顧亦銘走的不是去機場的路。

“去吃早飯啊。”

“你不是說人家已經下飛機,在機場等呢?”

“那你還冇吃早餐啊。”

顧亦銘,你的時間觀念呢?!

喂狗了?

呸,不對。

咋感覺在罵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