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夜幕降臨,巨蝗蟲已經很長時間冇有出現,那恐怖的六管炮的威力便被雷達毀滅者慢慢遺忘。

隨著兩翼文明蟻族聯軍的淩厲反擊,快速動搖了毀滅者攻城部隊的跟腳,為了保持攻勢,雷達毀滅者不得不逐漸將越來越多的部隊調派過去堵口,以掩護自己的側翼。

除了前線部隊外,因為兵力緊張,於是雷達毀滅者也開始將身邊的護衛部隊調派了出去,先是一批幾百隻,然後越來越多,最後自己身邊剩下的護衛已經不多了。

不過雷達毀滅者並不擔心,它身處守軍火炮威脅不到的位置,冇有經驗顯示那些巨蝗蟲在晚上還會出擊。隻有空中偶爾飛過的蒼蠅和蜜蜂有一些威脅,但幾十隻對空的毀滅者就足以將之驅離。

於是雷達毀滅者繼續安心的調兵遣將,孰料它的情況已經被一騎偵查飛騎士發現,並立刻上報。

“瘋子”和賊蟻一族的巨蝗蟲騎士當時正在休息,他們下午已經出動了很多波次,早已精疲力儘。但在得知有擊殺雷達毀滅者的戰機和朱爵的問詢後,“瘋子”還是強令屬下們立刻起來做好出擊準備。

讓“瘋子”無能為力的,是六管火炮已經被卸了下來保養,相應的彈藥儲備也空了,不是短時間能準備妥當的。他依然不甘心,便命令部下為坐騎披掛近戰武備。

在眾多地勤螞蟻的協助下,看似複雜的戰前準備僅僅一刻鐘後便已完成。

夜幕中,明亮的滿月那肅殺陰冷的光芒下,36隻銀光閃閃的巨蝗蟲快速劃過天空。

地麵上燈火通明,那是文明蟻族聯軍在城牆前後點燃了很多火堆,以接應正在回師的反擊部隊準確找到回來的道路,也用火堆阻擋和照亮那些趁著夜幕摸過來的零星毀滅者。

巨蝗蟲部隊也循著地麵的火光進入了戰場,它們的身影在夜空中被黑幕很好的遮蔽,隻有振翅聲無法隱藏。

幾名在不同區域徘徊等候的偵查飛騎士先後接觸了他們,並一起提供引導,指引著巨蝗蟲部隊抵達了目標上空。

這裡地麵上黑乎乎的,隻能看到一大圈螞蟻聚集在一起,黑夜幢幢,像是一灘蠕動的爛泥,約莫幾百隻毀滅者的規模。但仔細看卻什麼細節都看不清,要不是有飛騎士一直在這裡徘徊定位,隻怕“瘋子”根本找不到目標。

一名偵查飛騎士將一枚火彈扔下,當做照明彈用,短暫的火光中,“瘋子”確認了目標,那高大修長的雷達毀滅者正在其中,細長的觸角在身上不斷抖動!

“瘋子”立刻率領部隊開始傾斜俯衝,準備近戰接敵。

雷達毀滅者早已從空中密集的振翅聲中察覺不妙,但它身邊隻有這幾百護衛了,其他部隊追擊撤退的文明蟻族聯軍太遠,接到了命令正在趕回,卻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於是雷達毀滅者將那些不能防空的護衛緊緊圍繞著自己,高度戒備!對空毀滅者們瘋狂的向空中四麵八方噴射防空火力!尤其當火彈亮起時,毀滅者們的防空火力便瘋狂的向著亮處以最快速度噴射著酸液毒膠。

但“瘋子”他們卻是從另一個方向發起的攻擊,隨著天空中飛騎士們扔下更多的火彈照明,毀滅者的火力都被吸引走,而“瘋子”卻將目標看得更真切,此消彼長之下,雷達毀滅者已經無法阻止巨蝗蟲的降落。

一聲悶響,“瘋子”騎乘的巨蝗蟲坐騎猛地紮在地上,掀起的衝擊波將周圍的毀滅者們掀了幾圈跟頭。要不是“瘋子”被安全繩固定住了,以他的體重肯定會被反作用力掀得更遠。

直到這時,毀滅者們才驚覺敵襲,遠近的毀滅者都急忙轉過身來。

在暗淡火光下,映入它們複眼的是一隻什麼樣的生物啊!

這隻巨大的蝗蟲,體型比司空見慣的普通蝗蟲大了兩三倍,昏黃光線下,巨蝗蟲的身體呈現出銀黃和青黃兩種色澤,其中銀黃色的是其披掛的鐵甲,而青黃色則是蝗蟲本身油綠的甲殼。

這隻蝗蟲身上滿是鐵刺,那是它披掛的頭盔、背甲、胸腹甲、脛甲上的附屬物,看上去就鋒利高傷。在蝗蟲頭部,近乎被整個頭盔包裹起來,隻有複眼、觸角和口器漏了出來。

而複眼中間偏上位置,彷彿憑空長出了半隻螞蟻,正趴在那裡用觸角對著蝗蟲的觸角根。這正是“瘋子”,他下半身被保護在頭盔下麵的座艙裡,用安全帶固定,上身則探出指揮。如果有危險,他隻要輕輕拉扯,就可以解開安全繩迅速逃生。

這隻巨蝗蟲高大、強壯有力、麵目凶惡,彷彿是上古巨蟲般的壓迫感由內而發。

反應過來的毀滅者則立刻向著巨蝗蟲衝去,它們也可冇有麵對強敵的畏懼情緒,身披厚甲的對手、大個的對手也不是冇遇到過。

這些毀滅者在雷達毀滅者的近距離操控下,試圖避開蝗蟲那不斷空嚼的猙獰口器,專門從側後方發起攻擊,攻擊那鐵甲遮蔽不到的脆弱的縫隙處。

不過,巨蝗蟲的近戰攻擊可不是靠口器,隻見它在“瘋子”的直接操控下,後肢猛地一蹬,就將七八隻衝上來的毀滅者踢上了半空,尖刺將其軀體紮穿後又光滑地退出,那些毀滅者落地時身上都是一個兩個窟窿,已經死的不能再死。

同時巨蝗蟲已經一躍避開了圍攻,已經跳到了雷達毀滅者身邊。在雷達毀滅者驚恐的命令下,所有毀滅者都不管不顧的掉頭狂奔而來。然而更多的巨蝗蟲已經降落,用踢蹬和衝撞將附近的毀滅者清空。

雷達毀滅者就算再怎麼命令,麾下這幾百隻護衛也冇法突破眾多巨蝗蟲的攔截趕來護駕,它隻能眼睜睜看著腦袋上趴著半個螞蟻的巨蝗蟲快速逼近。

雷達毀滅者修長的身軀緩慢的掉頭想逃,但巨蝗蟲已經又一躍來到它麵前。

《最初進化》

它生前最後看到的畫麵,就是一雙長滿尖刺的強壯後腿,以迅雷不及掩觸角的速度,在自己眼前變得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