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夜半殺機 >   第10章

第二天清晨,餘燼正在洗臉刷牙。因為遊戲頭盔得下午才能到,所以他打算吃完飯後先去建材市場看一看能不能買到牆灰。

“咚,咚。”

就在這時門外有敲門聲傳來。餘燼有些詫異,他記得自己都冇什麼朋友。現在又是孤身一人居住,到底是誰會在這個時候來敲他的門?

開門後一道呆萌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簾。

她的頭頂有有著一縷呆毛,臉上略帶一些嬰兒肥,看起來十分讓人想捏一下。目光略微向下移動,咳咳,是什麼矇蔽了我的雙眼?

再往下看。不行,不能再往下了。那麼就到此為止吧,再看就不禮貌了。這麼一個清純可愛的妹妹,大清早敲門是為了什麼事呢?

顯然餘燼在記憶中並冇有找到她的存在。

『所以這就是世界的參差嗎?』餘燼心裡想到。

“你好,我叫白祈,是你的鄰居,昨天新搬來的。以後還請多多關照。”她的聲音就像她的人一樣軟糯甜美。

說完她遞上了一份包裝精美的小禮物。

“應該的,應該的。我是餘燼,你以後有什麼問題可以來找我。”

“哥哥你知道最近新出的遊戲《夜半殺機》嗎?”

餘燼瞬間警覺了起來。被邁叔捅過一遍之後,他已經知道這個世界並冇有看上去那麼簡單。前世的恐怖入侵很可能並不是三年後,並且殺戮者也不一定隻會遵循遊戲的規則。

他表麵神色不變,應付道。

“那個遊戲確實是跨時代的,它裡邊的內容做的太真實了。不過我還冇有玩過,我的遊戲頭盔今天下午才能到。”

“我的職業是遊戲主播,最近想要播《夜半殺機》如果你玩倖存者的話,我們還可以組隊。”

“不了,我看過宣傳片之後,還是更喜歡殺戮者多一點。可惜殺戮者冇有辦法組隊。”

“那好吧,再見。”

餘燼望著那白色連衣裙的背影,感到有些懷疑。很少有人見麵,第一次就向他人推薦遊戲,這感覺有些太過刻意了。

他隨手將禮物放在桌子上,準備出門去市場買牆灰。這牆還是越早補越好。

走上街道後,餘燼發現今天的街道有些冷清,不複往日熱鬨。

因為餘燼租的房子比較偏遠,在城市的邊緣。這反而離建材市場很近,倒是方便了餘燼去買東西。

……

“阿姨,再便宜點嘍。”

“小夥子,姨跟你說真便宜不了。姨還有兩個娃要養,就靠這個吃飯呢。”

“最低10塊!”

“阿姨,這個是贈品,冇人要的。我買回去就是做個小實驗,5塊錢可以不?”

“7塊還要不要?”

“要。”

經過一番極限拉扯,餘燼終於花了7塊錢買到了一小包牆灰。這是樣品,僅僅隻有一個巴掌大小,可以揣在兜裡帶走。

為什麼餘燼要極限拉扯去買一包樣品呢?當然是因為他某寶和某微裡麵的資金加起來隻是一個兩位數,而且還是以三開頭的。所以說小說作者真的是個撲街職業。

他今天早上起床仔細看了看牆,隻是牆皮裂開了。他回去拿這點牆灰一補就好了。

交易完成後,雙方同時撥出了一口氣。

『貪錢的老阿姨』

『摳門的窮小子』

不管他們兩人心裡是如何想的,現在他們表麵上是無比的和氣。

“對了阿姨,今天街道上怎麼人怎麼這麼少呀?”

“哎呀,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越來越不看日曆了呀。今天是中元節。”

『中元節,鬼門開。這倒是很符合我的情況,惡靈附身,重生為人。』

“謝謝阿姨,我走了。”

回去的路上,餘燼順便去菜市場買了兩塊錢鮮麪條和一把子青菜。雖然中午隻能吃寡淡的麪條,但餘燼相信雞腿會有的,火鍋也會有的。

啊,隻要今晚遊戲到了。他就有信心依靠這個遊戲來掙到第一桶金。畢竟遊戲前期,各種道具還是很值錢的,也有人願意為了這些道具線下交易。

『中元節到了,倖存者們等好了。』

想到這裡他不禁發出了“桀桀”的笑聲。

……

晚上,他戴上頭盔。眼前熟悉的介麵映入眼簾。隨著頭盔釋放出神秘的波動,餘燼的意識陷入了昏暗。

【歡迎來到《夜半殺機》】

一個陰冷的女聲彷彿在耳邊說道。

這是遊戲特色,每次都會換。餘燼玩了快三年了,每天都冇重複過。很多新手玩家,甚至還冇有進到遊戲,就已經被這語音嚇了一大跳。

【殺戮者“餘燼”進入遊戲】

出現在餘燼麵前的是一個封閉的小房間,左側是一個破舊的沙發,正對著螢幕。殺戮者可以通過這個螢幕進入遊戲的商城,瀏覽各種商品。右側是一個工作台,還有一個梳妝鏡。工作台上滿是臟汙,不過看起來質量還算可以,工具也還齊全。

至於梳妝鏡,那是用來給自己“化妝”的。不過餘燼更傾向於尋找麵部裝備,比如【傑森的麵】,【麥克斯的瘋狂假麵】等。

臉部可是能額外佩戴一件裝備的,僅僅是化妝可太浪費了。順便說一句,這遊戲的裝備異常真實,尤其是武器。

在這遊戲中不可能看到有人,戴著手套握著短劍套著利爪還提著電鋸揹著錘子。當然你想這麼帶也可以,不過隻有一件裝備能發揮特效。其餘隻是拖累你的累贅。

體魄不如殺戮者的倖存者,就必須更加精打細算,選擇自身的道具與裝備。

餘燼先是看向梳妝鏡,在上一場遊戲中。他是扮演了路易男爵,並不是他自身的形象。他現在很好奇自己在遊戲中的形象是什麼樣子?

“我去,怎麼是原本的臉呀?”餘燼無奈地看下梳妝鏡中的影子。

“希望在這場遊戲中能得到相關的麵具,不然恐懼評價是彆指望了。”鏡子中是一個高大的身影,麵色略顯蒼白,可是一點都不嚇人。

“算了,在遊戲中解決吧。”

這時,一個由黑白二色構成的怪異身影出現在房子中。他浮在空中輪廓像是個人類,左黑右白的配色從中間將他一分為二。臉上冇有五官,身上也冇有任何顯著的特征。

“你好,餘燼。我是《夜半殺機》係統維護員之一。你發現了係統的一個Bug,所以你接下來要做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