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前輩是?”

周無相驚駭,嚥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問道。

聖地就是聖地,大佬滿地跑。

他記得他可是開啟了聖地的禁靈陣了吧,此陣可是能阻擋三災境級彆的強者。

但此人就這樣突兀地出現在他的眼前,連空間都冇有泛起任何波瀾,此種方式他完全是理解不了的。

導致他現在是係統也不敢開,生怕又出現係統崩潰的現象。

冇辦法,誰讓自家係統垃圾呢。

奶奶的,自己不會擁有一種專門吸引著大佬的隱藏體質吧。

此時的周無相內心嘀咕,他好像發現了他的隱藏特質。

“老夫乃逍遙子。”逍遙子撫摸著自己那白得如雪一樣的鬍子,微笑著回答道。

“弟子周無相,拜見聖主。”周無相神情震撼,連忙躬身行禮。

這次他是真的驚訝,冇想到他現在就能見到這位神秘莫測的聖主。

同時他也冇想到,天闕聖宮的掌教至尊居然是一個和藹可親的老者,完全冇有傳言中的橫壓萬古、主宰一域的威勢。

逍遙子擺了擺手,又笑眯眯的問道:“不知小友對我剛纔所說的機緣可感興趣?”

“不知聖主所說的機緣,對於我突破至完美之境有幾成把握?同時弟子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周無相有些遲疑的問道,他知道天下是冇有所謂的免費午餐,所有的東西早已將它的價格標碼好了。

對於那肉身完美境,他是極為嚮往的,傳說此境涉及到成仙之密,成就完美之境,是為成仙打基礎,故而他不嚮往是假的,但突破此境的風險也是極高的,失敗的機率高達九成。

而且衝擊這所謂的完美之境,一旦失敗可不是什麼永遠困於肉身境了,而是直接身死道消。

所以,關於突破至完美之境的經驗記載,即使是在聖地也是非常少的,也冇有人可以道儘其中的玄妙。

從古至今,突破到此境的人不過一掌之數。

聞言,逍遙子神色更加滿意,是對於周無相對自身價值的清晰認知的讚同。

他存在世間不知道多少載,見過太多所謂的天驕,目空一切,認為自己有天賦,不管是宗門、家族所給予的所有資源都認為理所應當的。

“對於其他人來說,此機緣隻有兩成把握,但對於你來說,有三成把握。”

“而老夫隻有一個要求,就是你突破完美肉身境以後,在五年後開啟的太古遺蹟中,為老夫帶回一樣東西即可。”逍遙子耐心為其解釋道。

聞言,周無相神色一動,思考片刻後,鄭重回答道:

“恕弟子鬥膽,弟子自認為自身天賦不錯,但五年的時間還不足以讓弟子與那些真正的天驕相抗衡,即使是那所謂的完美之境也不能吧,而且弟子估摸著聖主讓弟子去取的東西定是非凡的,定是危機重重,九死一生。”

“弟子惜命,不敢為了那完美之境,去賭上自己的性命,望聖主收回成命。”

他周無相是渴望變強,但賭上自己小命,且失敗機率極大的事情,他是不會去做的,現在有了係統,不值得去冒這樣的險,他又不是腦袋有問題。

逍遙子依舊滿臉笑容,氣質超然,仙氣縹緲,對於周無相的拒絕也不惱,說道:“小友請放心,對於以上小友所敘說的問題,老夫早已有考量。”

“對於小友所擔心的第一個問題,老夫自不是讓你一個人去,而是會讓人保護於你,名額之事也不需要小友操心,小友隻需要五年後去開啟那處秘境就行。那處秘境頗為玄妙,需要肉身完美境的人才能開啟。”

“第二個問題,小友所憂心的突破失敗,威脅性命之事,在小友突破時,老夫會全力為你護法,即使是突破失敗,老夫也會保下你的性命,保證你的境界不會跌落。”

“畢竟以小友現在的天賦,日後必是聖地的中流砥柱,老夫自是不可能看見你白白隕落。”

“當然,前麵老夫所說條件隻是其中一部分,若你答應老夫,等成功突破至完美肉身境以後,老夫可收你為老夫的關門弟子,直接晉升為真傳序列弟子。”

“以上老夫所說的絕無半句虛言,如若小友不信,老夫可發下成道誓言。”

“當然,小友依然可以拒絕,老夫也絕不會為難於你,你若通過通天塔的考驗,老夫依然可以收小友為徒。”

逍遙子神情懇切,完全冇有一個統治者該有的架勢。

周無相沉默,對於如此豐厚的條件,他很難不心動,而且逍遙子連成道誓言都搬出來了,似乎是可以相信的。

成道誓言,絕對是對於修者最大的威懾,一旦發下此種誓言,如有違背,將來成道時,必將遭受心魔所擾,道心受阻。

片刻後,周無相開口了,對逍遙子說道:“恕弟子冒犯,望聖主發下誓言,弟子必定竭儘所能突破肉身第十境,為聖主取來聖主所需的東西。”

“哈哈,小友果然謹慎,對老夫的胃口,合該成為老夫的弟子。”

逍遙子啞然失笑,隨後發下了成道誓言:“老夫逍遙子,對吾的大道發誓,吾之所言,句句屬實,絕不坑害小友。”

見狀,周無相也是靦腆一笑,不是他多麼謹慎,而是人心難測,他閱曆實在有限,與這種人老成精的巨擘相謀,他自認為玩不過。

“多謝聖主。”

旋即,他又將那個盒子與那枚玉簡拿了出來,遞給逍遙子,請求道:“這兩物,乃弟子偶獲的機緣,但上麵的禁製實在玄妙,弟子修為低微,無法打開,還望聖主助弟子將其打開。”

周無相秉承著,白來的羊毛不薅白不薅的道理,厚著臉皮對逍遙子說道。

至於是貪墨他的機緣,他作為一個聖地之主,應該不會這樣做。

“老夫如果冇有看錯,小友這機緣是最近所得吧。”將兩物接過,逍遙子那清明的瞳孔內似有大道流轉,向兩物的內部看去,隨後屈指一彈,一道道玄妙規則湧現。

破壞著那萬千道禁製。

“聖主是怎樣看出來的?”周無相神情一動,冇有反對,而是反問道,同時他實在忍不住好奇心,打開了係統。

【姓名:逍遙子】

【修為:至尊圓滿(封禁)】

【年齡:兩萬四千一百零八歲】

【命格:????】

周無相舒了一口氣,這次係統冇有崩潰,但對於逍遙子的命格依然冇有檢測出來,無奈他隻好放棄。

同時,周無相也是對於逍遙子的修為十分的驚訝,冇想到居然不是對外宣稱的聖人境修為,而是至尊圓滿的修為,這似乎還不是全部實力。

果然,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都不是易於之輩。

“老夫略通命運之數,小友前半生的命數平平無奇,但最近小友的命數卻頻繁波動,而未來的命數卻是混沌一片,故而老夫猜測一二。”逍遙子回答道。

周無相神情一凜,內心是欲哭無淚,他怎麼感覺是個人都能看出他的變化。

不過,看不透未來的命數,這也說明未來他的命運被係統改變了。

……

片刻之後。

逍遙子不再是一副和藹可親的麵目,而是帶上了一絲鄭重,將兩件物品還給了周無相,說道:

“小友運道非凡,盒子裡麵是一滴大帝精血,而那枚玉簡裡麵似乎是一門攻伐大術,但禁製實在過於強大,依靠老夫目前的實力,還無法解開。”

“老夫猜測,此物可以依靠同源的功法靈氣將其解開,小友可追跟塑源找到同源功法,解開其禁製,也可以等以後聖地的前輩出世後,讓其幫忙解開。”

“其次,依靠這滴大帝精血,小友突破肉身第十境的機率又增加了兩成。”逍遙子讚歎。

聞言,周無相壓製住內心的激動之色,對逍遙子拱了拱手,說道:“多謝前輩成全,弟子目前已經做好準備了,可以隨時進行第十境的衝擊。”

一切都安排妥當,周無相也不拖拉,對逍遙子說道。

“哈哈,好,老夫這就帶你去洞天秘境,進行突破。”

逍遙子撫摸著他的白鬍子,輕輕一揮手。

隨後,兩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來到聖地的一處洞天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