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飛濺三裡。

牆壁上,草地上,都流淌著鮮紅的血液。

在滿月下,顯得格外的壓抑。

顧南歌沉默不語,甩了甩鎮魔劍上的鮮血。

而鎮魔劍上也是閃過一抹妖豔的紅芒,稍縱即逝。

另一邊。

黃天逸連忙穿戴整齊,踏出房門。

“什麼事?這麼吵鬨。”

“城主,敵襲!”

“什麼?!”

聞言,黃天逸臉色大變,心裡猛地一沉,腦海中閃過許多個念頭。

“難道是那些宗門按捺不住了嗎?”

“但這也未免太過心急了點,要知道城中可不隻有一兩個宗門那麼簡單!”

想到這裡,他抬頭看了一眼城外,卻見外麵十分安靜。

就好像不知道城主府內發生的事情一樣。

看到這,黃天逸的臉色更加沉重了,毫無疑問,是有人出手矇蔽了這一切!

所以外人根本就不知道!

“敵人有多少人?”

黃天逸快步而行,沉聲問道。

“一個人!”

護衛嚥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說著。

“什麼?!”

聽到這,黃天逸勃然大怒。

“一個人就令你們如此慌亂?!”

“若是讓外人得知,還不知道怎麼笑話我們!”

“真是一群廢物!”

黃天逸罵罵咧咧,腳下也是加快了速度。

很快就來到了刀劍碰撞之地,他一眼就看到了頭戴麵具的顧南歌。

以及自己手下的八位凝丹境護衛。

下一秒,八顆頭顱飛起,帶起一陣血液飆射。

“嘶........”

黃天逸冷不丁的倒吸一口冷氣,如此輕易的就斬殺了八位凝丹境?

縱使是他,也要花費一些功夫,才能解決。

然而卻被麵具人如此輕鬆的解決了。

難怪,孤身一人就敢闖入城主府!

“但這也不是你能猖狂的地方!”

黃天逸反應過來,立馬雙膝一彎,一躍而起,高高抬起右手,朝顧南歌拍去。

“付天掌!”

砰!

一聲巨響下,大地被砸出一個坑。

而顧南歌早已察覺,快速的躲過了這一擊。

“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何襲擊我城主府?!”

黃天逸見一擊未果,也是沉著臉,壓抑著心中怒氣。

“斬!”

但迴應他的卻是一道斬擊!

顯然,顧南歌並不想與他廢話。

“可惡!”

黃天逸躲過斬擊,暗罵一聲,很快也開始了反擊。

“太崩拳!”

“一劍蓮生!”

顧南歌甩了甩鎮魔劍,體內靈力從手臂彙聚到劍身中,旋即猛地抬手一揮。

刺啦——

斬破空氣的聲音響起。

一道劍氣從虛空中迸發而出,徑直的朝黃天逸斬去!

“劍氣?!”

看到這一幕,黃天逸心頭一驚。

要知道,能夠領悟劍氣的,無一例外都是天驕!

“這下麻煩了.......”

黃天逸快速的後退數步,開始思考對策。

從顧南歌闖入城主府後,這件事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結束。

哪怕他身後有著宗門撐腰,黃天逸也要顧南歌付出一些代價!

他要思考的是,自己是否能夠打過顧南歌!

“吞!”

但!

顧南歌可不會給他思考的機會,抬手之間將天地中散發著的靈力和血氣全都吸收,隨後再灌輸進鎮魔劍中。

緊接著,他雙眸一凝,直視著黃天逸,抬手之間落下一劍。

“青蓮劍訣,一劍蓮滅!”

刺啦——

劍氣快速的衝刺出去,將沿途阻攔的東西全都斬開!

在大地上留下一道劍痕!

“崩山拳!”

黃天逸也是拋棄雜念,暗自咬牙,運轉靈力砸出一拳,轟在劍氣上。

砰砰砰.........

轟轟轟.........

一陣爆炸的聲音響起。

黃天逸的額頭上也是落下了汗珠,手臂上傳來麻痹感以及沉重的力度。

錚!

一道驚鳴聲響起。

劍氣猛然將他手臂斬斷,撞擊在他的身上。

砰砰砰........

黃天逸倒飛而出,重重的砸在牆壁上。

胸口上還留著一個劍痕,鮮血不斷地流出。

“咳........咳.......”

黃天逸咳嗽了幾聲,想要站起,但卻全身無力。

也就在這時,顧南歌一手按在他的頭頂上,冷漠的說出了兩個字。

“搜魂!”

“啊啊啊啊........”

刹那間,一陣殺豬般的慘叫聲從黃天逸的嘴中傳出。

靈魂不斷的撕裂,七竅流血。

絲毫不亞於全身骨頭碎裂的感覺!

不過,縱使他叫的再怎麼慘烈,也無法動搖顧南歌那顆冰冷的心。

片刻後,顧南歌收回了手,臉色變得十分陰沉,果斷的一劍結束了他的生命。

然後再次運轉吞天魔訣,將他變成了一具乾屍。

做完這一切後,顧南歌四處望瞭望,隨後腳步輕盈,快速的消失不見。

........................

一炷香後。

顧南歌出現在顧家遺址的不遠處。

他借用黑影和遮蔽氣息,來隱藏自身存在。

“一,二,三........十八位凝丹境嗎?”

顧南歌眼眸微眯,暗自沉吟道:“都是來自各個宗門的人,想必不會太簡單。”

“不過,也僅僅是不簡單!”

“狗子,開始吧!”

“叮,顧家遺址方圓十裡已佈下遮掩大陣,望狗宿主取得勝利!”

“嗬,擁有你這個外掛,勝利的必然是我!”

顧南歌輕笑一聲,旋即不斷地借用陰影來變換著自己的位置。

“真是的,也不知道長老讓我們來這裡乾什麼!”

“就是啊,日複一日的,尋找什麼也不說,這不是糊弄人嘛。”

“糊弄人又有什麼辦法呢?誰讓他們是長老,我們是弟子呢?”

“害,彆說我們了,你看其他宗門的人不也一樣每天都來尋找什麼東西嘛。”

“........”

聽著他們的話語,顧南歌也是眼神一冷,快速的接近他們,然後對距離他最近的一個人直接發動了攻勢!

速度之快,令所有人都難以反應!

錚!

一聲驚鳴之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