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的身上會有靈力波動?!”

寨主當場傻眼,反應過來後,自己的手下已經全部死亡。

整個山寨裡麵,還活著的就隻有他和劉管事。

“為什麼?”

顧南歌冰冷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冷聲道:“當然是為了殺你!”

說著,他還甩了甩手中的長劍。

聞言,山寨愣了愣,旋即大笑一聲,很是不屑的看著顧南歌。

雖然顧南歌那引靈境的修為的確震撼到了自己。

但也僅此而已。

畢竟他可是步入此境多年,而顧南歌則是一個剛剛踏入引靈境的人。

對於境界的理解和靈力的運用,那必然是比不上他的。

而且他還會武學。

再加上,劉管事也是引靈境初期的修為。

二打一,還能打不過?

咻!

下一刻,顧南歌省去了多餘的廢話,直接手提長劍就衝了過來。

寨主和劉管事頓時臉色一凝,磅礴的殺意將二人籠罩著。

很快,二人也是拿出了各自的武器。

鏘!

顧南歌一劍斬在寨主的長刀上,泛起一陣火花。

與此同時,劉管事揮舞著長槍,朝他刺了過來。

見狀,他果斷的將靈力調動到腳上,猛然一躍躲過了這一槍。

在空中,是最容易受傷的。

寨主也是抓住了這個機會,連忙腳步一動,來到顧南歌即將落下的地方。

“哼!管你如何獲得的修為,今日你依然必死無疑!”

寨主冷喝一聲,雙腿發力,穩穩地踩在大地上,右手青筋暴漲,用力的握住長刀,朝顧南歌斬去!

唰!

長刀揮出的動作,響起一陣聲音。

十分驚人。

尚在空中的顧南歌麵不改色的看著長刀來臨,十分沉著的將劍豎在自己的身前。

砰!

下一瞬,顧南歌猛然倒飛而出,重重的砸在岩壁上。

體內更是受到了一陣衝擊,正在劇烈的動盪著。

但寨主和劉管事可不會給他喘息的機會,連忙近身朝他釋放殺機。

“斬!”

“死!”

一刀一槍,在他的眼中逐漸放大。

見狀,顧南歌臉上浮現出一抹瘋狂的神色。

隻見他抬起左手,暗中運轉吞天魔訣。

片刻間,鮮血飛濺。

一刀一槍將他手掌貫穿,胳膊以下的骨頭全部粉碎!

但好在,他躲過了這一次的殺機。

“嗯?”

寨主和劉管事二人看到顧南歌身上那說不清道不明的變化後,也是連忙後退數步,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為何我會在他的身上感受到死寂的氣息........”

劉管事暗自皺眉,心生疑惑,他深知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所以他從未小覷過顧南歌。

“裝神弄鬼!”

寨主不屑的冷哼一聲,但他卻冇有貿然上前,而是停留在原地,打量著顧南歌。

顧南歌也懶得跟他們廢話,直接運轉吞天魔訣,吞噬著那些死去的山賊的血液和修為,以及瀰漫在空氣中的血氣。

眨眼之間,顧南歌身上散發著引靈境後期的氣息。

不過他此刻卻也承受著非人的痛苦。

那就是體內經脈瀕臨破碎的邊緣,全身骨頭都在顫抖,有的甚至已經出現了裂縫。

顯然,這股力量已經超出了他的承受範圍。

....................

深知自身狀態的顧南歌,也是毫不猶豫的發動了進攻。

咻!

高出寨主和劉管事兩個小境界,速度之快已然是他們無法捕捉的。

錚!

隻聽到一聲驚鳴響起。

緊接著鮮血飛濺。

最後則是一顆頭顱高高飛起。

來了個真·分頭行動。

很快,顧南歌將目光放在了劉管事的身上。

“斬!”

頃刻間,一劍之下,將劉管事的四肢廢去,丹田破碎。

“狗子,有搜魂之類的功法嗎?”

做完這一切後,顧南歌與係統開始溝通。

“叮,狗宿主的想法已收到,現發放功法《搜魂術》。”

聞言,顧南歌冰冷的臉上流露出一絲笑意,這個係統,在稱呼上還真是一點都不吃虧啊。

不過也無所謂了,至少有了搜魂術。

第一次看到劉管事的時候,顧南歌就認出他了,柳葉城城主的一位管事。

而他出現在了這裡,是否可以說明,顧家滅族一事,後麵有柳葉城城主的影子?

如此一來,那麼也能理解區區山賊如何能夠在一夜之間屠殺顧家全族的。

也為何當初向城主求援,卻無援軍了。

念及至此,顧南歌一手按在劉管事的頭頂,心裡默唸搜魂二字。

“啊啊啊........”

頓時,慘不忍睹的聲音從劉管事口中發出。

似乎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一般。

但顧南歌可不管你這麼多,直接深入劉管事的靈魂中,尋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片刻後,顧南歌的臉色瞬間變得冰冷,果然如同他猜測的那般,背後有城主的影子。

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後,顧南歌不再留手,吞天魔訣運轉,直接將劉管事變成了一具乾屍!

“咳........”

也就在這個時候,顧南歌一陣劇烈的咳嗽,鮮血不斷地咳出。

意識到自身狀態越來越危險後,他也是快速的將山賊的財物全都搜刮一遍。

然後他才走出山洞,不過他的腳步也變得虛浮了起來,眼神都有些潰散。

明顯是昏迷的前兆。

“不行!這裡離山寨太近,若是在這裡昏迷了,難保不會出現意外!”

意識到這一點,顧南歌咬了咬舌尖,強迫自己打起精神。

直到一炷香後,他來到一處距離山寨較遠的山洞中。

砰!

他再也支撐不住,直接躺了下去。

“狗子,有冇有........新手.......大禮包?”

顧南歌眼神潰散,氣息紊亂,斷斷續續的問道。

“叮,檢測到狗宿主的想法,現已發放新手大禮包。”

“叮,請問狗宿主是否開啟新手大禮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