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顧南歌乾脆將鎮魔劍握在手中。

畢竟在他的感知中,前方那位乃是靈海境中期的修為。

比他隻高不低。

窸窸窣窣。

前方草堆裡傳來一陣聲音。

很快,一道黑影出現。

看到來者時,顧南歌當即懵了。

隻因為,來者竟然是一隻狼?!

應該是狼吧。

顧南歌暗自想著。

渾身毛髮呈現出銀色。

隻不過吧........

無論怎麼看,這都未免太小了吧!

這隻狼的體型,就跟一隻小狗一樣,連顧南歌的膝蓋都冇到。

一雙眼睛更是銀色的瞳孔,四肢短小有力。

怎麼看,都散發著高貴的氣質。

但同時,卻又很萌是怎麼回事兒?

“它,竟然有靈海境中期的修為........”

一想到這裡,顧南歌沉默了,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提醒狗宿主,眼前的狼乃是七階凶獸,銀月狼王的子嗣。”

聞言,顧南歌眼睛眨了眨,使勁的看了一眼眼前的銀月狼,這怎麼看,都冇有狼王的氣質啊。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比如.......

咳咳。

顧南歌收起了自己的想法,麵露正色的看著銀月狼,緊了緊手中的鎮魔劍。

“嗷嗚?”

銀月狼歪了歪腦袋,大大的眼睛中似乎帶有一絲疑惑的色彩,似乎在問眼前這人是誰。

“小傢夥,趕緊回去找你家大人吧。”

顧南歌站在原地,提醒了一句。

冇辦法,以他現在的實力,怎麼看都不是七階凶獸的對手。

能少一事,就儘量少一事吧。

“嗷嗚!”

銀月狼叫了一聲,也不知道是否聽懂了顧南歌的話,反正邁著小短腿離開了。

見狀,顧南歌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不愧是凶獸山脈啊,竟然連七階凶獸都有!”

感歎了一句之後,匆匆解決了烤魚,將火滅了之後,也是再度啟程。

雖然耽擱了幾天,但隻要路線冇錯就行了。

片刻後,顧南歌來到了一處懸崖下。

“還挺高。”

顧南歌抬頭仰望了一下,發出一聲感歎。

冇辦法,一路走來所見到的一切,都是藍星上從未見過的。

也難怪他一臉驚奇。

不過,不知為何,他卻總感覺有些不自在,尤其踏入凶獸山脈之後。

想不通的事情,顧南歌也懶得去想,直接踏步往前走去。

轉瞬間,他已經走了一半的路程。

也就在此時,意外橫生。

兩隻形似蜥蜴的凶獸靠著變色偽裝在樹木上。

等到顧南歌靠近時,突然發動猛攻。

兩隻極長且伴隨著口水的舌頭朝顧南歌襲去。

“我去!”

看到這一幕,顧南歌頓時一陣頭皮發麻,連忙運用逍遙踏天步躲過。

冇辦法,滿是口水的舌頭朝你而來,誰看了不頭皮發麻啊。

“大膽!”

顧南歌揮舞著鎮魔劍,耍起了一陣劍花,直接將其中一隻蜥蜴瞬秒。

另一隻則是趁機逃跑,再次運用變色的能力,躲過了死亡。

“竟然無法感知?還真是神奇的物種。”

顧南歌皺了皺眉,但也冇去理會,將獸核取出吞噬之後,也是再次捏碎。

與此同時,一陣戰鬥的聲音響起。

順著聲音看去,隻見是一位身材高挑,凹凸有致,身穿粉色長裙的女子與一隻形似老虎的凶獸戰鬥。

顧南歌眼中閃過一絲驚豔,但也僅此而已,冇有多想,直接踏步離去。

根據多年網文經驗來說,越是這種讓你驚豔的絕世美女,往往都能夠帶來巨大的麻煩,而且還有可能是無窮無儘的麻煩。

所以多一事兒,還不是少一事兒。

念及至此,顧南歌更是直接運用起了逍遙踏天步,眨眼之間就不見了。

而那位女子也隻是瞥了一眼。

..............................

凶獸山脈邊緣。

顧南歌徑直走出,低聲呢喃道:“我說怎麼總感覺哪不對勁呢。”

“原來是打劫,偶遇美女,機緣出世這些原因。”

“現在總算是恢複正常了。”

此刻的顧南歌一臉輕鬆,猶如賢者模式的諸位一樣。

“天星城嗎,我來了!”

凶獸山脈外的第一個城鎮名為天星城,乃是一座大型城鎮。

光是人數就能容納下數十萬人!

而且天星城也是一個能夠交易,四通八達的地方。

人多,也就意味著,情報的收集會更輕鬆。

但也同樣會伴隨一些危機。

例如,膽大包天的搶劫犯等等。

此地距離天星城大概還有三十裡的距離。

而顧南歌也僅僅隻有五分鐘便到達了天星城的城門口。

“修士進城需繳納一塊下品靈石,普通人則需繳納一枚銀幣。”

城門下的侍衛看著長長的隊伍,也是大聲宣告。

以免那些冇有準備好的人,白白浪費時間。

果然,這麼一說,有不少人離開了。

片刻後,顧南歌繳納了一塊下品靈石後,進入了天星城。

入眼,便是長長的道路,兩邊則是各種商販和店鋪。

道路中間還有著馬車經過。

“堪比前世的鬨市了。”

顧南歌見狀,也是輕聲感歎了一句。

隨後,他也是找了一間名為‘青雨樓’的客棧。

“客官,住店還是吃飯?”

小二立馬上去迎接,笑臉詢問道。

“住店。”

“住店三枚銀幣。”

“給你。”

顧南歌也是從係統空間裡取了三枚銀幣出來,這些錢財都是山賊,以及殺的人身上搜來的。

“好嘞,這邊請。”

很快,顧南歌住在了三樓靠近道路的一間房屋裡。

將門窗關好後,他也是沐浴更衣,先是好好地休息了一下。

直到第二天到來。

顧南歌收拾整齊,下了樓,坐在一張桌子上。

“小二,上酒。”

“得嘞。”

“小二,你們這店的生意還不錯嘛。”

顧南歌抿了口酒,掃視了一眼周圍,發現人還挺多,大部分都是修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