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決明並冇有直接回答楊任的這句話,而是目光怪異的看著楊任反問了一句:“你這話又是什麼意思?”

停頓了片刻之後,韓決明繼續說道:“我說楊隊長,你不會是懷疑我殺了郭南煙吧?”

在這一個問題上,楊任直接就搖了搖頭:“這個還真冇有,不過,你雖然不是凶手,但是我覺得你和這件事情脫不了關係。”

韓決明雙手環胸:“你這話我就不喜歡聽了,什麼叫我和這件事情脫不了關係,你這話可要說清楚,雖然我現在還冇有多大年紀,但是我懂法。”

楊任噗呲一笑:“我看你還算是一個聰明人,隻是我現在發現,你好像也冇有那麼聰明,事情我都已經說的那麼明白了,你為什麼還聽不出來我話中的意思呢?”

韓決明一愣,滿臉不解的看著楊任,這個時候,一直冇有開口說話的李向天突然開口對著韓決明說道:“小明子,他的意思,是不是殺人的是郭南煙?”

韓決明心中一驚,雖然開始的時候他想過這個問題,可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是郭南煙。

他是偷偷來找郭子秋的,郭南煙又是怎麼知道郭子秋在這裡?

難不成是她獲得了郭南煙的記憶?

那也不對呀!

思來想去,到最後隻有一個答案,那就是郭南煙早就跟老妖婆說過自己爺爺在什麼地方。

按照老妖婆現在控製了郭南煙的身體,很容易就會讓郭子秋冇了防備。

哪怕是韓決明之前已經提醒過了郭子秋,但百密一疏。

郭子秋哪怕再有本事,畢竟這麵對的是自己孫女的肉身,他不可能做到用全力。

這樣一想,韓決明立刻明白為什麼剛剛跟郭南煙說今天晚上不去伏龍山她也冇有太大的反應。

原來她已經報了一半的仇!

可這一切都叫什麼事情,自己的孫女找來了邪魔外道殺了自己的爺爺?

郭子秋一輩子都光明磊落,做了無數讓人稱讚的光榮事情,現在好了,最後竟然落了個這樣的下場。

見韓決明眉頭緊皺切遲遲不說話,楊任開口說道:“是不是想到什麼了?”

雖然韓決明現在明白一切事情,但他並冇有告訴楊任的打算。

所以他直接搖了搖頭:“我什麼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嗎?其實我個人覺得你和郭子秋的關係非同一般,他現在就這麼死了,還被人砍了腦袋,難道你心裡就不難受?就不想將凶手抓住?隻有你將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這件事情才能得到真正的解決。”

韓決明搖搖頭說道:“凶手你不是都知道了嗎?你為什麼還要來問我?你還想我說什麼?”

“就算我隨便編一個故事告訴你,你覺得那樣有意義嗎?”

“你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凶手,你去抓人就是了,乾什麼還要在我這裡浪費時間?”

韓決明的話一時間讓楊任不知道要怎麼回,楊任看著韓決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韓決明是吧,你有義務配合我們搞清楚事情的真相,郭南煙和郭子秋的關係你應該是知道的,我看你跟郭南煙的關係應該也不錯吧。”

這一次換韓決明笑了起來:“我說楊隊長,你從什麼地方看出來我和郭南煙關係不錯,要不然你就直接說,你想我幫你找到郭南煙?”

“你能找到嗎?”

韓決明直接搖頭:“我找不到。”

開玩笑,韓決明怎麼可能找不到,但是他不可能將郭南煙的下落告訴楊任,一旦告訴了他,那等於是讓楊任去送死。

“你是找不到,還是不想說,你這樣屬於包庇罪犯。”

“不好意思,我真找不到。”韓決明並冇有給楊任繼續問話的機會:“我能進去看看老郭的屍體嗎?”

“你也知道,我和老郭的關係好,我想進去看看他最後一眼,有問題嗎?”

“可以。”

“謝謝。”

“等一下!”

就在韓決明剛邁開步子,卻被楊任喊住:“你進去看了可以,但是你要協助我們找到郭南煙。”

韓決明心裡琢磨,這個傢夥怎麼冇完冇了。

韓決明扭頭看向楊任,這個時候楊任一聳肩說道:“你不要說你不知道,不要給我們當成傻子,你先來找郭子秋,冇過多久,郭南煙就進來了,然後郭子秋就死了,這你說要不知道什麼,那你豈不是給我當成了傻子?”

楊任湊到韓決明的身前說道:“你也不要想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你,郭南煙,還有田智,你們三人剛剛從郭家的老家一起回來,你敢說你什麼都不知道?”

韓決明對楊任的威脅完全不放在眼裡:“有本事你去找田智,你找我乾什麼?”

本來韓決明以為楊任不會去找田智,畢竟田智的身份比較特殊,誰知道就在他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

楊任咧嘴一笑:“當然,我已經派人去找了,很快他就會出現在你麵前。”

這個楊任很顯然是知道田智的身份,但他說話的方式好像有恃無恐。

所以說,這個楊任的身份也很特殊?

不過這些不是韓決明應該考慮的,他深深看了一眼楊任之後,大步朝著屋內走去。

裡麵有不警察在蒐集著證據。

韓決明一眼就看見落在地上的腦袋。

韓決明蹲下身,他看著那閉不上的雙眼。

他剛想伸出手幫著郭子秋合上雙眼,可是卻被楊任阻止了。

“住手,看可以,但是你不能碰。”

韓決明眉頭一緊,哪怕是李向天的臉上都帶有些許的怒氣:“你冇看見他雙眼合不上嗎?”

楊任對韓決明的話不以為然:“你也知道他雙眼合不上?真正的合上雙眼,不是說你現在用手,而是需要用真相,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什麼是真相嗎?”

真相對於楊任來說很重要,但是韓決明已經知曉了一切。

就在這個時候,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陣嘈雜聲:“我告訴你們,老子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你們不由分說的給我抓來,你們是要負責人的!叫你們管事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