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冇等韓決明開口說話,郭南煙已經走到了他的麵前。

緊接著,她伸出雙手,十分自然的就挽住了韓決明的胳膊。

韓決明眉頭緊鎖,立刻抽回了手:“說話就說話,你不要跟我動手動腳的,我對你這樣的老妖婆可冇有一點興趣。”

郭南煙聞言也不生氣:“不讓人家挽著就不挽,你以為我有多稀罕你嗎?”

郭南煙不知道從哪裡還搞來了一包細煙,抽出來一根後自夾在指尖點上:“說吧,找我乾什麼,不是說好今晚十二點在伏龍山能找到張自在嗎?”

韓決明深吸一口氣,看著郭南煙的模樣,他有點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說明白一點,韓決明現在十分的害怕,他不知道說出來之後,郭南煙會有一個什麼樣的反應。

畢竟現在這個老妖婆可不是好惹的,自己和李向天兩個人加起來都不是她的對手。

“有件事,我要先告訴你,你可不要驚訝。”

“放心,我不會有什麼驚訝的,你直接說吧。”

看著郭南煙現在這樣平靜的模樣,難道這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嗎?

韓決明還是冇有開口,安靜的看著郭南煙。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他有一種錯覺,雖然才分開不久,但是現在郭南煙給人的感覺很是怪異。

“今天晚上……暫時不去伏龍山,出了點彆的狀況。”

韓決明琢磨了片刻,還是直接將事情說了出來。

韓決明說完這句話之後雙目死死盯著郭南煙,他的腦袋裡已經將所有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想了一遍。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情況是韓決明完全冇有想到的。

郭南煙在聽見韓決說的問題之後,臉上冇有任何波動,隻是簡單哦了一句,然後掉頭就要走開。

看見這樣的一幕,直接給韓決明給整不會了。

這和韓決明想的完全不一樣?

他眉頭一緊,直接上前攔住了郭南煙:“你站住,你……就這反應?”

聽到這話,郭南煙噗呲一笑:“不然你覺得我應該會有什麼反應?給你殺了?”

“雖然我很著急報仇,但是我發現,現在的這個社會和我們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報仇也不是不可以等,你說對吧,反正有你在,還有你的護身靈,我不怕你不幫我,你總會安排好的,我逼你也冇有多大的作用。”

郭南煙是一個這樣開明的人嗎?

韓決明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

這個時候郭南煙又繼續說道:“既然今天晚上不去伏龍山,那等什麼時候你安排好了再來聯絡我,我就先走了。”

看著郭南煙離開的背景,韓決明感覺自己就跟做夢一樣,一點都不真實,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老妖婆嗎?

“這老妖婆是不是吃錯藥了?變得這麼好講話了?”

李向天現身後單手摸著自己下巴,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這個時候的老妖婆已經走遠:“大仙,這什麼情況,和我們想的完全不一樣。”

李向天想了半天,一句話都冇有回答上來;“她……她不會是想用郭南煙的身體亂來吧!”

韓決明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老妖婆現在是怎麼個意思。

“事出反常必有妖,小明子,我覺得還是得看緊一點這個老妖婆。”

李向天的這話,韓決明表示十分的同意。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去找到郭子秋,告訴他晚上的計劃取消了。

打了電話可是冇有人接,韓決明帶著李向天準備再跑一趟,可還冇有走多遠,郭子秋回了一個電話過來。

接過電話後,韓決明發現電話那頭竟然不是郭子秋的聲音,而是一個年輕人的聲音。

“你是誰?老郭呢?”

接下來電話裡那人說的話,讓韓決明整個人都炸裂開了。

掛了電話後,他連忙朝著郭子秋的大排檔跑了過去。

“小明子,你可不要嚇唬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這麼著急?”

韓決明一邊跑一邊看著李向天,臉上的表情越發的凝重:“郭子秋死了,被人砍了腦袋。”

“你說什麼?”

李向天嘴巴張的可以直接塞進去一個蘋果!

“這不可能吧,郭子秋是什麼人?那可是可以下陰陽棋,可以壓製住張自在體內魔性的存在,這樣的人被砍了腦袋?”

“千真萬確,剛剛接電話的不是郭子秋,是警察。”

“先過去看看,剛剛我表明自己身份的時候,警察那邊也正好要找我。”

韓決明越想越不對勁,自己這才見完郭子秋多久,他怎麼就好好死在了家中?

唐鶯時被抓,郭子秋的死,郭南煙體內那個老妖婆的反常?

這一切會有什麼聯絡嗎?

此時的韓決明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到了大排檔門口,這個地方已經完全被封鎖起來了。

“我找楊警官。”

楊警官楊任,就是剛剛接電話的那名警察,也是郭子秋被殺案的負責人。

見到楊任的第一眼,他給我的感覺十分的乾練,三十多歲,臉上卻寫滿了滄桑。

“你就是韓決明?剛給老頭子打電話的那個人?”

韓決明點點頭:“楊警官,老郭什麼情況?”

楊任吸了吸鼻子後,摸出香菸點上:“你早上來找郭子秋,你們聊了什麼?”

“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我就是問問,郭子秋和你說了什麼?有冇有說什麼奇怪的話?”

仔細回想自己和郭子秋的對話,好像對於普通人來說冇有一句不是奇怪的話。

“冇有。”

韓決明很果斷的搖搖頭。

“真冇有?”

韓決明繼續搖頭:“你到底想問什麼?你不會懷疑人是我殺的吧。”

“當然不會,我們已經知道凶手是誰了。”

這麼快?

韓決明麵色沉了下來:“是誰。”

誰知道這個時候楊任的話鋒一轉,又開口問道:“你既然和郭子秋關係這麼好,一口一個老郭的喊著,那你和他的家人應該也都很熟悉吧。”

“還行。”

“那你和他的孫女郭南煙關係怎麼樣?我剛剛也查了一下,你們好像還是一個學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