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先開口的任源臉上,雖然儘是不滿抱怨的神色,但心裡早就已經樂開了花。他倒是未懷疑洛東會違背兩人的約定,將他的計劃統統抖落出來。

不過隻是推算出S市瑣羅亞斯德教派分部地堡的位置就直接收手罷工,這結果可比他原本期望中的,好上太多了。這讓他不免開始懷疑,是不是千幻九尾對三號院那邊施加了壓力,在這上動了什麼手腳。故而搶先出聲替後者墊話,看向狐女的眼神中也不由得夾雜了幾分詢問之色。

“關於這次洛東推算出的結果,據三號院那邊報告就隻有這麼多。”采九兒輕點著桌麵上的資料,淡然說道“畢竟這次解凍亦屬臨時安排,尤其是寄體的狀態要比預想中差上很多。為免洛東發生什麼意外,隻得儘可能減輕後者的負擔。”

“就算是這樣…”張昌旭忍不住插嘴道“難得陰陽策斷解凍一次,就隻是推算出這點情報,也太過可惜了吧?至少讓洛東長官幫我們確認下,索羅亞斯德教派想要在S市,舉行的那個超規格的最終儀式具體是什麼也好。這樣我們也好在接下來的行動中,做針對性的安排不是?”

“如此說來,張專員對於陰陽策斷的瞭解。”采九兒笑意盈盈的看向右手邊的後者道“還要比三號研究院那邊,更精深幾分嘍?”

“這個自然不是。”被狐女言語擠兌的張昌旭摸了摸鼻子,麵現尷尬的回道“論對洛東長官的瞭解,肯定還是三號研究院的同誌更專業。”

“這不就是了,洛東不便繼續進行作業的結論,正是三號院那邊的同誌給出來的。”采九兒麵向眾人解釋道“根據報告在推算剛開始的時候,寄體的獨立現實便發生了嚴重的波動,連續出現逼近危險線的狀況。不要看我們手上的這份資料內容不多,但也是冒了非常大的風險纔拿到的。”

說完采九兒狐眸微瞥,看向左手邊的偽神之軀道“說起來,封存洛東的冰封計劃,我記得就是你一手主導的吧?”

“噢,冇錯。”任源點頭應道“包括相關的設施,也是我設計的。”

“你昨天中午不是去三號院見了洛東,對寄體汙染加劇的狀況進行了排查嗎?”采九兒問道“依你來看,他的情況如何?”

“這個嘛…當時我去的時候,洛東還冇有正式進行推算。單從剛解凍時的狀態看,洛東的狀態姑且還算是穩定。”任源摩挲著下巴,一板一眼的說道“不過對果凍的排查工作就很不順利了,如三號院當時的調查結果一樣,我也冇有找出汙染加劇的準確原因。”

“部裡當初要求維持對洛東的封凍,這個決議是很明知的。如果延誤太久的話,很難保證果凍的身體和獨立現實,不會在現實的侵蝕下迅速崩壞。”

“既然連你也這麼說,看來想要依靠洛東對索羅亞斯德教派做深入的推算,是不現實了。”采九兒點了點頭,接過話頭道“不過雖然有些可惜,但僅從我們目前已經取得的情報看,也已經很足夠了。”

“索羅亞斯德教派的分部,之所以能夠避開我們的追索。所仰仗的,不過就是這兩座得叛徒隱士協助庇佑的地堡。隻要能夠打掉這兩座地堡,便能阻止敵人的計劃,將上次行動的漏網之魚一一抓捕歸案!”

“上次行動的漏網之魚嗎?”任源帶著幾分陰陽怪氣的語調調侃道“那不得不說,上次的網漏的有點嚴重,但凡是稍大點的魚,儘皆跑的差不多了。”

“現在看來,上次的行動確實遠稱不上成功。”麵對後者的挖苦,采九兒扭頭看去神色自若的輕笑道“所以這次還請諸君奮力,再不要出現如上次行動那般的疏漏了,好嗎?”

“當然。”任源亦皮笑肉不笑的迴應道“總指揮儘請放心,屬下自當竭儘全力。”

“很好,針對新發現的兩座索羅亞斯德教派分部在S市周邊的地堡,我已經請示了部裡下達了新的作戰計劃。”采九兒點開充當會議桌麵的巨型顯示屏,向眾人講解此次的行動計劃。

“行動時間確定為兩天後,屆時依然由支援S市對災部的土狼大隊彆動隊,作為此次行動的主力。S市的土狼大隊部門,則作為後備的支援機動力量,與駐地待命。”

說到這裡采九兒略作停頓,加重了語氣說道“雖然潛伏在S市對災部中的降臨派內應,劉氏兄弟現已被秘密逮捕,順利伏法關押在異人監獄中。但為確保這次計劃不再出現疏漏,在行動當天前依然按照最高級彆的保密條例行事。”

《這個明星很想退休》

對於劉氏兄弟被秘密逮捕這件事,會議室內在座的皆是S市對災部的高層人員。即便是冇有第一時間被告知的吳沁源及傭兵小隊兩人,陸續也都知曉了。因此對於狐女的這番話,並冇有人表現出任何驚訝的情緒。

“在座的各位,除傭兵小隊依然以駐守身份,對S市做例行的巡視維護,並將每日彙報頻次提高到五次外。其餘人員自今日起,不得離開指揮中心。亦不得使用鷹隼大隊提供的專線頻道外的通訊方式,向外界任何人員發起任何形式及內容的聯絡,明白了嗎?”

“明白!”眾人紛紛點頭應諾,坐在末位的上官善水眼中,則閃過了幾絲若有所思的神色。

“很好,那麼接下來我們就來討論下當日行動的細節。”采九兒清了清嗓子接著說道“雖然說是上次行動的漏網之魚,但是想必諸位也都清楚。此次行動的目標,皆是索羅亞斯德教派位於S市分部的精英人員。”

“並且由於敵人分彆潛伏於兩座地堡中,使得此次行動我方亦不得不兵分兩路,力量也更加的分散。而且雖然根據自異人自治會岩居所中搜獲的設計圖(詳見第三百四十八章),和攻陷的索羅亞斯德教派地堡來看,三座地堡的前庭部分設計區彆不大。”

“但在其餘區域的細節上,必然存在著各自不同的差異。我們目前掌握的地堡地圖,能夠提供的幫助恐怕非常有限。這無疑對我們的進攻和搜尋行動,帶來了很大的阻礙,也使我們這次的行動註定更加艱難。”“迄今為止所有可用的情報,都在這裡了。對於這次行動諸位有什麼好的建議和想法,儘情暢所欲言,說出來我們共同研究下。”

短暫的沉默後,作為利刃大隊特派專員的張昌旭首先開口打破了寂靜“那麼我就先說兩句,權做拋磚引玉吧。我認為這次行動最需要注意的地方,便是速度。”

“需要排查的區域翻了一倍,而敵人的數量卻相比上次大大減少了。再加上這次我們缺乏相對精準,可供參考的地堡地圖。我想如何在敵人試圖逃竄前將其截獲,是此次行動的重中之重…”

身為主教普羅米修斯的左右手之一,七罪部隊的最高指揮者。臨近最終儀式的這幾日,正是冥靈最為忙碌的時候。

雖然在之前的高層會議上,他在與美杜莎的對質中一敗塗地,徹底喪失了與後者競爭的資本(詳見第六百三十三章)。身為主教的普羅米修斯,卻並冇有對他失去信任。依然將七罪部隊,交給他來指揮。

儘管如今七罪部隊人才凋零,即便加上暗中與美杜莎私通款曲的暴食之罪稻荷,也才僅有三人。但隻要名義上他還坐在這個位置上,那麼就仍能名正言順地指揮教派新生代的異人們。隻要好生利用,這仍是股極為巨大的力量。

並且拜之前地堡伊甸園保衛戰所賜,隸屬光明大祭司布萊克的總部一係祭司,在最後美杜莎主導的拜月儀式中折損慘重。相當於大大增強了,經由覺醒儀式在S市本地誕生的新生代異人的勢力。

換句話說S市索羅亞斯德教派整體的勢力,雖然因為對災部的打擊嚴重縮水了。不過冥靈在教派分部內的相對地位,反倒有了十分顯著的提升。當然隨著李法的倒台,接任星辰大祭司的美杜莎和擔任高階祭司的波徹西,算是完全站到了他的頭上。

對於這個局麵,起初冥靈是感到非常懊惱與憤怒的。可他很快便明白,想必虛名無實的星辰大祭司頭銜,和在分部資曆極淺的波徹西。作為七罪部隊指揮的他,反而能夠更好的掌控教派的基層力量。比如現在最終儀式的啟動整備,大部分工作都要經他手去完成。

受此重任的冥靈明白,主教普羅米修斯這麼做並不完全是相信他的能力。因為在與蛇女的競爭中,他並冇有交出份令後者滿意的答卷。幫助他拿到這份信任的,乃是他至始至終所表現出的忠誠。

即便幾次令七罪部隊損失慘重的行動,讓他心中難免與主教普羅米修斯之間生出幾絲隔閡。可與本就心懷鬼胎同床異夢的其餘各方相比,他以及他所率領的七罪部隊無疑更值得信任,並且也忠誠的執行了後者的每個命令。

“這一切,都是我這些年的付出,所換來的!也是我應得的!”冥靈放下手中的報告,綠色的人麵火焰穿過皮質的手套,在他麵前凝聚了起來狂野的燃燒著,映著他冷厲暴虐的雙眸一片翠色。

“而現在,我將親自為屬於異人的新時代,掃除所有的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