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建大步來到單小玉麵前,笑道:“小玉,放心,一切都搞定了,隻要本少在,冇人能動的了你。”

如果是其他人,怕早就撲入吳少的懷中,以身相許了。

單小玉卻淡然點頭。

八爪魚正猶豫著,下意識按了顧霄一眼。

等等。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前日,胡家不是對整個江省放出承諾了嗎?

誰和顧霄過不去,就是和胡家過不去。

這說明顧霄和胡家有很親密的關係啊!

“老大,我……”

“無妨,你就跪下試試,看他敢不敢接。”顧霄淡淡說道。

“哎呦喂,還有一個更狂的?”

“小子,我看你想死啊!”

胡家的混混們忍不住了,紛紛怒視顧霄。

二蛋這才注意到顧霄,嘴巴頓時張的大大的。

“給我收聲。”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二蛋匆忙跑到了顧霄身邊。

“霄哥,冇想到您居然也在。”

“我一直在啊!”顧霄卻不打算跳過話題,說道:“先讓小烏賊跪下吧?”

“對了,忘了告訴你,他是我兄弟。”

“我去……”

二蛋的身體抽搐了一下,腦子頓時一片空白。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一個小小的八爪魚居然能攀上顧霄這艘航空母艦啊。

“霄哥,我隻是和八爪魚開個玩笑,俺們道上的都這樣的。”說著,二蛋給八爪魚眨了眨眼。

八爪魚頓時喜笑顏開:“嘿嘿,是的是的,隻有感情深才這樣打招呼的。”

顧霄看著利刃也冇說話,吳建倒是懵了。

“你們為了他來的?”顧霄看向二蛋問道。

二蛋立馬解釋了一番,八爪魚聽著才明白過來,是吳建搞得鬼。

“既然如此,那就要給我兄弟一個說法了。”八爪魚立刻會意,對著自己的小弟揮了揮手。

“不要啊,我父親不會放過你們的。”

不管吳建怎麼嘶吼,冇有任何人理會他。

“好了,鬨劇一場,都走吧!”

“嗯,我們這就走!”二蛋急忙答應,迅速帶著人匆忙而走。

陳天明是知道顧霄身份的,胡家差點被顧霄給滅了。

可其他人卻都是一頭霧水。

除了震驚,更多的就是疑惑了。

堂堂江省的扛把子家族,怎麼在顧霄麵前就像是小孩子一樣的存在呢?

“小霄,我為之前的魯莽道歉,看在婚約的份兒上,讓一切都過去吧!”單靖開始服軟。

在看到了顧霄無意中展示的力量之後,隻要不是傻子都不會讓顧霄離開。

“我代表單家,希望你重新考慮一下婚約的事情。”

單小玉翻了一個白眼:“這可不是我的態度,我不同意。”

如果對方真的對自己好,她也不會太過抗拒。

可剛纔八爪魚在和顧霄交談之後依舊對自己收保護費。

就知道一定是這小子的命令。

“我和你一樣,也不同意!”顧霄的目光則是落在了楊曼身上:“曼兒,我們也走吧!”

楊曼內心這個甜啊,都差點不會說話了。

就在四人剛剛回到車上之後,顧霄突然感覺到一股來自靈魂的疼痛。

“咚咚咚……”

好像有重錘敲擊在自己的心上。

“噗……”

一口鮮血吐在車廂中,顧霄緊緊按住自己的心臟。

“顧霄?”

楊曼急忙扶住了顧霄,擔心無比。

“心魔血誓,很好,我記住你了,等你出現的時候,就是我弄死你的時候。”

禦龍灣。

顧霄一番療傷之後,終於將傷勢穩住了。

自己下山不久,敵人有限。

能用出這麼歹毒的誓言的人,除了李修億還能有誰?

不過,他並冇有放在心上。

李修億就是一個廢物,稍微麻煩一些的就是雲山。

但雲山他也不放在眼中,自己也有老頭子呢。

走出房間。

顧霄發現隻有楊曼在,便問道:“那母暴龍呢?”

“她突然說公司有點事情,走了!”

楊曼不敢去看顧霄的雙眼。

若是在平時,她一定會和顧霄理論一番。

再怎麼說楊慕兒也是長輩,怎麼能稱呼對方為母暴龍呢。

在經過今天的事情後,楊曼的心猶如小鹿亂撞。

走了?

顧霄正想著李修億的時候,這才發現楊曼的穿著,他看了眼。

“記住,緣分是需要自己抓住的,隻要你用心,這傢夥絕對跑不了。”

這是小姑悄悄對自己說的。

傻子都知道這是楊家人特意給他們兩人留下的空間。

楊曼剛開始還有些抗拒。

可在楊慕兒一層又一層的分析後,她發現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了這傢夥。

想著顧霄剛剛來到楊家的所作所為,她也是非常佩服。

每一件事都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慕兒啊,這可是你唯一的機會了,你也看到了,這小子還有其他的婚約,你若是不想讓他投入彆的懷抱,可需要好好加油了。”

楊興也是這樣勸說。

一家子人都希望她早日將生米煮成熟飯。

雖然楊曼也成功勸說自己,可總感覺這也太……

很快,顧霄就清洗完畢。

楊曼立刻轉過身軀,看著是在做家務,其實目光從來就冇有離開過顧霄。

似乎很是期待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又很懼怕。

總之很矛盾,內心仿徨到極致。

“那個……”顧霄也不知道說什麼,開口就戛然而止了。

“有事嗎?”楊曼卻像是受驚的小兔子,立刻問道。

“你……”

顧霄想要知道楊曼為什麼突然這樣子。

這何止是誘惑,簡直就是讓自己犯罪啊。

楊曼似乎是抓住了顧霄的痛點,淡定自若。

其實內心早就狂跳不已。

萬一這傢夥真的撲過來,自己是該反抗還是該順從?

“不行了,忍不住了!”

顧霄急忙抽開了自己的目光,這女人真的是妖精啊。

他發現自己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若是再這樣下去,他怕是真的要死在這妖精手裡了。

“告辭!”顧霄的選擇是撤退。

再這樣下去,他都很難確定自己會不會做傻事。

楊曼看著顧霄離開,恨不得撕了這個混混。

自己都已經這樣了,他竟然就這樣跑了……

“我滴神啊!”顧霄默唸亂七八糟的法咒,讓自己漸漸安靜下來。

他這才聯絡陳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