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一陣黯然神傷,想起了自己一路走來的艱辛和苦難。

不過很快,他的眼神就露出了滿滿的貪婪。

“嘿嘿,既然你們這些公子哥生來擁有這些資源,那我就一個個地奪了,讓你們也體會體會一無所有的滋味!”

他冷笑一聲,振奮精神繼續搜尋起來。

忽然,一道微不可察的白光從他眼前閃過,他冇有漏過去,目露精光。

“終於給我找到了,小子你給我等著,我這就把你的傀儡給奪了,看你還怎麼囂張。”

他連忙追著那道白光過去,越追越近。

一會後,他終於看到了一個碩大無朋、散發白光的圓柱形物體出現在他眼前。

他湊過去一看,有些驚疑。

“這玩意上麵怎麼還有個老鼠符號的?”

他看了會,決定不管,嘿嘿一笑化作黑霧籠罩過去。

剛一籠罩過去,他就感受到了一股無比神奇的靈氣朝他身子裡麵湧來,直舒服地他打顫。

“嗯,這是什麼奇特的力量?竟然讓我的修為都漲了?!”

他欣喜若狂,這玩意居然讓他已經卡了許久的境界都鬆動了,簡直神奇無比。

男子化作的黑霧有規律地波動起來,彷彿在呼吸。

他此時也進入了一片神奇的天地,在這片天地裡,他化作了一個妖怪,在一片大山裡麵巡邏。

忽然,他見到一行四人,其中一人還騎著馬。

他定睛一看,頓時喜笑顏開,“這不是唐僧嗎?居然到這來了?”

他恍恍惚惚中拿著一杆破爛的草叉衝了過去。

對方四人見他過來,有些詫異,議論紛紛。

而站在最前麵的一個人渾身長毛的怪人則目露神光,瞪了他一眼。

“呼呼!”,他猛然驚醒,忽然驚駭無比地看見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了。

但這不是重點,他雙目瞪大地看著正麵色沉靜,站在他麵前的渾身長毛的怪人。

他顫顫巍巍道。

“你,你是孫悟空?”

說完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李鬼一臉失望,“就這啊?”

他以為對方有什麼新花樣,都已經準備好了,佈下了天羅地網。

但冇想到這個人居然敢鑽大聖的意識海。

想到這,李鬼不禁回想起當初抽到鼠符咒的時候。

當時他剛抽到鼠符咒,以為這就是原本動畫裡麵的鼠符咒,但令他冇想到的是。

這鼠符咒好像是因為經過了時空的傳送之後變異了,汲取了時空之力,變得不知深淺。

他在啟用了大聖雕刻之後驚訝地發現,大聖他居然隱約記得當初西遊的場景。

甚至記得很多在斜月三星洞求道的經曆,不過在李鬼問他菩提老祖教導的功法是什麼的時候。

大聖卻不肯說了,而且說在這個世界學不了。他也就放棄了。

不過現在他也不需要了。

忽然,一陣因為過於恐懼而摩擦衣服的聲音響起。

李鬼一看,笑了起來。

“喲,醒啦。”

男人冇回話,而是不斷回想著那一眼所帶來的恐懼。

他瑟瑟發抖,不敢看大聖,好一會才澀聲道。

“要殺要剮隨你的便,不要再折磨我了。”

李鬼嗬嗬一笑。這又不是他主動去折磨的,全是這人自找的。

不過他想了想,卻是冇殺他。原因很簡單。

一是係統告訴他這人身上有紫氣,可收下當小弟,二是大聖告訴他這人冇作過什麼惡,甚至好像都冇殺過人,冇有煞氣和業障纏身。

李鬼從商城中兌換了一條鎖鏈,冷笑一聲。

“如果你不想死,就自己纏繞上這條鎖鏈,順便把名字報出來。”

男人此時回想起了被金光支配的恐懼,那時金光從孫悟空眼睛中散發,越變越大,越變越大。

直到逐步融開他的皮膚,肌肉,骨骼,神經,神魂......

他哆嗦一下,連忙抓過鎖鏈,一下子纏繞在脖子上訕笑道。

“我不想死,不想死!我的名字叫穆裡。”

李鬼聳肩輕笑。“那你就回去吧,這裡就由我來接管了。”

這人此時已經神奇地恢複過來,不過仍然不敢看大聖。他哭喪著臉。

“彆彆,大人,我纔剛來呢,什麼都冇撈到,就這麼回去我可太虧了。”

李鬼聞言眼神冷漠,看了他一眼。

穆裡見此亡魂大冒,連忙打開一道時空漩渦,跳了進去。

他看的很清楚,李鬼的殺意積澱的明晃晃,已經快溢位來了。

見他走了,李鬼收拾了一下心情,把該吸收成時空積分的東西都吸收,隨後帶著裡麵還活著的人走了出去。

見著外麵的還算明亮的陽光,李鬼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他把眾人釋放,讓他們去蒙德城接受救治。

反正他們看起來還算是有力氣,再加上蒙德裡麵到處都是吃的東西,比如落落莓,樹莓等等。

不用他多費心。

等到眾人離開,他吃了幾口壓縮餅乾之後準備前往溫迪所說的蒙德時空秘境。

循著風的指引,他在夜間到達了一處神殿。

月光照了下來,李鬼趁著明亮的月亮觀察了一下。

發現這不就是遊戲中的千風神殿嗎?隻是更加殘破一些。

他笑著自語。“冇想到啊,在遊戲中我冇進去過,在這裡我倒是能進去了。”

溫迪此時悄然出現,他誒嘿一笑,打開了一道深藍色的大門。

李鬼朝他點頭,隨即踏入了這片在感知中非常混亂的時空秘境。

一進去,虛擬麵板就提示了新增資訊。

他一看麵板,上麵顯示:時空管理局釋出任務,淨化混亂時空,可將此混亂時空歸入時空管理局,淨化者每月可獲得七千積分。

李鬼麵色大喜,他冇想到這個秘境居然這麼大,給了上次任務一倍多的積分,這下可爽了。

他頓時哼著歌,緩緩進入了麵前的一處祭祀神殿。

忽然,在他進入的一瞬間,一道道宏大的祭祀聲從四麵八方傳來。

李鬼驚愕地發現自己突然成了一個身著華貴衣裳的陌生人,並且被綁在木架上。

他頓時想掙脫,念頭一動,使用了時空之絲切開了繩子。

但就在他切開繩子的一瞬間,一道淒厲的慘叫聲從不遠處傳來。

他聞聲望去,看見一個麵孔皎潔白皙,身材傲人,跟優菈同樣是藍色短髮的女子被綁在相同樣式的十字架上麵。

這一聲慘叫的來源正是來源於她。

“啊!”,她慘叫一聲,渾身震顫!一箇中年男子狠狠地抽了她一鞭。

李鬼見狀倒吸一口冷氣,這也太狠了。

隻見鞭子上麵有著細小的倒鉤,輕輕一刮就能刮下一層皮肉,同時他旁邊還有一桶不知名的紅色液體。

鞭子抽完之後都會浸入其中好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