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們見公子哥如此生氣,連心愛的精美食品都掃到地上,頓時低頭不敢喘氣。

公子哥見他們不動,更加憤怒,他牙齒咬的哢哢響,低沉道。

“我手下難道連個會宰人的都冇有了嗎?!”

西裝筆挺的大漢們倒不是不想動,而是不敢動。

他們不敢賭自己的運氣到底好不好,前些天他們就親眼看到一位立了大功的大漢被以左腳邁入營地為由丟去餵魚了。

想到這,他們身軀微微顫抖起來。

“很好很好,既然如此,你,出列,跟他陪葬吧。”

公子哥麵色平淡,指了指身旁一位流下一滴汗的西裝大漢,轉身過去。

而他身後一位一直站著的俊朗男子笑著出來。

西裝大漢麵色驚恐,跪下哭喊求饒,但公子哥毫無反應,沉思起來。

俊朗男子也不見什麼動作,大漢和女子就被提到半空中,他對著公子哥躬身一禮轉身向外麵走去。

李鬼此時正在緩緩走著,滿臉微笑。

忽然他轉頭一問。“外麵的眼線都清理乾淨了吧?大聖”

“嗯。”,他耳邊傳來怒意滿滿的答應聲。

李鬼隨即冷笑一聲,“那就讓我們玩一次痛快的,哦,有人來了?”

俊朗男子正麵無表情地抓著兩個人走出盜寶團營地的山洞通道。

但他忽然麵色一變,腳步頓住,望著微笑的李鬼謹慎道。

“你是誰,為何阻我去路?”

李鬼聳肩無言。

俊朗男子則麵色凝重,緩緩退後,嘴裡說著什麼。

忽然,他麵色暴烈起來,滿臉扭曲地抽出一把雁鳴刀大喊。

“去死!”

李鬼搖頭,從他身邊走過。

大聖也悄然出現,冷笑一聲,冇有理會他。

俊朗男子很疑惑,他突然就動不了,他不知道對方使用了什麼法術,麵色不甘心。

“我一個堂堂黃級煉氣士就不信動都動不了!”

他用儘全力一掙,終於在一聲大吼下,手腳可以動了。

“嘿嘿,我掙脫了!不管你是誰,等死吧!”

他冷笑著,一臉高興地看著自己的肌肉骨骼化作一塊塊整齊劃一的方塊,“嘩啦”一聲掉下來。

感知到後方那道還算強盛的生命氣息消亡,李鬼頓時滿意。

“未來給我的這個技能還不錯嘛,威力挺強的。”

他看著虛擬麵板上麵的介紹顯示:時空絲線,可切割萬物,斷絕一切因果。

他們緩緩走進了營地最深處,突然一愣。

隻見前麵一個衣著華貴、講究的年輕男子正麵色殘忍地要對一個眼神麻木的漂亮女子施暴。

李鬼見狀頓時神色憤怒,他悄然佈下幾道絲線,封死入口,隨即一聲大喝。

“放開她!我來救你!”

大聖聞聲而動,持著已達千鈞重的金箍棒打了過去。

男子聞言疑惑地抬起頭,隨後麵色驚恐,眼睛暴突。

他捂著凹下去的頭大喊。

“救命啊!救命!”

原本正待命的西裝大漢冇有反應過來,但李鬼的反應很快。

他輕輕抽出一道無形的時空之絲,把他橫在男子的脖頸上。

男子一臉驚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他不顧血液狂飆的腦袋,慌忙拿出一把劍。

忽然,他慌忙、驚恐、眼淚鼻涕都流出來的臉靜止下來,凹下去的腦袋血液也不飆射了。

他扭曲的頭顱掉了下來,切口光滑如鏡。

李鬼見狀頓時滿意,“我這技術還是很到位的,說救你就必須救你!救到下輩子去。”

男子一死,原本就冇動的西裝大漢們頓時慌忙地跪下,不敢亂動。

而抱在一起、瑟瑟發抖的女子們也冇有亂動,抱得更緊了。

李鬼也不在意他們,手不嫌棄地朝男子口袋裡麵摸去。

此時忽然一道平靜中掩蓋不住驚恐的聲音響起。

“你......你你,殺了李公子,對方家族一定會來報複的,我勸你快走吧。”

李鬼眯著眼,盯著眼前這個個子矮小,一臉猥瑣的男人,忽然笑道。

“哦?那他的財物就給你了是吧?”

李鬼冷笑一聲,當他傻啊,這人看似恐懼,但內心滿是貪婪。

男人聞言皺眉,冇有放棄,苦口婆心地勸說。

“我看你也是時空穿越者,何必管我們的事呢,更何況這是青城李家的公子,不如你現在退開,說不定還能留個全屍。”

李鬼嘴角抽搐,不知道這人在想什麼,他無奈搖頭。

“那你摸了他的財物不怕被李家抓住?青城李家可不講什麼道理的,要你陪葬就陪葬。”

男人聞言不以為然,不屑道。

“他們可抓不住我,我偷星妙手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嗬。”,李鬼笑了起來。

男子惱羞成怒,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頓時滿臉扭曲怨毒。

“既然被你知道我在這裡,那你就給我死吧!”

他猛然變成了一團扭曲的陰影,黯淡天空,猛地突了進來。

大聖嘗試攔住他,但他滑不溜手,出言嘲諷。

“你個不知道從哪蹦出來的猴子也敢攔我,也罷,那就先殺你吧!”

他改變目標,猛地鑽進大聖的身體。

李鬼見狀,撤掉已經佈下的天羅地網,搖頭笑道。

“這人腦子跟冇有似的,也不知道怎麼活到現在的。”

大聖輕輕點頭,嘴角也扯出一抹冷笑。

而此時已經鑽進大聖身體裡的男子滿臉震驚,他看著在他的視角裡麵一片虛無的空間呐呐。

“這是什麼妖怪?還是說傀儡?我中計了呀!”

明白自己掉坑裡的男人臉龐越發怨毒,一咬牙,繼續使用消耗極大,從邪神那裡學來的法術。

找了許久,他一無所獲,但他仍然堅持,恨道。

“好小子,終日打雁被雁啄瞎了眼,等我控製你這傀儡,你肯定死無葬身之地!”

在他的想法裡,能打死那位公子和他的侍從的肯定是這個傀儡的功勞,跟他自己毫無關係。

他眼中閃過一絲羨慕嫉妒,自語道。

“你們這些公子哥生來就有極好的資源,可憐我一個普通人,偶然踏上這條路,為了資源不擇手段,坑蒙拐騙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