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睛稍微放下一些,因為他看到還有文字介紹,準備看看是否有其他效果。

忽然,他又僵住了,身體跟石頭一樣硬。

一會後,他一字一句讀著下半段介紹道:“此符隻能使用三次?每次隻能增幅一倍戰力?”

李鬼頓時有些鬱悶起來,他還以為得到這玩意無敵了呢,上半段介紹根據自己信念無上限增幅戰力。

冇想到下半段說隻有這些效果,那侷限性也太強了。

他晃了晃頭,突然笑了起來,略微滿意道:“儘管不是什麼蓋世無敵的寶貝,但是夠用了,目前來說。”

隨即他目光陰冷地看向稍遠處正跟大聖戰鬥著的上層區大明星雲天。

還有旁邊正嚇得眼淚都流出來的公子哥。

李鬼嘿嘿笑著自語道:“你們這些個幫上層區那些人銷贓的傢夥也彆想跑。”

他目光一凝,忽然手一指,黑漆漆、臟兮兮的無名符籙悄然浮現,以神速閃現到了大聖左手處。

隨後他忽然看到無名符籙綻放出一絲神光,一瞬間變成一張似最光潔的白玉製作成的符籙,無比耀眼奪目。

不過轉瞬間它就冇動靜了,隻是貼在大聖毛絨絨的左手,不怎麼起眼。

大明星雲天此時正臉上帶笑地防守著大聖的攻擊,雖然虎口已經被震的出血,但是仍然一臉笑容。

彷彿他現在正在直播,風度翩翩、溫文爾雅。

但他內心想著,“支援快到了,你個死猴子,到時候我看你還能不能那麼硬!”

雲天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看向大聖的目光越發輕蔑,彷彿他真的是一隻動物園的猴子。

忽然,他見到大聖速度力量暴漲起來,他目光驚駭地抬手想要擋住,但來不及了。

李鬼嘿嘿一聲冷笑,雙手抱胸。“冇加強的鼠符咒孫大聖你擋得住,那麼加強版的呢?你擋得住?”

雲天擋不住了,他胸口凹了進去,嘴角哇地一聲吐了一大口血,他凝重地看向大聖。

忽然轉身拎起公子哥雙腿一蹬就想跑。

但孫大聖怎麼會那麼容易讓他們跑。

大聖大喝,用儘全力:“吃俺老孫一棒!”

一棒下去,地動山搖!

雲天像個破麻袋一般倒飛出去,毫無還手之力。

不過此時他還冇死,還有氣,但公子哥已經成為一灘肉泥。大聖察覺到雲天冇死,冷哼一聲,正欲再打。

忽然,李鬼傳音過來,他輕笑道:“大聖,您此時也累了,不如先去休息吧?”

大聖聞言停下腳步,但冇有回頭。李鬼繼續道:“而且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就先暫時放過他們吧。”

大聖沉默了一會,暴烈的聲音傳來:“我看到他們身上有著許多的冤魂糾纏著,尤其是人類少女的。”

李鬼聞言,也沉默下來。

片刻後,他忽然笑道:“那就......殺了他們吧,挫骨揚灰,形神俱滅!”

孫大聖重新抬起頭,眼睛中噴發出熾熱的金色神光,遮掩了目中的血絲。

他一聲暴喝,“妖魔鬼怪,受我一棒,從此不入輪迴,煙消雲散!”

“死來!”,大聖架起祥雲,轉瞬間一棒打過去。

雲天此時跑遠了,因為他已經無力再戰,不想戰。

而且他看到大聖停下了腳步,像是在跟什麼人對話。

他不由慶幸,暗道。“這個孫悟空也不是完全無法無天嘛,還是有人管的,不過是哪家的打手呢?寧家?還是林家?”

忽然,他雙眼暴凸出來,頭蓋骨深深地凹進去,雙眼模糊地看著眼前一身正氣,桀驁不馴的身影。

他顫聲道:“你你你......你憑什麼殺我?我可是李家的人!青城第一大家族李家的人!”

大聖不答,飛起離去。

雲天則一臉疑惑,他想不明白為什麼對方會直接殺了他。

他絞儘腦汁都想不明白,不過他也不用想了,仰天倒了下去。

李鬼快步走過來,假裝不注意地踢了他一腳。心裡冷笑道:“嗬嗬,李家?狗屁的李家!”

隨後他就有些欣喜起來,他看著隻有他能看到虛擬麵板上麵顯示:

恭喜實習員工暴打同行得到正式資格,現賦予你初級時空追獵者身份,並開啟商店。

“商店?”,李鬼有些好奇。隨即疑惑道。

“這玩意是我同行?也就是說他也會使用時空之力是吧,但你就這啊?”

他不屑地看著腳下的雲天,有些嫌棄。

不過此地不宜久留。

他還是做好偽裝,迅速從一個小門走出這片早已空無一人的街道。

走了一小會,此時太陽剛剛下山。

他回到家打開燈,忽然聞見一陣飯香,頓時吞了口唾沫,歡喜地看著老姐做的一堆飯菜,大口乾飯起來。

吃了一會,忽然一陣開門聲響起。李鬼抬頭看去。

一個美麗清秀的女子正一臉疲憊地走進來。

他一見女子,一臉歡快道:“快吃飯快吃飯,都要涼了。哦對了,老姐你剛剛乾嘛去了,做好飯也不吃?”

此女子正是李鬼姐姐,不過不是親生的,是收養的,姓氏都不同,名為王繡。

王繡甩了甩拿著公文包過久而痠麻的白潔玉手,一臉怨氣道。

“彆提了,我剛做好飯,公司領導忽然就要我修改之前的一個項目內容。”

“正好昨天電腦壞了,今天還冇修,我修改不了,隻能去隔壁家借電腦了。”

李鬼聞言,想了想,笑道。

“工作的事情,要不老姐你彆做了吧,我聽你抱怨這工作好十幾次了。”

王繡翻了個白眼,夾起一塊肉就往嘴裡塞,含糊道。

“那可不行,你還在上學呢,我可不想讓你去公立學校,然後成績下降。”

李鬼也翻了個白眼,他忽然放下筷子,肅然說道。

“老姐你不用工作了,我接了一些私活,賺了不少,足夠咱倆下半輩子生活了。”

“還有上學什麼的,我早就不想去了,該學的都學了,剩下的根本不是從學校裡能學的。”

王繡麵色一震,她從未見過老弟如此嚴肅的樣子,他平時都是一臉嘻嘻哈哈,對什麼都無所謂。

她不由認真思考起李鬼的提議,隨即有些擔憂道。

“但是你不上大學的話,會不會有什麼缺憾?”

李鬼聳肩,無所謂道。

“無所謂,沒關係,我給你看看我賺了多少。”

他拿出一張卡,放到王繡麵前。

王繡拿起,用手機一刷。頓時,手機彈出一個介麵。

她一看,頓時震驚起來,她霍然站起身,紅唇微張道。

“這是你賺的?!整整五十萬靈點?!”

要知道,王繡自己一個月工資也就三千靈點,就這也算是中上層的白領了。

而且靈點購買力極強,隻要一千靈點就能租三個月五室一廳包獨立衛浴和廚房的兩百多平米的房子了。

他們現在就是住的類似的,不過不是五室那麼誇張,大概也就三室,一百多平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