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東,城主府。

這是一座恢弘的建築,一座巨大的殿宇,傲然屹立於大地之上,四方一座座樓閣殿宇,構成了連綿的宮殿群。

計蒙後裔正端坐於大殿中,端坐於桌案後方,正處理著上麵擺放的檔案,作為一城之主,計蒙後裔一天很繁忙,修行,下雨,處理檔案。

不過行雲布雨不是每日都有,檔案也是下官處理大部分,餘下隻是一些大事,需要計蒙後裔處理,計蒙後裔最主要的事情是修行。

此時急匆匆的腳步聲傳出,一名身披甲冑,佩戴兜鍪的妖兵,已經直接衝入了大殿中,一路走來橫行無忌,反倒是侍衛和婢女,見到來者後紛紛行禮。

計蒙後裔聽見腳步聲,看見來者後,緩緩把手中檔案放下,神色不愉的講道:“規矩!”

“記得你隻是一名妖兵,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仙神後裔了。”

“想要逞威風,你就回你的太皇山,回到妖庭去找你家父親去,這裡是少皇山南妖城,輪不到你逞威風。”

計蒙後裔神色不喜,其他人不敢觸怒對方,計蒙後裔自然不怕,畢竟他也是神魔後裔。

妖兵神色焦急,慌忙開口講道:“出事了?”

“出大事了。”

“統領不好處理,讓我來見大人,就因為我能夠最快見到大人,把事情向大人稟報,而不是來逞威風的。”

計蒙後裔神色舒緩下來,抬手拍了一下妖兵肩膀,徐徐開口講道:“慢慢說?”

“你也是天妖後裔,不是普通妖族,也是見過大場麵的,遇到事情千萬不能慌。”

妖兵組織了一下語言,這纔開口講道:“竇長生來妖族了。”

“如今就在我們南妖城中。”

生怕計蒙後裔不知道竇長生,妖兵開始介紹講道:“就是前不久奪取福地,力壓萬族,殺了我族天驕的那個人族竇長生。”

計蒙後裔浮現出驚訝,心中浮現出不滿,這是怎麼搞的,不是給了他身份,雖然事情鬨大後,也是經不住查,可前期肯定能夠偽裝一段時間,足以摸清楚妖族情況,安排好退路了。

可不曾想這才幾日就暴露了,這威震萬族的名聲,難道是吹出來的不成,實在是讓人失望。

計蒙後裔冷漠講道:“人族出現了,直接帶人抓捕,然後殺死就可以了。”

“就算是竇長生為人族天驕,可南妖城中強者不少,竇長生能夠打過一人,兩人,還能夠有一人覆滅南妖城的能力不成?”

“少皇山四大妖城,任何一城皆有神兵,就算是神魔來此,也不可能撼動南妖城,更不要說是區區一名竇長生了。”

妖兵連連搖頭講道:“要是直接抓捕就好了,關鍵是那竇長生不是來鬨事的,而是來加入妖族的,其句句聲稱妖族包容天下,有海納百川之心,萬族皆可為妖。”

“這竇長生一看就是包藏禍心,可他偽裝起來,裝作為了妖族好,我們也不敢直接動身,大人也知道少皇山情況特殊,這裡是老相國寄予厚望之地,這關乎著老相國夢想,誰也不敢妄動,還請大人拿一個主意。”

計蒙後裔心中一緩,不滿消散大半,這竇長生還是有些本事的,一下子抓住了少皇山的關鍵點,命中了妖相要害。

妖相在這裡粉飾太平,彰顯萬族和睦的美好景象,就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殺人。

計蒙大陰沉著臉講道:“先去現場。”

“我倒是要看看人族又有什麼陰謀詭計?”

“敢來妖族賣弄,真欺我妖族無人乎?”

計蒙後裔大步流星走出大殿,陣陣深青色的妖雲浮現出,妖風捲起己身和妖兵,徑直的朝著城南衝去。

呼吸間就已經來到城南,計蒙後裔朝著傳法台方向看去,能夠看見四方密密麻麻的妖族,已經把傳法台包圍的水泄不通,不光是傳法台這裡了,距離七八百米外的街道,也開始有大量妖族彙聚。

居高臨下俯視城南,能夠清晰看見不少妖族,正在從其他方位,不斷開始朝著傳法台這裡趕來,要是這一些妖族彙聚在一起,絕對是不下於一萬之數,達到幾萬妖族,要是這種彙聚速度不減弱,最後的妖族數量肯定非常驚人。

計蒙後裔不由大怒講道:“狂妄,真是狂妄。”

“我倒是要聽聽,其竟然說出了什麼花言巧語。”

徑直的墜落下來,來到了大量妖兵彙聚的地方,這裡距離傳法台不遠,大約也就是十餘丈的位置,可盤踞的妖兵不下於三百,其中更是有著不少統領,一位位上三品大妖出現。

看見計蒙後裔來到後,他們紛紛上前行禮,計蒙後裔抬手製止了他們,目光看向傳法台上的竇長生,對方竟然冇有任何遮掩,此刻每說出一句話,都引起四方妖族狂呼。

陣陣的狂熱氣氛,開始渲染侵蝕四方,看的計蒙後裔心中發寒,這是真的怕了,出事後肯定立即通知自己,為了節省時間派遣神魔後裔闖進城主府,這前前後後纔多久時間?

如今這一些妖族,竟然如同被控製了一樣,全部都化為了竇長生的追隨者,這一副蠱惑人心的本事,實在是讓人膽寒。

不由對著一旁一名大妖講道:“仔細檢查了嗎?”

“是不是什麼勾魂奪魄的武學,我一直聽聞人族九大上宗,其中合歡宗擅長魅惑之術,其一個目光,一個眼神,都能夠讓人慾罷不能,撼動心神,從而失去理智。”

“如今一定是竇長生動用了某種未知的武學,這才能夠蠱惑人心。”

計蒙後裔說了一堆,可一旁的大妖,卻是浮現出苦澀,無奈開口講道:“大人錯了。”

“我親自檢查過,冇有發現任何法力波動,不光是我其他同僚也親自檢查,為了仔細完全是一寸寸的搜尋,冇有發現竇長生動用任何武學,也生怕竇長生手段高超,動作較為隱秘,不是武學,可能是寶物。”

“我們也請了寶物,開始仔細檢查,不論是我們如何檢查,最後都冇有發現不對之處。”

“竇長生完完全全就是憑藉著口才,獲得了萬妖認可。”

“大人不信的話,仔細傾聽一會就知道了。”

計蒙後裔不信,這一種手段完全是超出了自己想象的範圍,目光看向傳法台上的竇長生。

竇長生站在傳法台上麵,訴說的時候用力揮舞手臂,藉此想要增添著說服力,聲音也充斥著感染力,計蒙後裔必須要承認,如今麵前的竇長生,和自己當初在靈田看見的時候,簡直是判若兩人。

一舉一動都充斥著感染力,很容易獲得人相信,不由仔細傾聽起來。

我有一個夢想。

這一聽,讓計蒙後裔心中一顫。

這竇長生太懂妖了,誰還冇有一個夢想。

想要自己實力強悍,捉星拿月,萬妖敬仰,地位,名譽,雙豐收。

可鬆垮垮的講述,哪裡有什麼我有一個夢想來的說服力大,尤其是對方描述的美好未來,什麼自由,皿煮,平等。

這更是一劑毒藥,常人不由的暢想起來。

妖相以少皇山為基,建立一方冇有紛爭的世界,在這裡萬族和平,相互尊重,不會因為弱小就是對方食物,狼和羊也能夠和睦共處。

理想都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作為四大妖城之一的城主,計蒙後裔曉得其中困難,所以這裡纔會被稱為理想國和幻想鄉,因為這兩個名字,全部都是夢想,是不能夠在現實出現的。

妖相的道,實在是太虛無縹緲了,彷彿立於天上,根本不接地氣,如今這自由,皿煮,平等,雖然也虛幻了一些,可卻是妖相道的延續,雖然也是立於天上,可卻是有了一道階梯,或者是天柱,把天和大地相連,有了具體實現可能。

竇長生能夠有此好心?

計蒙後裔知道肯定不會,但此刻看不出任何不對來。

一言一語處處都是為妖族考慮,計蒙後裔不由朝著四方看去,目光不是看向那一些普通妖族,他們早就已經心潮澎湃了,而是看向眾多妖兵,尤其是前方的一位位統領,這可都是一尊尊大妖,有著上三品實力。

他們的目光讓計蒙後裔心中一寒,不少人都露出了嚮往之色,明顯也已經心動了。

具備大妖實力,自由度非常高,十萬大山已經冇有了限製,是能夠前往任何一地的,所以能夠留下來的大妖,全部都是認可妖相的理念,不然他們早就離開了,正因為認可妖相的道,對於這種對妖相道延續的理念,非常容易獲得他們認可。

不愧是被天機報推崇,萬族赫赫有名的災星,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雖然如今不見混亂,可計蒙後裔能夠預感到,當爆發那一刻,絕對是最為凶猛的,其絕對不會隻影響少皇山一地,怕是這一股飆風會席捲十萬大山,把整個妖族都給撼動了。

太強了。

這絕對是超額完成任務啊。

隻是鬨的這麼大,絕對無法善了,有一些不好收場了。

必須要死上一次,才能夠安排九鼎撤離了。

自己眼界低了,太低了,何必讓他蕭天佑他們活動,有竇長生一人就足夠了。

良久,有人低聲講道:“人族包藏禍心,決不能夠讓竇長生繼續這樣講下去了,不然影響太大了,要是真的出事了,誰也無法向老相國交代。”

不由看向計蒙後裔講道:“大人下令吧,我們先把竇長生抓起來再說。”

計蒙後裔沉默,三五個呼吸後,這才無奈開口講道:“竇長生來我族後,並未大打出手,也冇有屠戮我族族人,冇有任何鬨事舉動,本來要如此也好解決,直接抓人就行了。”

“誰讓竇長生是人族,可現如今竇長生自傳法台上**,已經獲得了萬妖認可,尤其是竇長生要加入妖族,我們抓捕竇長生?以何種名義?”

一名大妖講道:“竇長生包藏禍心,直接以竇長生要危害我族名義抓捕,或者是尋找一個其他理由即可,這都是次要的,主要是抓人。”

“不可。”

不等計蒙後裔開口,跟隨著計蒙後裔一起來的妖兵,瞬間否決了大妖的話,其摘下自己兜鍪,露出了真容,這赫然是鳥獸人身,乃是妖神商羊後裔,也是一尊先天神魔子嗣。

商羊後裔沉聲開口講道:“以這等理由抓了竇長生,如何讓萬族信服?”

“竇長生有一句話說的很對,我妖族有包容天下之心,要是連竇長生前來妖族投靠都不能接受,如何讓萬族信服。”

“到時候萬族誰願意加入我妖族。”

大妖大怒講道:“你懂個屁,人族野心勃勃,這竇長生為人族天驕,乃是人族天之驕子,怎麼可能主動來投,這其中肯定有問題。”

“現如今不抓了他,等到竇長生影響力更大,那麼更加不好出手了。”

“最後投鼠忌器,任由竇長生做大,你就是我族千古罪妖。”

商羊後裔搖頭講道:“我族為十大種族,堂堂大族,萬族中的皇族,做事當光明磊落,這纔是堂皇大道,豈能夠去乾不教而誅,讓萬族恥笑的事情來。”

大妖被徹底激怒了,憤慨的講道:“你為妖神子嗣,不知人間疾苦,這一番曆練也是毫無用處,竟然會說出此等幼稚之言。”

“我族為十大種族,是實力強大,而不是因十大種族從而強大。”

“如今不趁勢拿下,將會斷送良機。”

大妖正要繼續訴說時,計蒙後裔直接揮手打斷講道:“夠了。”

“不要再說了。”

“你還不如一名後輩看的清楚,我妖族堂堂正正,豈能夠乾那一些卑劣手段,如今出師無名,自然不能夠強自去做,竇長生包藏禍心,我們隻需要等待,到時候竇長生自然會原形畢露。”

商羊後裔講道:“是否上報?”

“請老相國做主?”

計蒙後裔否決講道:“不必,此等小事何必驚動老相國。”

“我們自己處理就好了。”

“任由竇長生去做,我就不相信他會一心為我族好。”

“自有他暴露之日。”

“屆時我們動手名正言順,萬族也挑不出理。”

計蒙正義凜然,心中卻是感歎,這竇長生是吃定自己,一定會為他遮掩一二,爭取一段時間成氣候。

真是很可怕的一人。

------題外話------

纔回過味來,這劇情寫深了會被封,所以接下來敏感內容會減少,有一些考慮不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