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遊樂園開業,都會選在白天上午。

這樣的話,客流量的數據會比較好看,能博一個好彩頭。

可今天選擇剪綵的時間點,卻是在傍晚時分。

可見,如今整個樂園的運轉,已經圍繞著鬼屋的直播進行。

不過,開業的免費模式,同樣吸引了不少遊客前來觀摩,其中更有不少明星們的粉絲。

如此不計成本的商業模式,大概也隻有林氏集團敢這麼玩。

樂園的大型露天廣場,主要用於舉辦各種大型晚會。

而此時,工作人員卻已經架起了燒烤架,到處擺滿了啤酒飲料。

遊客們興致盎然,邊吃邊聊,打成了一片。

接下來的時間,便是樂園今晚的重頭戲。

超大螢幕上,六位嘉賓明星的密室逃脫遊戲,即將直播上演。

……

與高露思六人見過麵,客套寒暄了幾句,薛東便讓胖子幫他們蒙上眼睛,帶入了密室中的指定位置。

第一次親眼看到這麼多帥哥美女明星,王浩非常激動,說話已經語無倫次。

可看著他們消失的背影,薛東卻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因為搜尋了他們的大腦之後,有些資訊非常爆炸,一時間讓他錯愕不已。

“真冇想到,高露思竟是這樣的身份!”薛東苦笑著搖了搖頭,“算了,先開遊戲,今晚務必將模擬器升至四星,其他的事晚點再說,誰再敢搗亂我跟誰急!”

“老公,那高露思似乎對你有點意思,可不要中了美人計哦。”

女人的第六感十分敏銳,更何況善於察言觀色的葉小慧。

今晚跟在薛東身邊的她,很快就發現了貓膩。

“若她想泡我,你有冇有意見?”薛東嗬嗬一笑。

“我一個小三,能有什麼意見?”

葉小慧嘴角一撅,挽著薛東的胳膊,嗲聲嗲氣又要開始撒嬌。

“你在彆人麵前挺正常的,怎麼跟我一起就這麼黏人呢?”薛東歎了口氣。

“還不是因為喜歡你麼?”

“少來,你使出渾身解數,目的還不是想讓我加入廢土組織?”

“二者有矛盾嗎?”

“當然有。”薛東說道,“感情與交易,本來就是兩碼事。”

“但你不吃虧呀。”

“……”

這妞什麼話都敢講,薛東也是醉了。

雙魚座女生,本來就目的性極強,更何況此時的她身不由己,根本冇辦法講道理。

不過,這事倒也不難解決,隻是需要花些時間罷了。

畢竟,再妖豔的紅顏禍水,在他這裡都可以燉成雞湯。

“叮!

三星靈異主題:密室逃脫之恐怖電影院。

選擇難度:地獄級。

六名玩家已就位,遊戲啟動!

360度無死角觀影模式,同步開啟。

平台直播模式,同步開啟。

3D影院模式,同步開啟。

倒計時開始:

10,9,8,7……”

見王浩回來,薛東立即啟動模擬器。

與此同時,萌果直播平台、5000多家在線影院、還有樂園廣場的大螢幕上,便都連接了信號。

……

“遊戲開始,各位玩家,請揭下眼罩!”

聽到廣播傳來,高露思六人聽話照做。

不過睜眼之後,卻是一臉茫然。

本來車上討論時,大家都認為以薛東的惡趣味,開局定會先來一下暴擊,嚇唬嚇唬他們。

哪知環視一週,卻發現身處的環境,竟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放映廳,跟普通電影院冇啥區彆。

而此時5000多家影院中,觀看直播的觀眾們也是一臉問號。

因為螢幕上明星們所處的環境,跟他們所在的放映廳竟一模一樣。

怎麼說呢,反正看著就覺得很詭異。

而且他們還戴著3D眼鏡,代入感極強,所以這種感覺特彆強烈。

“遊戲已經開始啦?”艾米莉有些不信。

“這又是什麼船新玩法?”包包笑道。

“主題是恐怖電影院,而這裡是其中一處放映廳,我看錯不了。”石磊猜道。

艾米莉一聽,趕緊四下張望,生怕突然從某處桌椅蹦出來什麼嚇人的東西。

幸好觀察了一會,發現這裡空空蕩蕩,並冇有詭異的事情發生。

“進出口的門都被反鎖了,這裡應該是第一個關卡,我猜需要找到鑰匙,才能順利逃出去。”

韓沐第一時間跑去開門,很快就下了結論。

“那大家一起找找吧。”

高露思也是第一次玩密室逃脫。

雖然她膽子很大,而且受過特殊訓練,但並不代表不會被突如其來的東西嚇到。

本來,她並不需要參加遊戲。

因為以大明星的身份,剪綵之後便可以邀薛東共進晚餐,伺機靠近。

但基於某種原因,她還是覺得自己有必要親身體驗一番。

待搞清楚薛東為何如此執迷遊戲之後,才能解答心中的困惑。

啪!

就在這時,一道燈光打在了大螢幕上。

與此同時,放映廳頓時陷入黑暗之中,隻剩螢幕畫麵不停閃爍。

電影放映前,都是這樣的操作,大家倒也習以為常。

“接下來,估計是要宣佈遊戲規則,大家先坐下觀看吧。”

高露思說著,自己便先坐下。

冇有頭緒,肯定玩不了遊戲。

其他人一聽,也跟著在前排紛紛就坐。

然而等了一會,畫麵卻依舊如黑白電影一般閃爍。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就在眾人都等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畫麵突然一轉。

待看清楚,所有人都為之一愣。

因為此時的畫麵中,竟出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放映廳。

放映廳內,隻見有六人坐在前排。

其中有男有女,微弱的光線中模糊不清!

而座位後排的天花板上,黑乎乎好像吊著一個人,血淋淋正在滴血。

“這是……神馬情況?”

韓沐忍不住朝銀幕揮了揮手。

當看到銀幕中的人也朝著自己揮手時,韓沐猛然回頭。

緊接著,他就看到自己所在的放映廳後麵,天花板上竟真的吊了一個死人。

剛纔仔細檢查過環境,壓根冇看到任何東西。

這具屍體,特麼什麼時候出現的?!

僅一瞬間,韓沐嚇得直接炸毛,蹭的便從座位上彈飛起來!

而在影院看直播的觀眾們,看到這一幕條件反射,也忍不住回頭去看。

“啊……!!!”

不知哪個女生髮出了第一聲尖叫。

本來還興高采烈準備吃瓜的觀眾們,頓時也被嚇得臉色蒼白。

因為放映廳後麵的天花板上,此時和明星們遇見的情況一毛一樣,竟也掛著一具血淋淋的屍體!

一瞬間,不僅密室中的六人嚇得紛紛蹦了起來,個個小心臟怦怦直跳;

5000多個電影院裡,大部分正在看直播的觀眾們也全都嚇瘋了,場麵頓時雞飛狗跳,亂作了一團。

他們哪裡知道,這壓根就是薛東提前安排好的惡作劇。

畢竟模擬器此時的覆蓋麵積,也就兩萬平方而已,根本不可能覆蓋全國。

所以遊戲場景內的死人是真的,但各大影院內的死人卻隻是人偶。

這樣的操作,再配合直播的代入感,簡直比那些什麼椅子噴水的傻逼設計刺激多了。

薛東表示,虐玩家,自然好玩。

但虐觀眾,也是一門技術活。

不出所料的話,待觀眾們回過神來,這事肯定能出圈並登上熱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