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我以狐仙鎮百鬼 >   第7章

而劉婆子之所以要幫我們家,是因為她覺得我體內那個強大的仙家神魂早晚都會甦醒,到時候也有幫襯她的時候,事實證明,劉婆子果真有先見之明,之後的我確實救了她一命,然而這全都是後話。

且說劉婆子決定留下來幫我之後,便問清楚了我跟馬老三媳婦之間的淵源。

是因為馬老三媳婦那天打了我,還站在我們家門口破口大罵,第二天一早就有人在後山發現了她的屍體。

那些黃皮子和狐狸都知道那仙家的強大神魂在我的身上,欺負我就是欺負那仙家,所以黃皮子和那些狐狸纔會報複馬老三的媳婦。

之後,我爸又問那馬老三媳婦為什麼大半夜跑到我們家敲窗戶,每天隻說一句話就走,還不斷的冷笑?

劉婆婆說,那是因為馬老三媳婦是剛死的新鬼,道行不高,一定要到了頭七之後纔會變的十分厲害,那時候就有能力將你們一家老小全都殺了。

而且,那馬老三的媳婦怨氣很大,一口怨氣堵在心口,又是被黃大仙和狐仙給咬的,這種屍體最容易發生屍變,變成一種十分可怕的東西,叫做屍鬼,這種邪物半屍半鬼,十分可怕。

馬老三媳婦的屍體並不是被人盜走了,而是她自己破棺而出,這會兒不知道藏在哪個陰暗的角落。

頭七之後,馬老三媳婦的魂魄會跟屍體合二為一,化作屍鬼前來報仇。

聽到劉婆婆這般說,家裡人都嚇壞了,便問劉婆婆接下來怎麼做。

劉婆婆說,解決這件事情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在那馬老三的媳婦冇到頭七的那一天,直接將她給滅了,無論是找到她的屍體,還是打散了她的魂魄,那馬老三的媳婦就不會化作屍鬼。

爺爺說:“這還不簡單,每天晚上馬老三媳婦都會過來敲窗戶,劉婆婆您在家裡先住下,等她晚上來了,直接收拾了,以絕後患。”

劉婆婆也是這麼想的。

在對付馬老三媳婦之前,劉婆婆還讓我爸爸去找了幾樣東西過來,一是成年的大黑狗,身上不能有一絲雜毛,二是養了至少三年的大公雞三隻,必鬚毛色鮮亮;三是給我做一件壽衣,在馬老三媳婦出現的時候,穿上能保命。

前兩樣都好辦,村子裡基本上家家養狗養雞,但是一聽說要給三歲的我穿壽衣,這事兒就有些難辦了,哪裡會有賣三歲小孩壽衣的,肯定要訂做。

冇得辦法,老爸隻好跑了一趟壽衣店,專門給我訂做了一身,最快也要明天才能趕製出來。

不過劉婆婆說沒關係,這壽衣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保命用的,如果隻是那馬老三的鬼魂出現,她自己應該能搞定。

如此,一切準備妥當,就等著馬老三媳婦半夜找過來了。

但是讓所有人都覺得意外的是,一家子人加上劉婆婆等了一晚上,都熬出了熊貓眼,那馬老三的媳婦竟然冇有來,這一晚上算是白等了。

公雞叫了幾聲,天亮了,老爸找來的大黑狗也趴窩了。

爺爺黑著眼圈問劉婆婆道:“我說,這馬老三媳婦怎麼冇來?”

劉婆婆也有些納悶,思量再三,說道:“可能是那馬老三媳婦的鬼魂感應到了什麼,知道老婆子我是出馬弟子,所以不敢來了,也或許她昨天晚上就不打算來,看來咱們隻能等到後天,等她變成屍鬼才能見到她了。”

“變成屍鬼的馬老三媳婦那麼厲害,咱們能對付得了嗎?”老爸問道。

“這也冇辦法,不過你們放心,就算老婆子我拚出這條老命出去,也一定要保住孩子的安全。”劉婆婆歎息了一聲說道。

劉婆婆就住在我家了,一直等到那馬老三媳婦過來。

又熬了一晚上,馬老三媳婦還是冇有出現,明天就是馬老三媳婦的頭七了。

頭七一到,馬老三媳婦就會變成屍鬼,誰也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劉婆婆一整天看上去都有些心神不安,明顯有些緊張。

不光是他,爸爸媽媽和爺爺也同樣緊張的不行。

爺爺還將他打鬼子時用的那把大砍刀拿了出來,用磨刀石磨的雪亮。

不知不覺中,天黑了下來,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一頓飯。

這頓飯也有可能是大傢夥最後一頓晚餐。

天黑之後,劉婆婆先是吩咐我爸帶著那隻大黑狗先出去,等過了午夜再將大黑狗牽到門口。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爸爸還是照做了。

農村人都睡得早,那個年月村子裡都冇有通電,更彆說有什麼手機電視了,所以就睡的更早了,基本上九點鐘左右,村子裡就冇動靜了,安靜的有些可怕。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間就到了夜裡的十一點。

母親雖然害怕,但是也抱著我早早的睡下了,這件事情她也幫不上什麼忙。

爺爺搬了一個長凳,擺放在了院子中間,手裡提著那把大刀,大刀上綁著一個紅布條,紅的像血。

劉婆婆說爺爺那把刀可以對付屍鬼,因為那是一把殺過人的刀,而且還殺過不少小日本子,是一把殺生刃,妖魔鬼怪都怕這樣的刀。

爺爺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今天晚上說什麼也要保住孫子。

劉婆婆站在院子中間,手裡拿著大菸袋,吧嗒吧嗒抽個冇完,院子裡煙霧繚繞,一雙眼睛卻死死的盯著門口的方向。

十一點過後,又過了一段時間,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先是院子裡起了風,是那種黑色的旋風,在院子裡不停的打轉。

同一時間,整個村子都沸騰了起來,所有的狗都跟著一起狂吠不止。

但隻是持續了幾分鐘,很快便安靜下來,鴉雀無聲。

四周突然變的陰冷無比,坐在院子中間的爺爺頓時感覺汗毛直立了起來。

這時候,院子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陣兒腳步聲,“咚咚”作響,聽起來異常沉重,同時伴隨著一股濃鬱的腐臭味兒飄散了過來。

一聽到這動靜,劉婆婆頓時緊張了起來:“她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