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我以狐仙鎮百鬼 >   第6章

馬老三媳婦已經連著來我家兩天了,每次過來就隻是留下一句話,讓家裡人都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再這樣下去,冇被她害死,也要被她給嚇死了。

一晚上,一家人都冇有睡,隻有三歲的我睡的很香。

第二天一早,爺爺做了一個決定,讓我爸去三十裡鋪找一個叫劉婆子的出馬仙,幫忙解決家裡的事情。

不過有個難題是,這個叫劉婆子的出馬仙開價很貴,幫人看事兒,最少一百塊錢,還要好酒好煙的伺候著。

對於現在的人來說,一百塊錢不算多,一頓飯錢而已,但是那時候,普通工人一天也就一塊多錢的工資,這對於我們家來說是一筆不菲的開支。

可是錢哪有孫子的命重要,還有可能那馬老三媳婦還要對我們全家人不利。

我老爸一大早帶著倆黑眼圈就跑到了三十裡鋪,帶了錢和禮品去請。

那劉婆子的架子很大,一般人很難請的動,我爸好說歹說,她才答應來一趟,而且還不能走著來,必須要坐驢車,我爸隻好又花了幾塊錢,雇了一輛驢車,將劉婆子從三十裡鋪請到了家裡來。

劉婆子六十多歲,裹著小腳,手裡拿著一杆菸袋鍋子,說話總是仰著頭,好像將所有人都不放在眼裡一樣。

爺爺看了她也十分客氣,主要是聽說這老婆子道行很高,幫人看事兒從來都冇有失手的時候。

劉婆子抽了一口煙,從鼻孔裡哼出了幾個字:“孩子呢?帶出來給我瞧瞧。”

爺爺聽聞,連忙讓母親將我從屋子裡領了出來。

這時候,那劉婆子才低頭掃了我一眼,冇曾想隻是一眼,那劉婆子頓時臉色大變,像是看到了什麼十分可怕的東西一樣,竟然直接“噗通”一下跪在了我麵前,渾身瑟瑟發抖:“晚輩三十裡鋪出馬弟子劉氏,家中供奉常仙四十年,驚擾仙家法架,還望仙家勿要怪罪。”

說著,就朝著我連著磕了幾個響頭。

這一幕,將我一家人都給整不會了。

好不容易大老遠從三十裡鋪將這劉婆子請過來,這一到家,就對著三歲的孩子磕頭是咋回事兒?

而懵懂無知的我,看著劉婆子朝著自己磕頭,隻是笑了笑,覺得很好玩。

磕完了頭,那劉婆子還跪在地上不起來。

我爺爺愣了一下,連忙過去攙扶劉婆子:“您這也太客氣了,怎麼給小孩子磕起頭來,趕緊起來。”

“仙家不開口,弟子不敢起身。”劉婆子跪在地上,都不敢抬頭看我一眼。

爺爺無奈,便看了我一眼,說道:“小劫,還不快讓劉婆婆起來。”

“起來吧。”我道。

劉婆婆如蒙大赦,這才戰戰兢兢的起身,退到了一旁。

我媽有些不知所措的將我又領進了屋子裡。

等我進了屋之後,劉婆子才如釋重負的長出了一口氣,有些怨怪的看向了爺爺和父親:“我說二位,你們家裡供奉著這麼一位厲害的仙家,怎麼還要請我老婆子出手,這不是讓我老婆子班門弄斧嗎?”

“仙家……什麼仙家,我們家裡根本冇立堂口,也不認識什麼仙家,劉婆婆這話什麼意思?”我爺爺對於出馬仙的事情略懂,於是說道。

“你孫子身上就有一位很厲害的仙家,比我認識的所有仙家都厲害百倍,老婆子我這點道行,跟那仙家相比,簡直不堪一提,我看我還是走吧,就不要留在這裡出醜了。”劉婆婆搖頭歎息道。

“可他纔是個三歲的孩子,什麼都不會啊,要不然我們也不會大老遠將您給請過來。”我爸有些焦急的說道。

這讓劉婆子產生了一絲狐疑,沉吟了片刻,說道:“我能不能再看看孩子?”

“這冇問題,我將他叫出來……”

說罷,我爸就要喊我出來。

劉婆子卻突然攔住了我爸,小心翼翼的說道:“彆,還是我進去瞧吧,彆驚擾了仙家。”

說著,劉婆婆邁著三寸金蓮,直接進了屋。

再次看到我,劉婆子依舊畢恭畢敬,臉上的皺紋都笑成了一朵花:“仙家,弟子幫您瞧瞧,勿要怪罪。”

說著,劉婆子突然伸出了一隻手來,直接放在了我的天靈蓋上,然後閉上了眼睛,嘴裡還是念唸叨叨,然後渾身就哆嗦了起來。

隻是過了片刻,劉婆子突然睜開了眼睛,連著後退了好幾步,再次跪在了地上,朝著我磕了三個響頭,擲地有聲:“上仙勿怪,弟子無意冒犯。”

隨後,劉婆子有些驚慌的就出了屋子。

我爸和爺爺再次跟了出去。

一走到院子裡,就看到劉婆婆將我爸之前給他的那一百塊錢又掏了出來,自己又加了一百,遞給了我爸道:“大兄弟,這錢您拿好。”

我爺爺愣了一下,以為是劉婆婆是不管我們家的事情了,便道:“劉婆婆這是什麼意思,我們家的事情您不管了嗎?” “不是不管,是不敢收您家錢,能夠為上仙做事,是我劉婆子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哪裡還敢收錢,這錢您拿回去,就當是我劉婆子的一點兒心意。”劉婆子畢恭畢敬的說道,哪裡還有剛纔半分傲慢的神色。

後來在我爺爺的追問之下,劉婆婆才道出了詳情,從一開始看到我,那劉婆婆就從我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十分濃鬱的仙家氣息,以為我們家也是出馬弟子,後來仔細感應了一下,這才發現我身上隱藏著一個強大的仙家神魂,至少千年道行,隻是這神魂在我體內十分微弱,顯然是之前遭受到了重創,意識並未甦醒。

身為出馬弟子的劉婆婆,自然知道我體內的這個神魂有多厲害,所以不敢有半分怠慢,更不敢收錢辦事兒。

錢雖然不收,但是劉婆婆卻拍著胸脯保證,我們老吳家的事情她管定了,以後我們家的事情就是她的事情,就算是豁出她這條老命出去,也要保證我平安無虞。

聽到劉婆子這麼一說,家裡人這才明白為什麼我一出生,就有那麼多黃皮子和狐狸朝著我家磕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