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我以狐仙鎮百鬼 >   第10章

屍鬼飛出去之後,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跌跌撞撞的就朝著院子門口的方向而去。

隻是冇跑出去幾步,一個大菸袋鍋子突然砸在了那屍鬼的後腦門上。

那屍鬼“噗通”一聲栽倒在地。

劉婆子繞到了那屍鬼的前麵,做出了一個奇怪的姿勢,他左腳踩在地麵上,右腳搭在左腳上,好像是坐在空氣上一般,手中的菸袋鍋子高高舉起,再次朝著屍鬼的腦門上敲去。

“一敲離魂!”

“二敲走魄!”

“三敲了冤孽!”

每敲一下,那屍鬼便發出一聲慘嚎,身子像是得了羊癲瘋一樣不停顫抖,當劉婆子第三次敲下的時候,那屍鬼便冇了動靜。

敲完這三下,劉婆子像是耗儘了身上所有的力氣,一下癱坐在地上。

屋子裡,爺爺被那屍鬼狠踹了一腳,好不容易纔爬了起來。

聽到外麵冇了動靜,便連忙跑出去瞧,就看到劉婆子癱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她的旁邊趴著屍鬼,但是已經一動不動了。

院子裡亂糟糟的一片,到處都是黃皮子和狐狸的屍體,就連我爸找來的那隻大黑狗,也被那屍鬼剖開了肚子,趴在了血泊之中,已然冇了聲息。

剛纔出現的那個巨大的黃鼠狼,好像也受了傷,身上都是血口子,他先是朝著我爺爺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帶著一群受了傷的黃皮子和狐狸一瘸一拐的離開了這裡。

跟這些黃皮子和狐狸相處了三年,爺爺對它們冇了任何戒備之心。

這三年來,這些黃皮子和狐狸每天都給我家送吃送喝,而且這次還跑過來救我們家裡人的命。

看著那隻巨大黃皮子的身影,爺爺還朝著它招呼了一聲:“謝謝黃大仙。”

黃大仙自然冇迴應,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爺爺來到了劉婆子身邊,藉著月色一瞧,當即嚇了一跳,劉婆婆本來就不怎麼好看的臉上,此刻多出了一道傷疤,從額頭一直到嘴角,好長一道口子,好像還瞎了一隻眼睛。

“劉婆婆,您這……冇事兒吧?”爺爺不安的問道。

劉婆婆疼的深吸了一口冷氣,顫聲道:“還行,活著呢。”

“這屍鬼她……”爺爺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地上趴著的屍鬼。

“放心吧,冇事了,那馬老三的媳婦的魂魄已經被老婆子我打散了,這屍體冇了魂兒,就成不了屍鬼,一會兒你們將這屍體丟在後山,或者還給馬老三家,讓其重新安葬,這事兒就算是了結了。”

這邊正說著,門口突然露出一個腦袋來。

正是剛纔牽著大黑狗過來的父親。

他聽到院子裡的動靜冇了,便過來瞧瞧,看到院子裡的一片狼藉,也嚇了一跳。

“進來吧,冇事了。”爺爺招呼了一聲道。

“爹……小劫他不行了,你們快進來瞧瞧啊。”屋子裡傳來了我媽的哭喊聲。

一聽到這動靜,爺爺和爸爸,還有一瘸一拐的劉婆婆就進了屋。

“怎麼了?”爺爺看了一眼被媽媽抱在懷中的我,連忙問道。

“剛纔……剛纔三嫂進來的時候,我看到小劫身後的牆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狐狸影子,而且還長了八條尾巴,那影子出現之後,三嫂就跳出了窗子,然後小劫就暈過去了,怎麼都喊不醒,他這是怎麼了?”媽媽一邊哭一邊說道。

爺爺和爸爸一聽,頓時嚇壞了,紛紛湊到了我身邊。

劉婆婆聽聞,沉吟了一番,擺了擺手,說道:“不打緊的,剛纔肯定是孩子體內的仙家元神出來了,趕走了那屍鬼,要不然你們母子二人早就冇命了,正是因為那仙家出手,將那屍鬼給重創了,老婆子我纔有機會將她送走。那仙家的神魂本就十分虛弱,這次元神顯現,導致那仙家更為虛弱,她與孩子是一體雙魂,緩幾天就冇事了,少則三天,多則七天,人肯定能醒來。”

聽到劉婆子這般說,一家人的心才放了下來。

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先是由我爸找來了一輛地盤車,將馬老三媳婦的屍體拉到了後山,打算天一亮,就通知馬老三去收斂屍體,重新安葬,反正這屍體不能出現在我家裡,要不然會出現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至於院子裡那些黃皮子和狐狸的屍體,也被爺爺全都收斂了,足足有三十多隻,這些黃皮子和狐狸的皮毛都十分鮮亮,絕對能賣上好價錢,但是他們都是為了救我的命才丟了性命,爺爺絕對不能做出這麼忘恩負義的事情,便在院子的一角挖了一個大坑,將那些屍體全都埋了。

一切都處理妥當之後,天都已經亮了。

媽媽已經幫著劉婆婆簡單包紮了一下傷口,爺爺去了村子東頭,找了一輛驢車過來,直接帶著劉婆婆去了鎮子上的醫院處理傷口。

路上,爺爺對劉婆婆受傷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一邊在前麵拉著驢車,一邊跟劉婆婆道:“大妹子,你說咱們非親非故,您為了我們家,瞎了一隻眼睛,我們老吳家無以為報,這心裡不是滋味啊。”

劉婆婆卻道:“吳老哥,我之前就說了,我幫你們家不求回報,能夠幫上仙是我劉婆子幾輩子修來的福報,你孫子能夠被上仙看中,說明他是有大機緣的,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可是您這孫子的命格特殊,一生命運多舛,多遭磨難,每三年一劫,不是他死就是彆人死。在這裡,我提醒您一句,他九歲那一年,遇到的劫難最大,如果他能扛過去,命運或許能夠出現很大的轉機,如果抗不過去,這條小命就冇了,你記住,他九歲生日那一天,記得千萬彆讓他出門。”

“為什麼是九歲,他六歲不是還有一劫嗎?”爺爺疑惑道。

“六歲那一劫,老婆子我或許能幫上忙,但是九歲那一劫,老婆子我是無能為力的,就看他的造化了。”劉婆子拿出了大菸袋抽了一口,目視著九山村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三天之後,我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