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軒和張明分開,直接前往訓練基地。

到了門口,見到早就在等候的父母,過去打了招呼,跟著進入。

訓練基地很大,訓練設施也很齊全。

楚軒跟著父親走馬觀花,來到擂台旁邊。

“你說的實戰,人員我已經選好了,你看。”

楚軒指著擂台上的三人,滿臉驕傲的出聲。

楚軒看了過去,微笑著打招呼。

年齡和自己差不多,也就大一兩歲的感覺。

其中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疑惑出聲:“你是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是的,我叫李沐陽,重點班的學生。”

李沐陽笑著迴應。

“小李是孝順孩子,為了幫補家裡麵開支,在我們這兼職。”

沈瑞雪笑著解釋出聲,她對李沐陽印象不錯。

“你好,我是楚軒。”

楚軒笑著伸手。

兩人握手,李沐陽也笑著回答:“等會的實戰對抗,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放心,我也不會手下留情,不過,你是我最後挑戰的人,先休息一下。”

楚軒是知道李沐陽得實力的,自己和他還有差距,不能確保戰鬥百分百勝利。

“嗯。”

李沐陽退開站到一旁,並冇有因為自己的實力強大而顯得倨傲。

楚軒的目光也放在另外的兩人身上,詢問出聲:“你們誰的實力墊底?”

“我。”

陳柏年微笑著站了出來,實力弱就得認。

“好,我們先打。”

楚軒點頭。

白天經曆了兩場戰鬥,他現在的力量已經達到了13點。

1350KG的拳力值,放在同齡人當中,算是佼佼者了。

兩人直接走上擂台,其餘人也退了下去。

訓練基地內在訓練的員工,纔是也紛紛圍過來看熱鬨。

對於團長兒子的大名,他們早就聽過了。

不少人的孩子跟楚軒是在同一學校,臥龍的稱號,自然也進入到他們耳中。

不過,他們可冇有嘲笑的意思,更多的是恨鐵不成鋼。

楚逸和沈瑞雪兩人,生了這麼不成器的兒子,他們心裡很是惋惜。

但今天,冇想到,楚軒竟然來訓練基地訓練,心裡麵更多是高興。

浪子回頭金不換!

“小軒,注意安全。”

雖然是在自己的地盤,但沈瑞雪還是擔心兒子吃虧。

楚軒回了個放心的笑容,轉而看著對手。

“楚少,我不會留手的。”

陳柏年眼神跟著嚴厲了下來。

“好,開始。”

楚軒點頭。

兩人碰拳,代表戰鬥開始。

這可不是擂台賽,兩人都冇有穿護具,直接肉搏,戰鬥到一起。

陳柏年攻擊十分刁鑽,速度極快。

楚軒身體素質的提升,是全麵提升,在速度上壓製了陳柏年一籌,輕鬆化解陳柏年得攻擊。

場上的戰鬥十分激烈,最為擔心的還是下方觀戰的人。

楚逸很是滿意兒子的進步,人是他挑選出來的,知道三人的實力。

陳柏年是他們傭兵團裡麵最弱的了,也應該比兒子強纔對。

冇想到,兒子竟然能夠占據上風,是他小看自己兒子了。

沈瑞雪是怕兒子受傷,看著看著也就不擔心了,驚訝兒子的實力,竟然成長這麼快。

周圍的人是滿臉疑惑,楚軒以前的實力,他們是清楚的,還常常用他來做反麵教材,告誡孩子以此為戒。

冇想到,和陳柏年打,竟然還占據著上風。

這...

難道以前的弱小,都是他裝出來的?

場上的戰鬥也接近尾聲。

楚軒躲避了陳柏年的一記擺拳,欺身而上,一拳狠狠的砸在陳柏年的臉上,將人打飛。

落地得陳柏年十分乾脆的認輸。

【叮,戰鬥勝利,獎勵屬性點1點】

楚軒笑著將人扶起來,說道:“承讓了。”

“楚少,冇想到你的實力這麼強,考四大武校輕而易舉了吧!”

陳柏年滿臉羨慕,如果他在這年紀的時候,有楚軒這樣的實力,現在已經是武校學生了。

“應該能行。”

楚軒謙虛出聲。

馬偉年站了出來,笑著出聲:“楚少,我來做你的對手。”

楚軒隨手將點數加在力量上,嚴陣以待。

兩人碰拳,戰鬥開始。

馬偉年的實力比陳柏年要強上一點,自以為能跟楚軒五五開。

可他錯了,楚軒的戰鬥力剛纔又有所增長,讓他壓力大增,一直被壓製著。

李沐陽在旁邊觀戰,也是戰意昂揚。

但內心感覺十分荒謬。

兩人同在一所學校,一個是重點班第一,一個是年級倒數第一。

誰都不會想到兩人之間的交集,是一場戰鬥。

這場戰鬥本應毫無懸念,但李沐陽知道,楚軒的實力,不會比自己弱多少。

這就是荒謬感覺的來源,十分矛盾。

最震驚的是擂台下方觀戰的人,他們很明顯感覺到楚軒經曆一場戰鬥就變強了。

這不是技巧的成長,而是身體素質的增長。

戰鬥隻能對技巧有所提升,身體素質的提升,可以說微乎其微。

楚軒很明顯違背了這一常識,讓人不得其解。

難道,從一開始,他就在藏拙?

最高興的當然是楚逸夫妻了,兒子的成長肉眼可見,證明兒子天賦異稟,以前,不過是太過懶散而已。

現在開竅了,也開始發力了。

戰鬥發生的快,結束的也快。

馬偉年一直被壓著打,節奏根本不在自己的手上。

要不是係統的學習過搏擊技巧,根本不可能撐到現在。

楚軒的攻擊勢大力沉,而且越來越順暢,腦袋根本不用思考,身體就會做出當前最佳的反應。

這反應在其餘人眼中還很稚嫩,甚至破綻良多。

但這不代表楚軒弱,而是觀戰的人實力強,屬於降維打擊。

嘭!

馬偉年終究是抵擋不住楚軒的攻擊,直接被揍飛了出去。

“我認輸。”

他很直白的承認失敗,冇有強撐。

畢竟,這隻是切磋,並不是真正的生死之戰。

輸了,等會覆盤,找出自己弱點,改掉這壞毛病,反而能促進實力成長。

【叮,戰鬥勝利,獎勵屬性點1點】

“承讓。”

楚軒隨手將屬性點加在力量上,目光也放在李沐陽身上,接著出聲:“該我們了。”

可惜不是在學校,不然,同學們肯定會覺得楚軒是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