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楊雪琪還想追問的時候,一輛豪車緩緩駛來,在封鎖線外停下。

接著一個打扮的極其妖豔的女人從車上走下來,楊雪琪在看到女人的一瞬間,臉色就變得陰沉起來。

“這地方可真偏啊,好難找啊。”錢嘉佳一邊朝許陽他們走來,一邊說道。

“你怎麼來了?”楊雪琪語氣不善道。

“我為什麼不能來?”

“這裡是案發現場,無關人員不得入內。”

“嘖嘖嘖~~~”

錢嘉佳嘖嘖道:“哎呀,好嚇人喲。”

許陽看著一身明牌,渾身散發著雌性荷爾蒙的女人,眯起眼睛。

眼看著楊雪琪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錢嘉佳卻笑道:“放心,我這次不是來找你的,而是來找他的。”

說著話,錢嘉佳已經走到許陽麵前,伸出一隻手,說道:“你好,我叫錢嘉佳,是錢多多的姐姐,是他讓我來接你的。”

“姐姐?”

許陽眉頭皺起。

“哎,弟弟,小夥兒的嘴真甜,姐姐喜歡,來抱抱!”

說完,也不等許陽拒絕,直接當著楊雪琪的麵,給許陽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頓時,一股香氣撲麵而來,讓許陽很是不適應,但更多的還是無語。

楊雪琪的臉色愈發的難看,而錢嘉佳卻朝她擠眉弄眼,一副你看我不爽你打我的表情。

許陽雖然冇有談過戀愛,但不代表他情商低,在分開之後,看著火藥味十足的二人,許陽明顯感覺到二人的不對付。

“錢多多怎麼冇來?”

“那小子正忙著拍片的事兒呢,忙的很,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忙些啥。”

說到這,錢嘉佳就歎息道:“ε=(′ο`*)))唉!”

“錢多多那小子一點兒都不讓我省心,都這麼大的人了,還喜歡瞎折騰,老老實實單個富二代不好嘛,非要搞那些有的冇的,小陽啊,待會兒見到他了,你一定要幫我勸勸他啊。”

錢嘉佳非常的自來熟,讓許陽極度不適應,但也冇有表現出來。

轉過頭,許陽看著楊雪琪,說道:“這邊的事兒,我也幫不上忙,就先走了。”

“你要去哪兒?回學校嗎?我送你。”楊雪琪連忙說道。

許陽搖搖頭道:“不回學校,我要去見一個朋友。”

“朋友?”

楊雪琪眯起眼睛,她對許陽是很瞭解,知道許陽從小到大冇什麼朋友,此時許陽說是去見一個朋友,而錢嘉佳又出現在這兒,她自然想到了這個朋友是誰。

“不行!”

“(°ー°〃)嗯?”

許陽愣了一下,下意識問道:“為什麼?”

“冇有為什麼,就是不能去。”

楊雪琪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嚴肅,也前所未有的強勢,這讓許陽很意外,當然,也很反感。

見許陽臉色不好,楊雪琪解釋道:“你是學生,最重要的還是以學業為主,其他的事情可以等畢業之後再說。”

楊雪琪的話很牽強,尤其是看到楊雪琪跟錢嘉佳之間那劍拔弩張的關係之後,許陽就更加確定,二人之間有故事。

雖然他很好奇,卻也冇有那麼八卦,而是說道:“你說的我都知道,我跟錢多多約好了,答應彆人的事情,就必須做好到。”

然後,許陽就轉過頭,對錢嘉佳說道:“我們走吧。”

說完,許陽就徑直離開,楊雪琪見狀,想要阻攔,卻被錢嘉佳攔住了,恰好又有警員找楊雪琪彙報情況,她也隻能眼睜睜看著許陽離開。

走出西郊糖廠之後,許陽上了錢嘉佳的豪車。

上車之後,許陽才發現,錢多多那小子也來了,就坐在駕駛座上,正一臉壞笑的看著被錢嘉佳強行挽著的許陽。

許陽想要坐副駕駛,對於這個過分自來熟的錢嘉佳,他屬實有些吃不消,可錢多多根本不給他開門,無奈之下,他隻能做到後排。

上車之後,錢多多就啟動車子,而錢嘉佳則開始問東問西,但大多數都是一些極其冇有營養的話題。

“你多高啊?”

“什麼時候過生日啊?”

“上大學之後,有冇有談女朋友啊?”

“你跟楊雪琪是什麼關係啊?”

“.......”

對於這些話題,許陽要麼含糊其辭,要麼就敷衍了事,本來他以為自己這樣,就能打消錢嘉佳的‘熱情’,可惜並冇有。

錢嘉佳就像是一個對什麼好奇的不諳世事的小女孩一般,逮著許陽就是一通問,搞得許陽很無奈。

對於錢嘉佳這麼熱情,許陽自然知道那肯定不是自己長得帥,人家看上自己了,雖然許陽確實長得有些小帥,可比他長得帥的人多了去,像錢家這種家庭,什麼樣的帥哥冇見過啊?

許陽猜測,錢嘉佳之所以如此,十有**跟楊雪琪有關。

這不,在諸多問題當中,錢嘉佳十個問題至少有五個跟楊雪琪有關,而且都是一些比較私密的問題。

許陽算是看出來了,錢嘉佳真的跟楊雪琪不對付,隻是許陽感到奇怪的是,之前怎麼冇聽楊雪琪說起過啊。

錢多多這傢夥,也真是夠損的,看到許陽被錢嘉佳折騰的滿臉蛋疼,他卻笑的樂不可支。

但最終還是在許陽快要崩潰的時候,纔開口說話。

“姐,你好歹矜持點兒啊,初次見麵就問這麼多,會嚇到人家的。”

還彆說,錢多多此話一出,錢嘉佳先是一愣,隨即就反應過來,然後她就讓許陽見識到什麼叫女人的翻臉和變裝了。

前一秒還像個好奇寶寶的錢嘉佳,下一秒就恢覆成商業精英,成為諸多男人夢中女神般的存在,如此之快的變化,饒是許陽一時半會兒也冇有反應過來。

錢嘉佳不說話了,錢多多卻說道:“現在的陽城很不太平,你今天搞這麼一出,又要給警方找很多事情,楊隊長又有得忙咯。”

許陽看向窗外,喃喃道:“有些事兒,總的有人去做不是嘛。”

錢多多聞言,點點頭。

“確實!”

下一秒,他就轉移話題道:“你昨晚跟我說的事情,我想了一下,可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