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王寧驟然如晴天霹靂一般,身軀顫抖,他顫抖起來,慌忙道:“陛……陛下……這……這是冤枉臣哪,陛下……”

朱棣勃然大怒。

卻突然抬腿,一腳朝著跪地的王寧狠狠踹去。

砰……

這一腳,直中王寧的左肩。

王寧本還想辯解:“陛下不要誤信……”

可當一腳踹來時,王寧已不能言了,隻覺得自己的肩頭劇痛,一口氣竟是提不上來,噗的一下,血氣翻湧,一口血噴出來。

朱棣怒不可遏地道:“朕當你是至親,信得過你,入你娘,你竟敢做這樣的事!你將朕當傻瓜嗎?”

王寧嘴角溢位血來,這時見朱棣猶如發怒的雄獅,此時依舊不明就裡,隻知道任陛下這樣下去,自己隻怕不能活了,於是捂著自己的胸口,一麵咳嗽,一麵道:“陛下……陛下……老臣……老臣……不知陛下聽信了哪一個奸佞之言,陛下……難道忘了當初……當初嗎?”

漢王朱高煦見狀,整個人心驚膽跳,可也心知這個時候,若是自己不趕緊站出來,隻怕王寧就要不保了。

於是他連忙跪下,磕頭如搗蒜,口裡道:“父皇息怒,永春侯何罪?當初若不是永春侯在南京給父皇通風報信,父皇何有今日?倘若永春侯有錯,父皇自當細數他的罪證,明正典刑。為何今日卻冇來由的以莫須有之罪,這般淩辱呢?父皇……”

朱棣轉過身,用一種十分複雜的眼神看了一眼朱高煦。

而朱高煦卻是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似乎是在為駙馬王寧叫屈。

不管怎麼說,如果王寧有錯,也該證據確鑿。

朱棣對著朱高煦搖頭,歎息。

“哎……”

這一聲歎息,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他轉頭又看向王寧:“朕最後再問你一遍,這些謠言,是何人傳出的?是百姓還是你?”

王寧已是嚇得肝膽俱裂。

他忍著劇痛,戰戰兢兢的抬頭,卻見朱棣此時,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那一雙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睛,帶著一種說不清楚的滋味。

王寧稍稍接觸朱棣的眼神,立即錯開,他感受到了,這眼神,是殺氣!

是一種隻要自己稍稍答錯了一句,便要教自己粉身碎骨。

他打了個冷顫,張口想說點什麼。

朱棣慢慢的手指著張安世,一字一句地道:“張安世是不是不學無術,你們說了不算,朕說了算!”

又是一道晴天霹靂。

朱高熾:“……”

朱高熾一臉詫異地看著張安世,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他萬萬想不到,父皇會如此維護張安世。

可隨即,便是一陣狂喜……

而朱高煦的臉色已如豬肝,他原本還想義正嚴辭,為王寧辯護,可現在……

朱高煦心裡委屈了,他是皇子啊,是父皇的嫡親兒子,父皇為了太子的妻弟,竟如此羞辱他,還有老駙馬王寧,這……莫非是父皇故意想要打壓他嗎?

朱高煦覺得自己的心堵得慌,一股悶氣堵在自己的心頭。

朱棣繼續道:“你王寧是個什麼東西,是非曲直,也輪得到你來評判嗎?”

王寧更是身軀一顫,聽到了這番話,比方纔被朱棣踹一下還要疼,心疼……

敢情機關算儘,結果……結果卻是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朱棣此時目光落在了王寧的身上,眼中帶著冷冽,道:“朕再來問你,張安世是不學無術嗎?”

“臣……臣……”

在王甯越越發明顯的驚慌中,朱棣步步緊逼:“朕再來問你,張安世若不是不學無術,那麼……為何坊間會有此流言蜚語?”

“陛下……陛下……”王寧老淚縱橫。

朱棣笑得更冷:“既是無中生有,那麼朕再來問,傳此流言之人,是何用心?又是何等的居心叵測?”

這連番的問題,已將王寧逼到了牆角。

到了這個份上,再狡辯……即是死!

王寧便匍匐在地,叩首道:“臣……萬死!”

“哈哈……”朱棣大笑,慢悠悠地信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眾目睽睽之下,他再冇有看跪在腳下的王寧,卻朝張安世招了招手。

張安世忙上前。

朱棣道:“坐朕身邊來。”

張安世悻悻然,方纔親眼目睹朱棣腳踹王寧,讓他心裡不可避免的產生了陰影。

伴君如伴虎啊,這老兄一看就不是好人。

可張安世的處世哲學就是,對壞人要如春天一般的溫暖。

畢竟自己不傻,這種人,他惹不起。

於是張安世乖巧地坐在了一側,欠著身。

朱棣道:“祝壽了嗎?”

張安世道:“臣恭祝陛下壽比南山。”

朱棣頷首:“對朕的印象如何?”

“臣早就說過,陛下是臣的偶像。”

“偶像?”

“臣崇拜的對象。”

朱棣一聽這個,又想到了什麼,忍不住氣鼓鼓地道:“崇拜朕吃……”

“不不不。”張安世慌忙擺著手道:”陛下經文緯武……“

朱棣一臉嫌棄道:“你怎麼和他們一般的德性?”

朱高熾:“……”

伊王朱?:“……”

其實大家現在還是腦子嗡嗡作響,實在是一時之間接收到的資訊量太大了,此時隻覺得腦殼疼。

張安世則是尷尬地乾笑道:“這是宮中的禮儀嘛,臣來之前,已經學習過很多日子了,就是為了瞻仰聖顏時,不出差錯。”

朱棣倒是釋然,壓低了聲音道:“朕思來想去,你還是欺君,張安世,哼,你這謊話真是張口就來。”

張安世深吸一口氣,到了這個時候,必須得給一個好理由了,於是道:“臣冤枉……”

朱棣聽罷,意味深長起來。

而朱棣的目光,則是落在了太子朱高熾的身上。

太子肥胖,此時還是有些轉不過彎來,依舊拜在地上,大氣不敢出。

朱棣長歎口氣,起身,走到了朱高熾的跟前,伸手將他攙扶了起來,道:“這些日子,委屈你了。”

太子朱高熾聽罷,一股暖流瞬間傳遍全身。

父親有三個兒子啊,唯獨他這個大兒子因為肥胖和身體不好,一直不受勇武著稱的父親垂愛,平日裡對他一直是以君臣之間的態度。

今日這一句委屈你了,或許意思是……他和張安世一樣蒙受過不白之冤,被人謠言中傷,因而,隻是這簡短的一句話,即令朱高熾眼眶通紅起來,一時之間更咽難言。

朱棣隨即回顧四周,道:“好了,繼續吃喝。”

眾臣已是瞠目結舌,卻個個乖巧得如鵪鶉一樣。

朱棣道:“朕今日大壽,都給朕笑起來。”

於是眾人都咧嘴,笑了。

朱高熾和王寧也笑了,比哭還難看。

隻有朱棣旁若無人,將張安世拉到了一邊,指著禦案上的菜肴道:“這個好吃,你嚐嚐。”

張安世眾目睽睽之下,抓起了一個鵝腿,大快朵頤。

“如何?”

“不好吃。”張安世很不客氣地道。

朱棣道:“為何?”

張安世道:“陛下讓臣不可欺君,臣隻好實話實說了。”

朱棣一時不該是痛罵還是讚許。

“以後不要四處胡鬨,知道嗎?更不要學朱勇和丘鬆這些混賬。”

張安世看了看朱棣的麵色,終究下了決心道:“陛下……臣有個不情之請。”

朱棣似乎一眼看穿了張安世的心思,道:“怎麼,想給那幾個混賬求情?”

張安世道:“他們在牢裡挺可憐的,在牢中已是痛改前非了。而且……”

張安世小心翼翼地看了朱棣一眼,繼續道:“而且他們三人……都有經天緯地之才啊,將來一定能成國家棟梁的。”

朱棣聽罷,不屑地道:“到現在還敢欺君。”

“臣仗義執言。”張安世豁出去了。

此時,他猜測過這老兄無數種身份,但是唯獨冇有想過,老兄就是朱棣,朱棣就是老兄。

這顯然是自己陷入了一種思維盲區,想來朱棣也猜測過他無數身份,也絕對想不到他是張安世一樣的道理。

他張安世,是何等的義薄雲天,現在大好機會就在眼前,怎麼著也得給兄弟們說一說纔好。

張安世道:“陛下,此三人……確實都是人才啊,他們從前所犯的事,都是為陛下分憂,是為了陛下的……”

他說到這裡,警惕地看看四周,便將後頭的話略過去,直接道:“臣拿全家作保……”

朱棣一聽,頓時又急眼了,瞪著他怒罵道:“住嘴,朕過大壽!”

“噢,臣知道了,臣方纔口不擇言,萬死。”張安世表情平和了下來。

事情已經辦了,有冇有效再說吧,他的清白之身要緊呢,畢竟為了自己的姐夫,也不能繼續觸怒了這位老兄。

“那臣恭祝陛下萬壽!”

…………

朱瞻基冇有保護張安世。

因為他一進宮,就被抱去了徐皇後那裡,然後……睡著了。

於是被宦官小心翼翼地抱出宮,然後送上一頂暖轎。

朱高熾的心情格外的激動,他冇有選擇騎馬,而是步行。

於是張安世也不得不步行,數十個禁衛,亦步亦趨,隨時保持警惕。

朱高熾牽住張安世的手。

張安世下意識的要將手縮回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