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就是……有大膽之人妄議,說……說蘇鬆大災,人如草芥,此時去采買秀女,實是落井下石,教人寒心。”

朱棣冷笑起來。

他揹著手,罵道:“朕有一個好兒子,還有一個好兒媳啊!”

徐皇後在旁聽得清晰,蹙眉,忙上前勸解:“陛下何以這樣輕賤自己的骨肉?”

朱棣怒道:“若非平日縱容,何至如此?”

徐皇後道:“是非曲直,又怎麼能偏信?”

朱棣此時真是給氣得有些心口疼:“這樣的事,一查便知,還假得了?上千秀女啊,他說招攬就招攬,他眼裡還有朕嗎?現在隻是太子,就奢靡到這樣的地步,蘇鬆的百姓若知,豈不齒冷?”

“他孃的,他皇爺和朕的好處冇學到,竟都將建文那混賬的東西學了個乾淨,將來禍我家者,必此子也。”

朱棣的脾氣,本來就很火爆,尤其是做了皇帝之後,便更加嚴重了。

說罷,朱棣道:“來人,朕要去東宮,給朕準備儀駕,朕要親去東宮收拾這個不肖子。”

徐皇後一言不發。

亦失哈已是膽寒,突然感覺山雨欲來,斜看了花不樂一眼,眼底深處不由得略過一絲鋒芒。

亦失哈從不牽涉儲位之爭,兩個皇子之間,他一向是一碗水端平,可花不樂的‘膽大妄為’,無疑是手底下某些宦官想要孤注一擲,富貴險中求,這引起了他極大的警惕。

就在宮中在張羅的功夫。

徐皇後嫣然一笑,而後揮退了宮娥和宦官,一麵給朱棣繫著玉帶,一麵含笑道:“陛下息怒,若是太子真這樣,陛下是父親,管教是應當的。”

朱棣氣過了,脾氣倒是慢慢平複下來,隻是痛心地歎息道:“他學不到朕的一半啊。”

徐皇後道:“不過……陛下,這畢竟是咱們的家事,陛下若是想去看自己的兒子,何須這樣大張旗鼓呢,外頭的人不知道……還以為出了什麼天大的事呢,依我看呀,還是輕車從簡為好,就像咱們一家子人在北平時一樣,有什麼事,關起門來說不好嗎?再者說了,再過兩三日便是萬壽節,陛下大壽在即,普天同慶之時,陛下何必這樣不痛快。”

朱棣驟然明白了徐皇後的心思。

朱高熾是太子,他若是帶著儀駕去東宮收拾這個兒子,那麼父子不和的事,便算是人儘皆知了。

而徐皇後想要息事寧人,希望此事先關起門來解決,該打就打,該罵就罵,但是不能傷了儲君的臉麵,如若不然……真到了人儘皆知的地步,太子威信掃地,就算想不廢黜也不成了。

朱棣不甘心地瞪徐皇後一眼:“你呀,總是慣著他們。”

徐皇後道:“臣妾也陪陛下一道去吧。”

這話……一說,朱棣心裡隻有歎息,徐皇後若是同去,這不但要給太子遮羞,而且連老子打兒子也打的不痛快了。

徐皇後伸出手,輕輕握著朱棣,便再不發言,隻等朱棣的意思。

朱棣終究歎道:“同去吧。”

朱棣與徐皇後輕車從簡,隻帶了亦失哈和花不樂,還有幾個護衛成行。

抵達東宮所在的春和宮。

朱棣與徐皇後的車駕一到,這外頭的侍衛見狀,忙是上前行禮。

朱棣隻掃他們一眼,冇有理他們,攜徐皇後入宮。

這一路過去,居然少見宦官和宮娥。

朱棣有些奇怪,這些人……都去哪兒了?

朱棣終究心頭還有著火氣,便忍不住罵道:“哪裡還有東宮的樣子,不能治家,何以治國?”

徐皇後默然無言。

一直進入深處,遠遠的……便聽到稀裡嘩啦的木頭吱吱呀呀的聲音。

朱棣越發奇怪,眼睛落在幾處大殿處,而外頭,則見幾個宮女在忙碌,抱著紗布出來。

朱棣道:“卻不知又在弄什麼名堂。”

他感覺那道氣還堵得難受呢,隻恨不得立即見到太子朱高熾,狠狠收拾一頓。

徐皇後卻眼眸子有些恍惚,似乎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待進入了大殿,便見到了一幕離奇的場景。

許多宦官和宮娥正忙碌著,一張張的紡紗機排列,一個大殿裡,竟是數百個宮娥,她們正儘心地紡紗,顯得一絲不苟。

朱棣:“……”

徐皇後一臉詫異,她是紡過紗的人,不過卻從冇見過這樣大規模紡紗的場景。

朱棣忍不住罵道:“看看,這就是東宮,這像什麼樣子。”

隻是他說到這裡的時候,眼睛卻下意識地落向了一個熟悉的背影。

是太子妃張氏。

隻見張氏坐在角落裡的一處紡紗機那兒,身邊幾個宮娥和宦官圍著她,她隻穿著一身布衣,此時正聚精會神,細心地檢查著宮娥們剛剛紡出來的紗料。

朱瞻基則是搬來了一個小錦墩,趴在一旁的工作台上,很乖巧的樣子。

朱棣懷疑自己看錯了。

徐皇後也不由的微微一愣,她的這個兒媳……顯然樸素得連他們都覺得匪夷所思。

這裡嘈雜,所以這幾人進出並冇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不過很快,還是有人發現了朱棣,卻是鄧健剛剛抱著一堆紗料迎麵來。

一看到朱棣和徐氏,嚇得手中的紗布落下,雙膝一軟,便跪了下去:“奴婢……見過陛下,見過皇後孃娘……”

刹那之間,紡紗機紛紛停了,宦官和宮娥們都錯愕地停了下來。

時間彷彿靜止。

太子妃張氏駭然,不過很快鎮定下來,她款款起身,從容不迫地朝朱棣夫婦走來,行禮道:“臣妾見過父皇、母後,父皇和母後怎麼來了?臣妾未能遠迎,萬死之罪。”

朱棣臉上的表情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

徐皇後卻是露出了歡喜的樣子,上前去攙扶起張氏。

不過很快,朱棣和徐皇後的心思,便放在了朱瞻基的身上。

卻見朱瞻基也在張氏的身後行禮。

朱棣搶上前去,一把將朱瞻基抱起,笑著道:“想不想你皇爺爺?”

朱瞻基歪頭思索了片刻,才清脆地道:“想。”

朱棣大喜,隨即便道:“你和你母妃在這裡做什麼?”

小孩子是不會騙人的,朱棣很清楚下頭人弄虛做假的程度,即便是對自己的兒媳,也頗有幾分狐疑。

朱瞻基立馬就道:“紡紗呀。”

朱棣皺眉:“紡紗做什麼?”

朱瞻基道:“賣錢呀。”

朱棣嘟囔道:“你這小小年紀也曉得錢,你是皇孫,不能掉錢眼裡。”

朱瞻基腦袋鑽在朱棣的懷裡,半依偎著,奶聲奶氣地道:“那可不成,父親和母妃說啦,現在咱們東宮的人多,這麼多張嘴,又不請皇爺爺調撥錢糧給東宮,朝廷也有朝廷的難處,不掙錢可怎麼成?會餓死的……”

說著,朱瞻基捂著自己的肚子,一副痛苦的樣子。

“你也曉得餓?”

朱瞻基道:“當然曉得,我現在就餓的很。”

說著,朱瞻基皺著眉毛,一張小臉蛋皺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