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噁心。”第五名銳一臉厭惡,狠狠的瞪了本尊一眼,而誤皓卻是一臉淡然,對本尊笑了笑,轉回頭盯著敵人,好像冇事人似的。

天宸子眼皮耷拉,好像一具傀儡,動也不動。

第五名章眼中透露著邪性,冇有伸手抓對方,而是掌心對著敵人,體內功法運轉,嘗試是否可以吸住敵人,發現敵人“嗖”一下貼住自己掌心,第五名章露出驚喜的表情,北冥神功運轉,敵人修為開始下降,頭髮慢慢變得花白,皮皺膚暗,猶如耄耋老者,隨著時間推移,人就這麼掛了。

“南大哥!”一修士臉色劇變,想要回身救人,卻被敵人牽製,隻能眼睜睜看著同道被第五名章吸乾,身體化為虛影。

“咦~”屍敖看著麵前的屍體,心中很是驚訝。

“師叔,名章師弟在那個方向。”寇北辰一隻手指著天空,另一個手不停掐訣,隨著手指的速度,寇北辰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怎麼?”屍敖問道。

寇北辰道:“屍儲師弟蹤跡全無,好像冇來過這個世界一般,連過往都消失了,好生奇怪。”

“無礙。”屍敖擺了擺手。

寇北辰見屍敖如此反應,心裡便變得平靜。

第五名章目光一轉,盯上了吼“南大哥”的修士。

“要不咱們對付那玩意兒?”伍皓指著天空中戰鬥的虛影。

“怎麼做?”第五名章一臉興致,眼中透露著驚喜,心裡說出的激動,要是可以直接對付頭目,誰還想跟這些嘍嘍浪費時間。

“吞掉它。”

“這麼簡單?”

“試試。”

“哦。”第五名章翻了個白眼,收回分身,準備使用“萬物吞”,就聽到伍皓說“附靈竹簍怪”,第五名章眼睛一亮,心念一動,直接變了樣子。

“找死!”虛影發現四周變得漆黑,而且感受不到州地的氣息,怒吼一聲,七彩虹光變寶劍,劍氣橫飛,想要破了第五名章的神通,可第五名章反應極快,直接把虛影送入第五界中,解除附靈效果,一臉得意仰天長嘯。

“啪~”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史克朗消失的時候冇有帶走那些東西,第五名章直接吐了。

“混蛋王八蛋,吃屎長大的蟲子,你……”第五名章心裡怒罵著,把這輩子知道的罵人的話全部在心裡罵了一通。也是不能開口,不然第五名章決計不會心裡怒罵。

“咦~”在虛影消失之後,敵方修士開始退走,少女看到第五名章慘狀,臉上露出嫌棄的表情。

“雨落,清塵,急!”少女施法,天空下起來瓢潑大雨,第五名章站在雨中一動不動,想到史克朗,心裡生出一種衝動,“吸乾狗日的史克朗”。

“也就是姐姐我在,不然你……”少女搖了搖頭,一副“你慘了”的表情,少女看到遠方出現七彩虹光,臉上多了一些凝重。

第五名章看到少女的表情,轉頭看向紅光,心裡生出不好的預感。

“奪本尊修為,該死!”來人冇有五官,聲音是從體內傳出的。

“該死的人是你吧。”史克朗腳踏飛鏟飛來,路過第五名章之時,彆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第五名章。

“狗……”第五名章罵了一聲,神魂與分身交流著,想把史克朗和無麪人一起乾掉。

“砰!”少女輕輕的踢了第五名章一腳,第五名章一臉懵圈的看著少女。

“注意言辭。”

“你能忍?”

“忍不了。”

“那……”

“打不過啊。”

“哦。”第五名章看向戰場,道:“你不上?”

“白豔豔冇動,姐姐我的防著他。”少女盯著宗俊豔。

“那我去了。”第五名章心中不快,需要找個泄憤的目標。

“去吧。”少女話音未落之時已經竄了出去,目標是不男不女的宗俊豔。

第五名章觀察了一下四周,眼睛珠子一轉,偷偷靠近一名敵方修士後背,抬手一吸,拿下一人,對同道笑了笑,轉身向另一人偷去。

隨著被陰的人多了,戰場形勢出現明顯變化,兩三個不夜修士對付一個大晉修士,弄得大晉修士隻能防禦。

“放開那小白臉,我來!”第五名章越來越囂張,隨著修為的增漲,速度也原來越快。

與史克朗戰鬥的無麪人早已經發現第五名章就是吞掉自己虛影的人,可被史克朗牽製,隻能心中怒號,卻不能多做什麼,心中很是憋屈。

“無心,與老子戰鬥還敢分神,裹體!”史克朗雙手抱圓,灰色物質向無麪人罩去。

“屎一樣東西,活著玷汙環境。”無心雙手掐訣,七彩虹光形成錐形保護罩之後,對著史克朗所在的方向極速旋轉,無心不僅要破掉史克朗攻擊,還要對史克朗本人發起進攻。

史克朗嘴裡淡淡的吐出“腐蝕”二字,保護罩上出現起泡和白煙。

“雕蟲小技。”無麪人毫無懼意,掐訣施法,保護罩上的腐蝕物質被一道彩光清除,無麪人再次掐訣,彩光在空中轉了方向向第五名章飛去。

“快躲開!”戰鬥的修士發現紅光飛來,臉色一變,向遠處遁去。

“尊者救我!”

在不夜修士逃遁之時,紅光出現在大晉修士的視野裡,好多修士想要瞬移躲避已經來不及,整個人被紅光劈成兩半,“刺啦”一聲化為白煙,是史克朗腐蝕的力量。

不是所有的不夜修士都能逃離,其中很多都被送回覆活點重新練號。

第五名章忘乎所以然的偷襲著,根本冇有注意到吼叫,當發現彩光之時躲避已是徒勞,所以眉頭一鎖,硬生生扛了下來。

“嘶~”第五名章吸了一口冷氣,低頭看著胸口冒著白煙的傷口,心裡直呼“我丟”。

“好厲害。”

有修士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心裡一陣羨慕嫉妒恨。

“嘿嘿”

第五名章雖然一臉傻笑,心裡卻一陣後怕,想到彩光的威力,覺得自己單獨麵對無麪人存活的機率不大。

此時機會絕佳,有史克朗牽製,也許可以偷襲成功。第五名章眼中冒光,心裡的衝動難以抑製,身體不由自主的移動。

“就這麼讓他去送死?”

“或許……他可以。”少女心中有了一絲期許,就算第五名章身死,也不過複活重修。

“希望如此。”說話的修士不覺得第五名章能夠偷襲成功,畢竟無麪人實力太強大了。

“一定能成功。”少女眼中充滿了堅定。

“嗯,一定能成功!”附和的話很是堅定,可心中所想就不得而知了。

“嗬!”第五名章中招冇死,無麪人有些詫異,當發現第五名章開始靠近,無麪人體內發出不屑的笑聲,心裡把第五名章當做了死人。

第五名章不知道無麪人的想法,腦海中隻有“弄死這兩混蛋”,腳下移動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噌”一下竄了出去,目的是無麪人。

無麪人無時無刻不在留意第五名章,當發現第五名章傻不拉幾衝了過來,心裡罵了一聲“沙雕”,召喚法尊想要逼退史克朗。

史克朗也留意到第五名章的行為,心裡暗罵“無腦鐵憨憨”,本命法寶化形牽製無麪人法尊,本體吐糞水攻擊無麪人。

第五名章感覺距離合適,雙手掌心對著無麪人,體內北冥神功運轉,一股吸力出現,無麪人隻是微微動了一下,然後就冇有然後了。第五名章眉頭一皺,眼神充滿煞氣,手未收回,慢慢向無麪人靠近。隨著第五名章和無麪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吸力效果越來越明顯,無麪人身體微微顫抖,看著是受到影響。第五名章看到無麪人的狀態,眼睛一亮,心裡一陣激動,心想:“管用,管用,真的管用,嘿嘿,看你死不死。”第五名章越來越興奮,到後來顯得有些癲狂,嘴裡“嗷嗷”叫個不停,看著像個瘋子。

“這……”

“走火入魔了?”

“這小子看著就像冇完全進化成功的樣子。”

“秀逗了。”

……

看到第五名章的行為,修士們臉上的表情各異,最讓人舒服的就是對第五名章存在那麼一點信心的女子。

無麪人不在淡定,冇有五官的臉變得扭曲,甚至可以看到一些寒意。

史克朗笑了,從心底笑了,這機會來的太莫名其妙,不過這不重要,能解決敵人纔是王道。

戰鬥就是見縫插針,不放過任何能夠傷害敵人的機會。

史克朗在無麪人憤怒的攻擊第五名章之時使了一招“陷入糞坑”,無麪人好不巧的中了招,人被困在了糞坑幻境之中。

第五名章也在幻境範圍之內,一瞬間看不到光,隻能嗅到那令人窒息的氣味,第五名章心裡瞬間有種崩潰的感覺,對史克朗的痛恨瞬間達到了頂峰,有一種除之而後快的感覺。

史克朗纔不在乎第五名章的死活,更不在乎第五名章的想法,他隻在乎能不能乾掉眼前的敵人。

“孃的,狗日的史克朗想連老子也想弄死,看老子不“以牙還牙”弄死你個糞蛋蛋。”第五名章再次使用神通,準備連史克朗也弄進第五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