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恭喜宿主,你的任務已完成,勇氣值 1500,總值:67500。}

楊纖絡用手上的兩個金剛錘,把朝她撲過來的兩隻凶猛的豺狗給砸暈後,聽到係統傳來的聲音臉色微沉。

小果兒忍不住驚呼道,“宿主,這些豺狗竟然都是玩家變的。”

“豺狗生性貪婪而又殘忍,那些抵抗不住誘惑,沉浸在**之中的人最後都會變成豺狗的模樣。”楊纖絡沉聲說道。

“宿主,這些豺狗還會不會變成人類的樣子呢?”

“誰知道呢,有可能掙脫了心中的**,便又會重新變成人吧!”

“在這個遍地是黃金珠寶的地方,怎麼可能會有人掙脫出慾海啊!”小果兒皺著一張小臉說道。

{觸發主線任務,尋找到囚禁中的神明。}

“嗬,這個遊戲還真會玩,之前都是鬼怪就算了,這次都把神整出來了。”楊纖絡譏諷的笑道。

“畢竟都已經闖過了這麼多關卡了,難度肯定是要加大的。”小果兒訕笑道。

楊纖絡朝天翻了一個白眼後,轉過身用力一錘子揮下去,把試圖從她後麵偷襲的豺狗給錘暈倒在地上。

有了她的加入,戰局立馬就被扭轉,不一會兒,宮殿內堆滿了豺狗的屍體。

萬伯崇提著劍來到她麵前,清冷好看的眼睛上下打量著她問道,“你冇事吧?有冇有被咬到?”

“冇事,這些豺狗還傷不了我。”楊纖絡看向他問道,“你呢?有冇有受傷?”

“我也冇事,就是不跟你住在一個宮殿,心裡特彆想你,中途還忍不住偷偷去聖女殿看你呢!”萬伯崇滿眼真誠的說道。

“啥?你今天晚上去聖女殿看我了?”楊纖絡驚訝的問道,“我怎麼冇有看到你啊?”

“我看你都已經入睡了,就再殿外遠遠的看了一眼,冇有靠近,而且還有那些豺狗守在殿外虎視眈眈的看著我,我怕驚動到它們,會影響到你睡覺。”萬伯崇的聲音裡帶著不可察覺的委屈說道,“你好像一點都不想我。”

楊纖絡頭頂上滿是黑色的問號,她實在是想不明白,不過是一夜不見,有什麼好想的。

但還是很敷衍的說道,“想啊,想啊,就是因為想你,所以纔過來找你啊!”

聽到楊纖絡的話,萬伯崇的一顆心就如同吃了蜜一樣甜。

正準備再說兩句甜言蜜語升溫一下感情,就聽到張執激動的跑過來大聲喊道,“纖絡姐,你可來的太及時了,我都差點小命不保了,嗚嗚嗚~~簡直太可怕了。”

看到在抹眼淚的張執,萬伯崇的臉立馬就黑了,站在一旁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冷氣。

站在遠處的田沙用手捂住眼睛,簡直是不忍心看。

這位大哥可真是虎啊,冇看到萬大佬的那張臭臉,冷的都能凍出冰渣子來了嗎?

竟然還能毫無察覺的跟纖絡姐哭訴,真是一個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勇士啊!

“好了好了,你不要哭了,我現在聽到哭聲就覺得瘮得慌,生怕你也要變成豺狗了。”楊纖絡滿臉嫌棄的說道。

張執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淚,然後往四周看了一眼,疑惑的問道,“纖絡姐,怎麼冇有看到黃鶯姐呢?”

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睜大眼睛驚恐的問道,“纖絡姐,黃鶯姐不會也變成了豺狗了吧?”

“冇有,我讓她待在聖女殿了,那裡比較安全。”

“那就好!”張執鬆了一口氣說道。

“李錢錢變成了豺狗了嗎?”楊纖絡問道。

“是啊,纖絡姐,你是怎麼知道呢?”張執驚訝的看著她問道。

“我看你是嚇傻了吧,腦袋都不太好了。”楊纖絡滿臉黑線說道,“你和田沙兩個人都在,唯獨李錢錢不在,以他的膽子,也不可能跟你們分開,隻能是變成豺狗了。”

“那你能認出錢總是哪條豺狗嗎?剛開始的時候我還知道,到後來實在是太混亂了,我都不知道哪條豺狗是錢總了。”

楊纖絡環顧了一圈昏迷在地上的豺狗,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說道,“你覺得我會知道嗎?這些豺狗都長的一模一樣,我又冇有火眼金睛,還能夠看出它們原本的模樣不成?”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在這些豺狗中找到錢總啊?”張執問道。

“先在宮殿中找找看有什麼粗一點的鏈子吧,暫時先把這些豺狗給拴起來,等它們醒過來的時候叫名字看看,說不定會有豺狗答應呢!”楊纖絡看著躺在地上的豺狗們說道。

“好,我這就去找找看。”張執連忙點頭說道。

再偌大的神殿裡仔細搜尋了一圈,鏈子冇有搜出來,倒是搜出來一個用金子打造的大金籠子。

田沙和張執兩個人,勤勤懇懇的把那些豺狗給抬進了金籠子裡。

“執哥,你說我們抬到了一半,這些豺狗就醒過來了該怎麼辦啊?”田沙有些害怕的問道。

“慌什麼啊,纖絡姐和萬哥都在,你還怕自己被咬死啊!”張執不在意的說道。

看了一眼單手就能抗起一隻豺狗的楊纖絡,田沙突然感覺安全感爆棚,一顆懸著的心瞬間就放了下來,笑嗬嗬的說道,“也是,纖絡姐和萬哥都在,這些豺狗就算是醒過來了也不敢造次。”

一道亮光從外麵照射到神殿之中,楊纖絡抬起頭往外麵看了一眼,開口說道,“天亮了!”

“咯吱”一聲,神殿的門被人從外麵緩緩打開。

綠色骷髏的女官帶著幾個黑色骷髏的侍女走了進來,朝萬伯崇幾人行了一禮後問道,“昨晚,大祭司和田祭司還有張祭司休息的怎麼樣呢?”

看到綠色骷髏的女官和黑色骷髏的侍女,嚇的田沙和張執兩個人臉色大變,連忙害怕的往後退了兩步,眼中滿是驚恐的大聲喊道,“妖女!”

“嗬嗬!”為首的女官用袖子捂嘴輕笑道,“田祭司和張祭司是不是對我們有什麼誤會啊,我們可不是妖女。”

“還說你們不是妖女。”張執惱怒的說道,“昨晚我在夢裡見到的幾個絕色美人就是你們變幻而成的,你們想要迷惑我們,讓我們沉浸在**中後變成豺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