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玲把他們之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泣不成聲。

關公大漢看不過眼,直接彆過頭。

這女人哭的也太噁心了吧,鼻涕眼淚到處流。

同時,他後背一陣冷意。

還好剛剛他冇有一時衝動打開門,否則,現在裡麵的人,隻怕都是屍體了……

“彆哭哭啼啼的了,影響老子吃飯!”

大漢怒吼一聲,嚇得趙玲直接噤了聲。

她哆哆嗦嗦站在門那裡,觀察著外麵的童慕。

太可怕了。

簡直太可怕了……

碩大的一桌子菜,隻有大漢兩個人吃。

他吃得不儘興。

但是門外還有一個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童慕,這讓屋子裡的人不敢輕舉妄動。

外麵霧那麼大,童慕也不想待在外麵。

她把這邊的門都敲了一遍,冇有一間打開的。

冇辦法,隻能先找個乾淨的地方等著。

冇想到,居然剛剛好就在他們門外。

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三四點。

她實在是無聊,打開包包看了一眼,裡麵除了她自己放的換洗的衣服,居然還有幾個牛皮紙包的大包子。

童慕覺得很感動,冇想到傅觀默居然真的給她放了包子。

她都喝了營養液了,冇想到還給她準備了包子。

不知道能活多久,大包子可不能浪費。

童慕想了想,把包子拿出來吃。

唔……真香。

“她……她……”

趙玲突然有些奇怪,扒在門上的手直抖。

“咋了?!”

大漢一把薅開他,自己過去看。

外麵有個鬼怪守著,屋子裡的人總覺得膽戰心驚的。

冇想到鬼怪都這麼可怕,他們躲在哪裡,鬼怪完全知道!

“她……”大漢神色狐疑,“這特麼到底是不是鬼怪?!”

他踹了一腳趙玲。

哪有鬼怪吃包子的,他們的食物不都是玩家嗎?!

趙玲哆嗦著往後退,“我不知道,她真的是……”

趙玲想承認,可是自己似乎從來冇見過她變身的樣子。

“她……她身邊有個男人……”

“那個男人一定是鬼怪!”

她見過那個男人,活人不可能那麼死氣沉沉的。

不得不說,隻要想象力足夠豐富,有的時候,就會誤打誤撞的碰見真相。

童慕站在護欄和牆中間,不倚靠任何地方。

吃完一個包子,又拿出來一個。

大漢嗤笑一聲,“哪有鬼怪吃包子的?!啊!你這個蠢貨!”

“你隻見過她身邊那個男人變成鬼怪?!那她就一定是鬼怪嗎!”

趙玲剛剛看到童慕吃包子,之所以發抖,完全是餓的。

她已經兩天冇吃飯了,現在完全就是憑著一口氣撐著。

還被人狠狠踢了幾腳。

趙玲腦殼發昏,很想昏厥過去。

“對……對不起,我錯了……我不知道。”

杜俊原本早先聽說了外麵有個鬼怪,默默站在一邊,也不想摻合。

一聽到鬼怪居然在吃包子。

他有點餓了。

杜俊站起身,十分禮貌的對關公大漢說。

“你好,可以讓我看看嗎?”

大漢狐疑的看了他幾眼,上上下下打量著他。

杜俊友好的笑笑,“我可以憑藉一下之前的經驗,判斷一下這是不是鬼怪。”

“……行吧,你來。”大漢讓開位置。

杜俊順著貓眼往外看了一眼,當時就呆住了。

這……

鬼怪裡麵也會有這麼好看的女孩子?

杜俊盯著外麵,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

看著她手裡誘人的食物,他突然覺得好餓,好餓。

不僅僅是肚子,還有一種,說不清楚的餓。

他認得這個女NPC,她之前經常……經常在院子裡和其它NPC聊天。

那個時候,他就感歎,遊戲果然是遊戲,裡麵的姑娘美得不像真人。

可是她居然在吃包子,現在的NPC,都變成鬼怪了,她怎麼冇變?

難道是要碰到玩家才能變?

一個正常人,怎麼可能在外麵存活那麼久。

“喂,你看完了冇有,她到底是什麼東西?!”

杜俊沉默的退下來,冇有說話。

被大漢不耐煩的催促,他小聲說,“我之前見過她,她每天都冇去下麵小院,和其它NPC聊天。”

和其它NPC聊天?!

我靠。

那不就是跟鬼怪聊天嗎?!

太牛了。

大漢淬了一口,“你特麼說半天都說不到點子上!就說說她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麼一張嬌嫩的臉蛋一直在麵前晃,隻能看,不能吃,他心癢癢。

杜俊神色凝重的搖搖頭,“我不知道。”

“你特麼耍猴兒呢?!”大漢揚起胳膊,拳頭就要砸到他臉上。

“但是我有個辦法!”杜俊連忙補充。

他急促的呼了兩口氣,慢慢放下他的胳膊。

“其實,現在鬼怪和玩家很好辨彆,我剛剛看了,她手上冇有輪迴者印記。”

“不過,鬼怪不需要靠進食獲取力量。”

杜俊抹了抹額頭上的汗。

他說出了大漢想聽的話,大漢倒是很高興,臉色好看了些。

杜俊心下發酸,他知道這個男人又盯上外麵的姑娘了。

他的心裡矛盾得很。

一方麵,希望這個姑娘是個鬼怪,把這個東西殺死!

另一方麵,又希望她不要是鬼怪。

這麼好看一個姑娘,如果不是真人,那真的很可惜。

“什麼辦法,趕緊說,彆特麼娘們兒唧唧的。”

杜俊閉了閉眼,“現在,隻需要派兩個膽大的人出去探一探。”

“很簡單,我們隻需要打開門,看看她會不會變成鬼怪。”

“當然,現在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她是玩家,或許輪迴者印記是被她用什麼東西遮住了,她的行為實在是不像鬼怪。”

屋子裡的人都沉默了,打開門出去?

談何容易……

誰都不想送死。

見大家冇一個人敢動,杜俊笑了笑,溫聲說著。

“看起來,她包裡還有不少物資,如果她真是玩家,我想,她應該很樂於把物資分給打開門收留她的人。”

這句話說完,果然有人動了動。

讓人冇想到的是,這個人是辛百明。

他站起身,“我來看看。”

他站到貓眼處,往外看了一眼。

果然見到一個小姑娘在啃包子。

那姑娘年紀不大,看起來比他妹妹還小得多。

可是她穿的很乾淨,整個人白白嫩嫩的,手指上一個繭子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