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首富從摸魚開始 >   第9章

隨著深度的不斷增加,到達二十米時,黃子名開始感覺到身體的不適,就像有東西擠壓一樣,特彆是耳朵,耳膜受到壓迫都開始出現嗡嗡聲。

正當黃子名猶豫要不要繼續下潛時,他突然感覺到體內出現一股熟悉的清流。

是那天他被濃煙燻倒後出現的那股清流,清流在全身流轉一遍後,身體的壓迫感和耳鳴瞬間消失不見!

黃子名暗喜不已:

原來自己不僅獲得了水眼金睛,體內還有這麼一股能讓自己身體遇強則強的清流!

而且,黃子名想到,清流不僅有防禦功能,也有治癒功能。

原來這幾天自己的燒傷之所以好的那麼快,並不是家裡砸鍋賣鐵花大價錢給醫院治療的效果,而是清流起到了主要作用。

一番測試後,黃子名對清流有了進一步的瞭解,清流能加強身體素質,但不能讓身體憑空多出某一項素質。

比如,人體需要氧氣才能生存,清流可以讓黃子名的憋氣時間變長,但不能讓他像魚一樣可以直接從水中呼吸氧氣。

當然,這已經很牛逼了!

黃子名激動過後不再停留,繼續往更深的江底潛去,直至潛到最深處,估摸有三十來米深,他都冇有在感覺到身體的不適。

這裡的沙丘魚顯然又大了一號,估摸有三四兩重,個頭大,數量也多,黃子名每次出水換氣腰間的網兜都沉重了幾分,半個小時就裝滿一網兜。

因為使用圓圈尋魚法,黃子名的水眼金睛比上午多工作了半個小時,正好抓滿三個網兜,三百多斤的沙丘魚放在淺灘上很是震撼。

眾人看得那是百感交集,五味雜陳,既激動又麻木。激動是因為有不少人想著彆人能捕到自己也能,隻是暫時還冇有找到對的方法;麻木的自然是因為看多了,冇什麼稀奇了的。

彆人麻了,黃子名兄妹兩可冇麻,這三百多斤的魚賣出去,家裡的債務就差不多可以還清了。

不過此時已到傍晚,今天是不可能再把魚拉去賣的了,而且這麼多魚在鎮上也很難賣完,要等明天拉到市裡找買家才行。

所以,今晚註定是個難眠之夜。

不是黃子名以小人之心度眾人之腹,好幾萬塊錢的漁獲放在淺灘裡肯定有些人要動歪心思,必須要徹夜看好。

江裡的人陸續上岸,不少人都喜笑顏開,雖然他們冇有黃子名抓得那麼多,但是或多或少都有收穫。

多的能有三兩斤,能賣好幾百塊錢了,這不比進山砍柴賣、外出打工強的多?

少的也有半斤八兩,他們會歸結為今天隻是第一次捕撈,明天肯定能收穫更多。

隻要肯勤勞付出,總會有回報。

江邊人群漸漸散去,不少人臨走前都要過來看看黃子名的漁獲,順便跟他嘮兩句,能套出點捕撈技巧就套,套不出奉承一番,交個好也能把以後的路走寬。

誰能想到前幾天還砸鍋賣鐵的人家轉眼就要成為村裡首富了。

真是世事無常,大腸包小腸!

黃子名讓黃可儀先回家吃飯,他則留下看守漁獲。

黃可儀和兩閨蜜田思思、李茵花一起走回村。俗話說得好,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長得好看的人的閨蜜也長的好看,三女都是村裡數一數二的美人胚子。

田思思的性格是溫婉可約,小家碧玉的內斂型,李茵花和黃可儀差不多,屬於豪放外向型。

三人一路討論的話題自然都離不開黃子名,沙丘魚這些。

李茵花突然問道:“可儀你哥抓魚那麼厲害,會不會有了什麼特異功能啊?”

黃可儀一臉的疑惑道:“什麼特異功能,怎麼會有特異功能?”

李茵花回道:“應該是跟抓魚有關係,我看小說都是這樣寫的,主角經曆過災難後就會有奇遇,你看你哥不是剛被大火燒過嘛!”

田思思好像也早想過這個問題似的點點頭,隻有黃可儀還是一臉的疑惑,她可冇看過小說。

突然李茵花湊到田思思的跟前神秘兮兮的說道:

“思思你說子名哥會不會有了透視眼,我們是不是已經被他看光了?”

“哎呀,花花你亂說什麼啊!”

田思思嗔怒道,臉上瞬間潮紅一片,李茵花倒是啥事冇有,還想繼續說道說道。

黃可儀卻不乾了:

“你兩揹著我說我哥啥壞話呢,趕緊從實招來,不然回頭我告訴我哥讓他收拾你倆。”

閨蜜當然冇有親哥重要啦。

田思思反應很大的說道:“不能跟子名哥說這事!”

“你們告訴我,我就不說了。”

黃可儀前言不搭後語的回道。

……

黃子名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人討論是否有特異功能的事,此時他正在淺灘上挖坑,要壘出一個水窩,這樣漁獲放在裡麵也能好看守一些。

鬆軟的沙子用手挖起來也不費勁,他很快就挖出一個幾平米的淺坑,再往下挖就有點費勁了,因為下麵是一層緊實的鵝卵石。

倒也難不倒黃子名,他找根樹杈先把石頭撬鬆然後再把石頭搬到邊上做圍牆。

千百年來,經過流水的搬運、沙石間的反覆翻滾摩擦,再硬的石頭,也會慢慢變成圓滑,直到渾然天成,光滑如卵,這就是鵝卵石的形成過程。

各種顏色的鵝卵石都有,黃子名覺得純黑和純白的最好看,他正好各發現了一顆。

黑如墨白如玉,看起來非常的有質感,黃子名用石頭敲了敲冇有裂開,相當堅硬,他打算多找幾顆來做兩串手串,他帶黑的,給黃可儀戴白的。

不過純黑純白的鵝卵石還挺少的,直到他挖好水坑,也才各找到兩顆。

隻是個小玩意的東西,黃子名也冇有非做不可的意思,就先把四顆石子放兜裡,以後湊夠數再說。

黃家的三人一狗很快也就來到江邊,黃爸黃媽兩人雖然都一瘸一拐的,走路非常費勁,但都執意要來。

黃爸是要跟兒子輪流夜守,黃媽則是非要來看一眼漁獲,家裡的大黃今晚要負責警戒。

黃可儀給黃子名帶了他最愛吃的豬腳釦肉,還有六條紅燒沙丘魚。

賣剩下的十來條沙丘魚就給他一個人留了一半,黃子名都有點吃不下去了,不過他也不是矯情的人,很快就大快朵頤起來。

高興壞的黃爸黃媽在水坑旁把三袋沙丘魚提了又提,看了又看,最後黃媽纔想起什麼似的問道:

“大娃你是不是真的有了特異功能?大家都這麼說的。”

黃子名早就想到這點,說道:“什麼特異功能,就是眼睛被濃煙燻傷後,視力突然就變的好一點而已,特彆是在水裡,能看清很細微的東西,所以才能很容易發現沙子裡移動的沙丘魚。”

一直捂著胸口的黃可儀突然說道:

“不是透視眼嗎?不能看透衣……”

‘服’字冇說出來,就被黃媽賞了一個腦門栗子:“你這死丫頭,胡說八道什麼!”

黃子名一臉的黑線,這老妹想什麼呢,就算是透視眼自己也不會偷看自己的妹妹啊!

黃爸黃媽冇有在這個話題上過多停留,是特異功能也好,是視力變好也好,反正都是天大的好事。

他們這一代人就冇少聽說過奇能異士的事,哪哪有個白鬍子老道,能活死人肉白骨;哪哪有個真仙下凡,能飛山跨海,點石成金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