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首富從摸魚開始 >   第8章

“這次你就不要下水了,大姑孃家的!”

臨下水前黃子名嚴肅的對黃可儀說道。

儘管他喜歡看彆人家的大姑娘小媳婦遊泳,但是卻不想讓彆人看到自家妹子濕身的樣子。

“姑孃家怎麼了,我穿著衣服呢,你看江裡不是也有很多女的嗎?”

黃可儀不服的反問道。

“因為她們都冇有你好看,待會人家光盯著你看了,你不覺得……虧得慌?”

黃子名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不覺得啊,不都說男女平等嗎,憑什麼你們男的穿個褲衩就可以大搖大擺的下江遊泳,我們女生就要穿的嚴嚴實實的,這很不公平呀!”

黃可儀嘟嘟囔囔道。

黃子名扶額,說的好有道理自己都冇法反駁了,好在此時黃可儀的兩個閨蜜向她走了過來。

“你看思思她們就很矜持冇有下水……聽話,明天給你買套潛水服再下。”

好說歹說,終於把黃可儀勸住,黃子名不再耽擱直接往深水區遊去。

來到水深十米左右的地方,光線已經很暗淡,水壓也有明顯變大,普通人潛到這裡再想撈魚就比較難了,就算是黃子名一開始也稍稍感到有點壓迫,不過他很快就適應了下來。

水眼金睛開啟,沙石底下的情況再次清晰可見,掃了一遍附近的沙堆就發現好幾條沙丘魚,它們的個頭明顯要比淺水區的大一號,每條都有二兩多重,五六條就能有一斤。

其實,隨著水位的加深,不僅沙丘魚在變大,其他的魚類也一樣大了不少,而且數量也變多,花魚草魚,青魚鯉魚,黃子名就看到了不少。

不過這些魚的價格遠遠比不上沙丘魚,用抄網也冇法捕撈到,所以黃子名就冇怎麼在意它們,還是專心捕撈沙丘魚要緊。

正所謂人老精馬老滑,魚變大了也會更難捕撈到,它們更加警覺,逃竄的更快。

好在黃子名剛換了一個大抄網,他特意選了一個鋼圈是半圓形的,這樣更適合在沙子裡抄魚,一網抄過去就像切豆腐似的切走一大片沙子,直接就抄中了五條沙丘魚。

有兩條離的比較遠,跑出了抄網的範圍快速往沙子深處鑽,很快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黃子名試圖集中意念想看穿更深的沙層,冇想到還真有效果。

他依稀可以看到那兩條沙丘魚的輪廓,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確實看到了,這讓他驚喜不已。

因為這個透視厚度是上午還不能達到的,這說明他的水眼金睛在不斷的增強!

“應該是跟身體素質有關,以後要多吃飯,多運動才行!”

黃子名尋思著就把兩條漏網之魚抄起來後,繼續往前探尋,他找到了一個效率比較高,又可以避免連續不間斷的使用水眼金睛的方法,圓圈尋魚法。

先站在一個點,開啟水眼金睛仔細查詢以四五米為半徑的圓圈區域,有沙丘魚就捕撈,冇有就關閉水眼金睛換到下一個點。

就這樣,黃子名以這種地毯式的方法在江底尋找著,因為深水區還冇有人來找過,所以基本每個圓圈裡都有兩三條沙丘魚,多的地方能有十來條。

幾分鐘後,當黃子名第一次出水換氣時,網兜裡的漁獲已經有五六斤。

“老哥你終於出來了,你再不出來我就要下去找你了,深水區的沙丘魚是不是更大更多,趕緊給我看看漁獲!”

看到老妹和她兩閨蜜都用期盼的眼神看過來,黃子名是很想炫耀一番的,但是他不能。

其他人本來就嫉妒羨慕恨,你再拿出來炫耀一番那不就更加招恨了嘛!

而且,讓眾人看到他這種上魚速度後,他還想好好抓魚?

想到此,黃子名隻能敷衍的回道:

“和淺水區的差不多吧。”

但是,他剛說完,身旁就竄出幾個人頭,其中一個是黃子名鄰居家的孩子,小名叫水生,十三四歲,聽說是他這一代孩子中水性最好的,他看到了黃子名腰間的網兜,激動的大喊道:

“好多!子名哥又抓到了好多沙丘魚,你們看!”

黃子名有點無語,你說就說唄,怎麼還上手了捏,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的嘛!

果然,當水生托起網兜,眾人看到裡麵的漁獲後都不淡定了。

之前大部分人都隻是聽說黃子名能在短短一個小時內捕撈到幾十斤的沙丘魚,多少還有些懷疑。

畢竟村裡的八卦就是這樣,話傳話人學人,每傳播一人,其程度可能就會被誇大幾分,最後就會出現這種情況:

蝦米說成龍蝦,白條說成黑魚,針頭說成鐵棒,鞭炮說成導彈……

岸上蛙聲不斷,之後就是一片嘈雜的喊聲:

“大牛你不要在那裡瞎撈了,快點過去跟你子名哥學學!”

“那口子你還杵在那裡乾嘛,過去看看人家是怎麼抓的啊!”

……

各種支配聲此起彼伏,都是讓自家人趕緊去看看黃子名是怎麼捕撈的。

黃子名自然不能讓人看見他捕撈時的情況,立馬轉身就潛入水裡,但是旁邊的幾個小夥子也紛紛跟著下潛。

一個個小夥子水性是真好,黃子名剛潛到江底他們也跟到上方,一個個大眼瞪小眼,就想看看黃子名究竟是怎麼捕撈的。

黃子名無奈,這清沙江又不是他家的,趕人肯定不行,那就做做樣子給他們看吧。

他冇有開啟水眼金睛,隨意尋找著,時不時就揮動抄網抄一下,有時候能抄到沙丘魚,大多時候是空軍。

方法就是他之前說的靠肉眼檢視沙子的動靜。

黃子名以為他們看到自己操作冇什麼稀奇之後很快就會走開,但是情況和他預想的完全不一樣,人不僅冇有變少,反而越來越多起來。

一開始隻是小夥子們來圍觀,後麵連大姑娘小媳婦都遊到了附近,憋氣好的就跟在水下觀察,憋氣差點的來回換氣也要跟著看。

不能再跟這幫人耗下去了,他們抓不抓沙丘魚對他們影響不大,但是自家不僅要掙錢還債,還要掙錢給爸媽治傷,還有自己和老妹的學費都要靠抓沙丘魚掙到。

想到此,黃子名不再理會眾人,出水換了氣就直接往中間的主航道,水深可達到二三十米的區域遊去。

那裡基本冇人能裸潛到底,黃子名以前也不行,但是現在身體有了異變,他想試試,如果能扛住,那後麵的捕撈就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