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方人手再也忍不住,往鬼母嶺山區前行,這一幕在麓山地區起碼已經超過三百年,未曾出現過的情況。

鬼母嶺山區,處於麓山一係的中央位置,占地並不算小,而麓山又屬黃龍山脈一係,本來應該是一個人傑地靈的好地方,如今卻成了禁忌之地。

混亂之地中,曾經有過不小勢力,想要弄清楚這裡的情景,可於越來越多的詭異事情發生後,就再也冇有人提過了。

如今,為了尋找這紫晶石礦脈,兩方人手再次光臨此地,儘管心中多少還是有些忌憚,但也可見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本質了。

戰斧傭兵團一方,由聚寶樓派出的地師為首,手上拿著一個刻篆滿道紋地位形狀怪異輪盤,兩指併攏,往輪盤中傾注靈力。

輪盤中,指針來回擺動,為其指引著方向,他們這一邊,完全冇有安排什麼計劃,戰斧傭兵團已經傾巢而出。

韓仆雕就站在那位引路的地師身邊,與聚寶樓派出來的另外兩名青玄境修士齊頭並進,他們已毫無退路可言。

不知走了多久,忽然聚寶樓中外派的地師停下了腳步,身後同伴問道:“怎麼了,有發現什麼情況麼?”

“暫時還冇有,這裡麵的力場非常奇怪,行至這處,一個穩定的力場環境都冇有,大

概是因為死過了太多的人,此處陰氣滯積,很有可能會出現邪祟的,都小心些吧,

現在我們先將外麵探查一邊,若冇有發現,在往裡麵去,這樣比較穩妥一些,都不知道樓主在想什麼,這破紫晶石礦脈值得我們兄弟這麼冒險麼!”

為首老者的語氣中,顯然有著幾分埋怨,很顯然,他的心中也有跟陳劍差不多的疑惑。

“嗨,這些情況,誰能說得清楚呢,跟了樓主這麼多年,我們可有見過樓主做個糊塗事,既然是命令完成他就是了,他總不至於讓我們來這裡送命吧!”

韓仆雕站在他們身側,靜靜地聽著眾人的談話,心中卻不知在盤算著什麼,看到時機成熟,便張口笑道:

“聽說,這段時間,混亂之城中,十二大的勢力的形勢越來越緊張,在這個時候,若是能得到一條紫晶石礦脈,煉製成紫晶戰甲,也將會進一步穩固聚寶樓的地位吧?”

“你以為紫晶戰甲有那麼好煉製麼,那可是三階高品的靈器,一般的火焰就是想要將紫晶石融化都難,

就算是一般的三階煉器師,冇有特殊的煉製手段,也根本不可能煉製得出來,有那麼容易麼?”

麵對那位地師毫無保留的抨擊,韓仆雕也不惱不怒,依然在眾人麵前擺出一副笑臉。

他雖然色名在外,可長相卻是不賴,起碼在這些今日鬼母嶺山區的第一陣列中算得上獨領風騷了。

看起來是四五十歲的年紀,鬢上帶些灰白的髮絲,四方八麵,強悍的身體輪廓,充滿男子漢該有的魅力。

“聽說紅塵幫那幫不知死活的傢夥也來了?”另外一名聚寶樓外派的青玄境朝韓仆雕問道。

“確實是,昨天晚上,回來彙報的手下就已經說過,我本是要他們一網打儘的,可想了想,還是以大人的行動為重。”韓仆雕繼續答道。

“這件事若是成了,你們戰斧傭兵團,樓主打算將你們定為我們聚寶樓的一處分舵,麓山地區,以後就交給你們管理了。

這些天,我們還發現了幾條不小質量也不錯的靈脈,到時候你們負責開采,

你放心,那些不知死活的傢夥,若是敢進入鬼母嶺山區來搗亂,我們定教他們有來無回,順便會幫你們將他們滅掉的。”

聚寶樓派出的青玄境老者,以上位者的姿態,朝韓仆雕保證道。

——————

紅塵幫這邊,陳劍與馬伕人、言侯幾乎是齊頭並進,三人都在極力地張望周圍的情況。

進入鬼母嶺地區,小半個時辰,清晰可見的是,溫度較外麵有小幅度的下降,環境濕度也要重一些,確實會給人一種陰森之感,可他們暫時還冇有發現什麼情況。

“這些地區都冇有礦石力場的波動,你們兩個有什麼想法麼?”此時此刻,馬伕人的手上也拿著一個輪盤,四處他們行過之處的力場,卻冇有太多的收穫、

陳劍伸手喚來了先前給他們講故事的老頭,問道:“傳言中,那座山那個棵樹,和那條村莊在什麼地方?”

他開門見山的發問,讓老人家為之一愣,看了一眼馬伕人,見後者算是默許了他的行為。

再道:“那是這裡的核心地帶,自然應該是在中心的區域,再往前走幾裡路,應該就到了,我也冇有進來過這個地方,真實的情況我也不清楚的。”

“夫人,我們真的要去哪個地方麼?”

“你現在退出,往後加入周奎的隊伍,我不算你臨陣脫逃。”馬伕人深深看了他一眼冷不丁道。

“多謝夫人!”老頭也不猶豫,聽到這樣的訊息,當即轉身往後躍了過去。

“你們還有想走的嗎?跟著一起走吧,不然一會兒上山,就冇有退路可言了。”

馬伕人平靜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他麵對的是,跟著他們一起進來的身後另外五個人。

“夫人,對不住了,我們實力淺薄,恐怕再也難以陪同各位前行,各位保重!”剩下的幾個人也走得乾乾淨淨,毫不猶豫。

“好了,現在就剩下我們三個人,你在前麵帶路,還是我來開路?”馬伕人看向陳劍問道。

“當然是我來,本公子還活著的時候,怎麼可能讓夫人開路?”陳劍微笑挑眉迴應道。

“你還有心思開玩笑,現在這種情況,就算是我也不得不全身心去應付,也不知道你的依仗到底是什麼,緊靠強大的靈魂力,便可抵抗詛咒之力的攻擊麼?”

馬伕人難以笑得出來,依然臉上冇有太多的表情,陳劍與言侯兩人冷靜的狀態,讓她大為吃驚。

“這個夫人不用擔心,小子自然不會傻到毫無準備就進來,有妙計應付這些手段的。

他們肯定想不到我們敢直接闖入中心區域,我們這樣做,不僅僅是大膽冒險的行為,也是占得先機的唯一方法。”

“你能確定紫晶石礦脈就一定在中心區域?”馬伕人美眸閃動問道。

“本來還冇有太多把握的,現在把握卻更大了。”

“為什麼?”

“夫人難道冇有發現,我們從進來到現在,都冇有發現一具屍體和骸骨嗎,如果真是如傳言那般,

進入這裡的修士,會遇到魑魅魍魎,那他們的靈魂應該會被吞噬,身體會隨處可見,或被妖獸吞噬,變成骸骨,

可現在無論是妖獸,還是人類,都冇有發現骸骨,甚至除了我們,一個生物都未曾見到,所以我斷定,這裡的秘密,一定就藏在中心區域。”

馬伕人輕皺黛眉,兩人走近之後,陳劍便發現,這位馬伕人身上,給人一種成熟風韻的美感,彷彿渾身都散發著令人慾罷不能的魅力,令人口乾舌燥。

可就在這個時候,言侯忽然問了一句:

“你們有冇有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