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夫人的營帳,裡麵還有客人,你怎麼可以隨便硬闖……”

兩個年長老者不管不顧闖入營帳後,秋月、扣兒想要將他們攔住,卻是難以做到。

很顯然,隻觀其麵色和語氣,便知道來者不善的兩個老頭,根本冇有給他們機會。

紅塵幫能在混亂之地外圍長久稱霸一方,也並不是紅塵幫幫主一個人的功勞。

其中當然少不了,幫派中一起拚搏,一起扛槍,一起受罪,僅僅是冇有一起同過床的長老們的功勞。

所以,儘管馬夢靈貴為幫主夫人,身份地位也冇有比長老高貴很多。

“算了,月兒你們先出去吧!”竹簾裡麵再一次傳出了聲音。

陳劍仔細打量了進來的兩個老者幾眼,見他們滿臉皺紋,鬢髮皆白,紫府圓滿的修為,大概是殺人殺多了,給人一種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感。

兩位侍女聽到吩咐,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退了出去,營帳內的氛圍隨之變得怪異了起來。

“既然夫人還有要事,又不方便收留我們,那我們就不打擾了,還請夫人指一條明路,讓我們兄弟離去。”

隨著兩個來者不善老頭的加入,陳劍終於嗅到了一些複雜的味道,從他們的語氣和行動上,他是感受到這位幫主夫人的身份地位已經被動搖。

不管發生了什麼,他大概能夠猜到,這位夫人並不是他想要投靠的人物,起碼現在不是。

但他這個時候,想要離去卻是晚了,新來的這兩個老頭,明顯冇有要放他們走的意思。

“哼,怎麼可能讓你們就此離去!”

“我聽說你們兩個殺了戰斧傭兵團的一個小番隊的人,那等同於與他們結下了死仇,我們現在若是放你離去,豈不是等於主動與戰斧傭兵團為敵?”

為首走進來的那個老頭滿目森然,看著陳劍直言不諱道。

竹簾內,夫人的聲音再次傳出,但這一次,她的語氣終於有了情緒上的變化。

“楊長老,他們兩個救了月兒和扣兒他們,是對我們紅塵幫有恩的人,按照我們紅塵幫的幫規,‘是為有恩者,必報之’,我們現在無法給予他們幫助也就罷了,怎麼可以落井下石?”

被稱作楊長老的老頭,繼續冷笑不止,強勢道:“落井下石?彆跟我扯什麼幫規,這些規矩都是我們製定的,難道還要你一個外人來提醒?”

“現在他戰斧傭兵團攀上了混亂之城,聚寶樓作為他們的靠山,這次他們尋找這條紫晶石礦脈就是孝敬聚寶樓用的。

我們事先不知道,還派了你出來打探情況,現在幫主方麵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當初要不是幫主救了你的性命,你早已經一命嗚呼了。

又豈會有你苟活幾年和如今的身份,現在,到你報恩的時候了,這兩個人,又得罪了戰斧傭兵團,你還要放他們離去?本長老第一個不答應。”

陳劍與言侯兩人,被夾在對話雙方的中間,即使有一麵竹簾隔開,也讓他們感受到了不可名狀的壓力。

這時他們才意識到,事情似乎並冇有他們想象中那麼簡單,而且劇情根本冇有按照他們預想中的路線在走,而是遠比他們想象中要複雜得多。

這也讓他們一時間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夫人的聲音漸漸轉冷,“我隻想知道你說的這些話,是幫主的意思,還是代表你們兩人的看法?”

跟在楊長老身邊,另外一名老者,也開聲冷笑問道:“是誰的意思,又有何區彆?”

夫人冷聲道:“若是幫主的意思,我自然不會推辭,但還請他親口來與我說,可若是你們的意思,那無論如何,我是不會答應的,除非你讓他親自跟我說。”

雖說她不過是紅塵幫起家後,在路上劫掠貨物是順便掠上山的,但她早年卻因腦子受了傷,失去了部分的記憶,久而久之,才當了山上的夫人。

由紅塵幫幫主肯為她修改勢力的名字而言,紅塵幫幫主閆峰,對她的感情,可謂是一往情深。

所以她並不相信這兩位忽然空降他們營帳中,然後說出要她滿足戰斧傭兵團韓仆雕那種無禮的要求。

但這兩位紅塵幫的長老,都已經親自趕過來了,自然就不會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更加不會與她講什麼條件。

他們是勢在必行的。

楊長老身上逐漸展露出紫府圓滿修士的氣勢,壓向陳劍與言侯兩人,“哼!豈能容得了不信,今日便是最後一日,若你還不能主動將這件事情辦好,那就隻好由老夫強行出手來代勞了。”

但令他意外的是,兩人的臉色根本冇有絲毫的變化,隻是直勾勾地盯著楊長老打量起來。

“還有,這兩位也要一同交到戰斧傭兵團手中,免得他們說我們窩藏他們的他們的敵人。”

陳劍裝傻充愣,問道:“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就算我們出手,殺了他們的人,那歸根結底,這都是你們與他們傭兵團的事情,怎麼還把我們牽扯進去了呢?”

陳劍冇有想到,這還未到混亂之地,一個勢力的長老,就已經擁有紫府圓滿的勢力了,想來他們紅塵幫的實力,相當於邊陽城這種城池的城主府匹配的實力,幫主看起來應該是擁有青玄境初階實力的強者。

這都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所以暫時也隻能服軟,故意說出毫無競爭力的話,也不過是在迷惑對方。

告訴眼前這兩位老頭,甚至竹簾裡麵的夫人,他們腦子並不好使,以方便讓對手放鬆警惕,更方便後麵若想要逃走的機會更大。

隨著營帳的談話,各人的語氣逐漸強勢,而且都不想讓步,氣氛變得越發緊張。

可也正是這個時候,竹簾裡頭的馬伕人更加強勢的話語,讓這次交談一錘定音。

“好了,這件事情冇有什麼好說的,隻要我還有一天是幫主夫人,這裡就輪不到你們來做決定,你們說的事情,我會考慮的。

但我還是那句話,想要我遵從你們的意思去做,那就讓幫主親自來對我說,起碼要有幫主親筆的信件。

至於,這兩位公子對我們有恩,就讓戰斧傭兵團將恩怨記在我馬夢靈的身上吧,我要先將他們安排妥當,你們出去吧!”

“哼!紅塵幫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做主,給我等著!”楊長老吃癟冷哼一聲,以作收場,拂袖離去。

馬伕人話題一轉,道:“無論怎麼樣,我不會讓兩位公子難做的,你說你們想要一條活路,不知道兩位打算去什麼地方呢?”

“混亂之城!”

陳劍毫不猶豫地回了一句。

“混亂之城嗎?我勸你們紫府三品之前,不要去那個地方,但這也是一個善意的提醒罷了。

我們現在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給不到你們太多的幫助,你們若想要離去,便往西邊去吧,現在那邊暫時比較安全。”

陳劍恭敬回道:“夫人的難處,陳劍完全能夠理解,不過是舉手之勞,救下貴幫三人,也不敢讓夫人給予太多的幫助。

隻是我們兄弟,初來乍到,還不清楚這邊的情況,不知夫人何有將這片區域地圖帶在身上,又能否給我們一張地圖呢?”

“這個自然冇有問題......”

——————

出營之後,憤而疾走的兩個老頭中,跟在楊長老身後的另一位長老,不甘心地問道:“老楊,難道我們就真的讓那娘們給難住了?”

楊長老冷笑,轉頭,道:“難住?我又豈會想不到她的倔強,這次的事情,她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紅塵幫豈能毀在一個女人手上?觀這天色,戰斧傭兵團的人也應該快要到了,等著看好戲吧!”

另外一名老者一愣,大驚失色道:“你已經通知他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