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蹟中的主道上,地麵崩裂,牆壁殘破,一片荒蕪死寂氣象。

陳劍從大殿中衝出,辨彆的一下方向,轉身朝著充滿年代感的古道上衝了出去,警惕地看著四周的情況,運氣加快移動的步伐。

“小玉,聖級勢力是什麼,空城界又是什麼,我怎麼都完全冇有聽過。”

“主人,以你現在的這個實力,還是不要瞭解太多為好,一旦見識過他們的實力,很可能會在你的心中造成陰影的。”

“據我觀察看來,你的身上繼承的應該是那個人的血脈,但那個人就是一個天生聖賢的怪物,就算是生在神魔打大戰的遠古時代,也是一生從未經曆過敗績的。”

“一生從未經曆過敗績?”陳劍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

“聖魂宗是空城界一個頂尖的勢力,地位上來看的話,更像是你們神州大陸上趙氏皇朝的地位。”

“關鍵是,這個宗門,所有的人都是道師,真的是奇怪,這對於魂力強盛,卻完全冇有道師傳承的你來說,能夠等到聖魂宗的傳承,近乎是完美的。”

“若不是我一直跟在你的身邊,還真的懷疑,是不是冥冥中有什麼引導著你的氣運,為什麼這種好事都給你遇到了呢?而那個小子,則是蹭了你的局勢。”

陳劍直接忽略了小玉後麵那一堆的廢話,心中差點想要罵娘呢,自己忍辱負重這麼多年,得上天憐憫,給你好處不是應該的麼?

他也不知道自己衝了多久,轉過了個廊道角落之後,看到古藤蔓延牆邊的古道儘頭似乎是一個出處。

“這麼快就要到了麼?”

陳劍加快腳步,衝到古道儘頭,視線豁然開朗,那是一個比之青陽宗內演武場,還要大上百倍不止的廣場。

放眼望去,滿是林立的石碑,宛若一片石海,不細細觀察,幾乎看不到邊際。

“這麼大的傳功廣場,要如何選擇合適自己的傳承?”

“主人,你看到那廣場中央區域,那個高聳的黑色碑石嗎,那個魂力碑,能夠檢測出接受傳承者的魂力強度,和靈魂品質,自動匹配出完美的傳承石碑。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相信它,自己去找一個石碑領悟,前提是,你不怕死的話。”

“那照你這麼說,參悟石碑有危險的話,匹配上的,就能領悟出來嗎?”陳劍為之咋舌。

“你太小看聖級的勢力的底蘊了,我們如今,腳下所踩之處,恐怕就有不少於百道道紋,隻是你看不到罷了。

我聽那個主人說,整個傳功廣場也是一樣的,魂聖當年創立聖魂宗時,就在這個傳功廣場上,花了九九八十一天,佈下了一個無上的陣法。

被魂力碑石匹配上的傳功碑,雖說不一定能讓你有所收穫,但至少是不會遭到傳承者的牴觸的。

不然,以你現在這麼弱小的靈魂,隨意去參悟他們的傳承的話,結果隻有一個。”

“什麼?”

“被秒殺當場,你試想一下,就算是你,恐怕也不想被一個弱雞一樣的後輩領悟了你的傳承,然後被人滿世界追殺,最後不知道死在哪個角落,辱了他們生前的威名吧?”

“......那也不能這樣吧,那叫什麼魂聖的,對自己的判斷就這麼自信嗎?不相信有人能逆天改命?”

“這是屬於聖賢的驕傲,你想要反抗,起碼要擁有正麵與他說話的實力。”

“這個太霸道了。”

陳劍搖頭在古道出口處,一時間竟不知如何出手,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小玉,我們是得到這裡的傳承之後,就會被傳送出去,回到原來的地方?”

若真的是回到原來的地方,就算他得到再牛叉的傳承,恐怕也難逃被敵人蹂躪的結果。

總不能要他們兩個紫府境出頭的少年,吊打成群的青玄境吧。

“這要看命!”

“而且,主人,我勸你還是快點動手,我看這裡的傳承陣法,已經開始鬆動了,大概是你強行將遺蹟召喚了出來,觸動了這裡的陣眼。

現在,你是憑藉著召喚者的親和優勢,首先被帶入其中的,若是等到傳承陣法完全鬆動,外麵的人進來了,恐怕你也是在劫難逃。”

“還是要想辦法通知到猴子,萬一他不知道這個訊息怎麼辦?”

“主人,你真的笨啊,聖魂宗內,每條大道最後的出口,都是這裡,

進入傳功廣場之後,會有訊息傳入參悟者的腦子裡的,你去到那魂力石碑旁邊等著,不就能遇到那個小子了嗎?”

“這你不早說?!”

“你也冇問啊!”

陳劍伸手拍了一下額頭,還真的是這麼回事,當即往前走入到傳功場中,果不其然就有一道道密集的資訊傳入腦海。

大概的指導跟小玉說的差不多。

既然是時間緊急,他也就不再去拖延了,加快腳步,望著中央的魂力石碑衝去。

很快,他就出現在那巍峨的石碑下方,遠處看起來隻是比普通石碑高出半截的魂力碑,走近後,竟給人一種一柱擎天的感覺。

而且,石碑上,佈滿了複雜莫測的道紋,每一個紋路的線條,彷彿都能將人帶入一個萬丈深淵,令人不敢長時間直視。

“主人,我要暫時收斂魂力,回到補天神玉中躲避一陣了,祝你幸運!”

陳劍循著指導中的步驟,果敢將右臂抬起,五指放在一個佈滿灰塵的掌印槽位上。

忽然。

那看似已經接近年久失修的巍峨石碑,驀地,通體閃爍出一道幽藍的光芒,彷彿沉睡已久的巨獸,在這個時候,猛地睜開了眼睛。

陳劍下意識想要退後兩步,卻發現手掌已經被那槽位吸住,就似磁鐵石遇到了生鐵,無論怎麼掙紮都難以擺脫。

但更令他想不到的是,這個石碑似乎也已經有了靈性。

一道聽起來充滿活力的聲音,傳入了陳劍的腦海之中,但隻是短短的一瞬間,便讓他感受到了不對勁。

“歡迎你,傳承者,咦?不對,你身上怎麼有一種熟悉的靈魂氣息?竟然是補天神玉,矮冬瓜,是你麼?”

那魂力碑中的靈魂,非常不稱職地興奮了起來,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

“小玉,你們還認識?”

剛說要收斂魂力,藏身回到補天神玉中的小玉,十分高冷地回了一句:“不認識,不是我!”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你的這種氣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哈哈哈,你果然還是這麼矮。”

陳劍:“???”

“小玉,你不要告訴我,你跟這東西有仇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