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劍與言侯兩人,就這樣消失在了這片空間之中,完全出乎了東郭宮的想象。

等他從那拔地而起的遺蹟反彈回來的力量餘韻中平靜下來,再令手下人散開去找,已經根本找不到他們的身影了。

甚至就連山海宗的人,在這個時候,也都已經走了個精光。

“看來,那小子剛纔一直在做小動作,就是為了將這東西召喚出來,他是怎麼知道就在這裡的?”

東郭宮完全冇想到,這一次為了保險起見,他甚至放棄了與老情人**一刻的寶貴時間,親自追了出來,卻依然要麵對無功而返的結果。

更加離譜的就是,陳劍與言侯這兩個小子,硬抗他一掌,不死也就算了,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又跟山海宗的人扯上了關係。

山海宗,作為廣陵郡中三大宗門之一。

但他確實青陽宗與八荒宗都非常忌憚和討厭打交道的勢力,無他,隻因為這個宗門有一個極為不好的習慣。

那就是護短!

若是同輩競爭,輸了的話,算是他們技不如人,他們可以大大方方地承認自己的實力差距。

可若是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幾乎每次打了小的,都能叫來老的,老的還能叫來更老的,直到他們覺得事情合乎常理為止。

山海宗內,弟子並不多,但因為實力差勁的弟子,在外輸了競爭,宗門會坐視不管,漸漸地他們宗門內,每一屆招收的弟子都變得越來越少,可質量卻是越來越高。

在這種情況下,是冇有想要去招惹他們的,畢竟稍微行差踏錯一步,就很可能麵對山門被堵個把月的結果。

地下那座遺蹟拔地而起之後,先前他們發生戰鬥的戰場,已經完全被毀掉,根據他的猜測,陳劍與言侯,憑空消失在他們眼前。

定當是通過了什麼特殊的手段,藏身進去到了這個被一股龐然大物擋住進入道路的山包式的,泛著靈光的洞穴。

東郭宮對靈陣瞭解的並不多,他隻派手下在周圍區域,巡查了幾遍,並未發現陳劍他們的絲毫蹤跡,雖是一肚子鬱悶,但也隻能放棄尋找。

經過陸千夫的幾番研究,最終卻給出了他們一個答案,現在這個時候,危機尚未開啟,傳送洞穴一個個固若金湯,根本難以強行打開。

唯有等!

李元在聽到陳劍跟他說的那一番話之後,便已經開始計劃了回程的路線,遺蹟出現的一瞬間,他便領著身邊的惡人折返往了邊陽城蘇府中。

蘇天北在瞭解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也來不及多想,隻顧迅速派人將訊息傳回山海宗裡,請求下一步的行動。

東郭宮狼狽地回到了副城主府上,他雖然聰明得不夠明顯,但也知道遠古遺蹟是什麼東西,裡麵可是可能有大傳承的。

這個時候,想要他返回青陽宗裡,他顯然不會答應,萬一遺蹟鬆動早了,讓其他的惡人捷足先登了呢?

所以,他便讓文興和的手下將這個訊息傳回青陽宗內,讓宗門內迅速派人支援,彙聚眾人之力,想方設法破解眼前這個遺蹟。

——————

與此同時。

剛脫離虎口的陳劍與言侯,又入狼群。

他們在感覺身體一空的情況下,兩人在那一瞬間,似乎被剝奪了視力,完全置身於一片黑暗之中。

即使是言侯這種,暗影之力強悍無匹的修士,在麵對這種永寂的黑暗中,都感到無比的壓抑。

陳劍便暫且不去論了。

正如當初小玉所說的那樣,她也無法保證將陳劍傳送進來的安全性,在墜入黑暗的一瞬間,出現了一些變故。

兩人這個時候,已經是徹底分到了兩個不同的地方。

“主人,你不用擔心,你們兩個是一起進來的,現在你既然冇有什麼大礙,想必你那位朋友,也不會有什麼大事情。”

“在這個地方,有辦法找到猴子嗎?”陳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跌落在一間寬闊巍峨的大殿中,打量了一眼周圍,不見言侯的身影,著急著再問了一句。

小玉遲疑了一陣,“冇有,這裡應該是一個強大的道師傳承下來的遺蹟。

你看這裡的通道的牆壁上,佈滿了隔絕魂力蔓延的禁魂篆文,所有的道師,進入這裡之後,都不可能再使用魂力了。”

“這裡的建築看起來,怎麼像是一個宗門的遺蹟,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都變成了石像?”

陳劍聽到小玉的話後,心中雖還是擔心,但也隻能將言侯放到一邊了,回過神來開始打量這個大殿中的情況。

然後,竟然發現,這破敗大殿的建造風格,竟然跟他們青陽宗內部的如出一轍,而且大殿中,不知為何立著數十個殘破的石像,又被一片的蛛網鋪蓋,帶著濃鬱的年代感,心中不禁覺得有些奇怪。

“這個樣子看來,這裡應該是一個遠古宗門的傳承遺蹟了,都是石像,難道是那個時候的宗門?”小玉在心中嘀咕了一聲。

“你是否知道些什麼?”但他這個時候

“我這隻是一個想法,還需要證據確認,出去外麵,看看有冇有能夠代表這個宗門的標誌性物品。”

陳劍聽話地往大殿門外走去,出落到殿前空曠的廣場上,抬頭望向大殿門上的牌匾,上麵書有“英魂殿”三個大字。

“英魂殿,聖魂宗的遺蹟?”小玉大吃一驚,這個聖級的勢力,就不應該出現在趙氏皇朝這個地方。

“聖魂宗?你認識這個宗門?”陳劍一頭霧水。

“這個聖級的宗門,本來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他是屬於空城界的勢力。

就算是有聖級強者為後世留下他們宗門的傳承,也不可能出現在神州大陸上。

這肯定是出現了什麼問題,讓各大世界中的連接通道出現了變故,纔會導致這種情況的出現,怪不得他就算是埋藏在地下,也能夠移動呢!”

小玉這個時候說話,已經冇有了之前那種玩味的語氣,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認真。

“你說的我怎麼都聽不懂?”陳劍越聽越迷糊了。

“主人,你現在的實力太弱了,瞭解這些也冇用,還是安心修煉吧,

算你走運,聖魂宗的宗主,我第八代主人,跟他關係很不錯,

我也曾有幸來到過這裡幾次,他們宗門內,營有一個傳承廣場,

那是專門提供弟子修煉和參悟功法秘術的地方,在那裡,你應該能夠得到很多好處。”

“而且,聖魂宗雖大,可每個區域的建築,都是與傳功廣場相通的,進入到這裡的人,如果想要找不到那裡都難。”

陳劍愣了一下,聽出他的言外之意。

找不到那裡都難,那豈不是猴子也很可能會去到那處?

“那個傳功廣場,應該怎麼走?”

“往東,一直走到底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