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暗的山林之中。

後方敵人的追擊動靜越來越大,陳劍已經動用了風之屬性的力量在全力逃竄,言侯的速度雖說尚且能比他快上一點,但這個時候也不可能棄他而去。

這時,一道猙獰的聲音從他們後方傳了回來,“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叛逃出青陽宗,還敢得罪城主大人,我看你能往哪裡跑!”

陳劍聞聲豁然回頭,這才發現前麵偶遇到的這支隊伍屬於副城主一方,他們已經追擊到身後五十米之內,憑藉靈氣淬鍊加強過的視力,他們勉強能夠看清當先的那幾個人。

為首者,赫然就是陸千夫。

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揹著箭囊的修士,這種使用箭矢靈器的修士,在修武一途十分罕見。

“小玉,你說的救兵他們距離這裡還有多遠,我們要不要……”

陳劍的話才說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因為幾乎是同一時間,一道極其危險的氣息,在這一瞬間將他們鎖定了。

方纔他看見的那個揹著箭囊的修士,已經祭出威武的大弓,搭了一根長箭在上頭,向他們瞄準了過來。

使用弓箭的修士,在神州大陸上,之所以罕見,就是因為其近戰能力差,在與人單打獨鬥的時候,全然處於劣勢。

若不是拳腳上的功夫極強的人,再配合擁有極強魂力的修士,在敵人高速移動的情況下,根本難以擊中目標。

但是,他們在這種追擊敵人的隊伍中,就可以完全彌補他們的劣勢!

陳劍還尚未來得及作出反應,便看到對方收場的鐵箭離弦飛出,那弓弦彈動的聲音,彷彿死亡的號角。

就在同一時間中,站在他身前的陸千夫,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手捏閃爍青芒的道紋,瞬間祭出一麵複雜的靈陣在他身前。

箭矢毫無阻礙的穿過閃爍青芒的靈陣中央區域,霎時間,隻見他箭矢被狂暴的靈力包裹,整支箭矢上染上了幽青的光芒。

速度、力量都大幅度提升了幾個層次,宛若懸浮於空的炮彈,驀地,一道足以致命的危險氣息以接近聲音的速度破空而來。

它的目標,起初毫無疑問是飛向陳劍的,大概也正是那麵靈陣加強了箭矢的速度和力量,在它衝破的狂暴氣流乾擾之下,發生了小幅度的偏移,竟是徑直飛向了言侯。

“猴子,小心!!”

陳劍已經來不及等人回話,便一腳側踹在言侯的身上,藉助風力量,強行讓自己的身體淩空發生了一次偏移。

轟!

就在兩人前一秒鐘停留的位置,閃爍青芒的箭矢猛然射入一棵大樹上,樹乾猛然爆炸開來。

在箭矢命中目標的一瞬間,引起周圍空中靈氣爆炸的轟鳴,帶著激盪的靈氣,轟擊在兩人身上。

那種感覺,陳劍就似是聽到了黃泉路上,黑白無常欠著他們吟唱的歌聲。

“劍哥兒,快跑,我來擋住他們!”

言侯的境界稍高,受到的衝擊明顯要少上一些,勉強還能夠保持理智,朝著陳劍落地的位置大吼了一聲。

他一個側翻,落在地上,強大的衝擊力,讓他還滑出了丈許的距離,可就在他想要奮而還擊的時候。

嗡嗡嗡!!!

遠處接連響起了密集的弓弦彈動聲音,彷彿死神的猙獰笑聲,兩人再一次抬頭,已經是見到漫天的青芒,覆蓋了他們行動的所有區域。

陳劍的靈動深邃的眸子中,映出了密集的青芒,這一刻他感受到了濃鬱的死亡威脅。

吼!

幾乎處置本能反應的一次靈力暴動,陳劍身上那道龍紋刺青,在此一瞬間,在龍首閃爍血紅光芒的同時,猛地嘶吼了一聲。

那是一道龍吟!

震的周空的氣流瘋狂激盪開來,此時此刻,再看陳劍,他整個人的身體上,每一寸皮膚都已經被複雜的靈紋遍及,無與倫比的衝擊力,再次撲在破空飛來的青芒箭矢上。

令其這一波十數支箭矢儘數失準,無法命中目標,隻在他們周邊轟炸出一連串強悍無匹的轟鳴聲。

這還是陳劍第一次催動【霸體訣】,或者說得準確一些,是【霸體訣】自己冒了出來,完全冇有想到會有這種威力。

那種渾身充滿狂暴力量的感覺,讓他產生了一種睥睨天下的感覺,彷彿在這一瞬間,他成了這一片世界的王。

劇烈的轟炸,已在周空中泛起了濃鬱的沙塵,趁著這個時機,在沙塵暴中,陳劍與言侯已經再一次聚合到了一起。

因為他們已經看清了目前的現狀,對方出動的獵殺陣容中,就算他們分開走了,恐怕也難以擺脫,唯有聚合起來,勉力一戰。

可就算陸千夫他們這一連串的攻擊手段,冇有奈何兩人的性命,但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

陳劍和言侯兩人的行動被限製住了,他們也抓住了這個時機,衝到了兩人的身邊,將他們圍住。

“這一次,看你們還能跑到什麼地方去,看看還有冇有人,再來救你們!”

“不要與他們廢話,這兩人的實力有些蹊蹺,不要留活口和機會,迅速解決了他們,回去領賞便是。”

陸千夫清晰地感受到方纔自陳劍身上施展出來的威壓,那種力量,甚至讓身為二階道師的他,也感到靈魂出現了悸動,他不想夜長夢多。

可就在他們準備迅速解決戰鬥,陳劍與言侯兩人也準備拚死一戰的關鍵時刻,又有一撥人插手了進來。

小玉先前說的那一批救兵出現了。

“堂堂城主府上十多位紫府高階的修士,要合力對付兩個少年,這種事情傳出去,不怕彆人笑話嗎?”

開口說話之人,正是在生死攸關時刻,緊急領隊出現在陸千夫麵前的黑衣人,他們已經清一色換上了夜行服,用黑色麵巾遮住了臉麵,讓人難以窺探他們的真容。

“你們是什麼人?知道這兩個人是青陽宗要抓的人嗎?這都敢插一手進來,難道不怕引火**嗎?”

陸千夫掃視了一個個接連落在陳劍與言侯身邊的黑衣人,明顯是能夠清晰感受到他們身上的強悍的氣息,第一時間也冇有選擇輕舉妄動。

“什麼狗屁青陽宗,老子還真告訴你,今晚非但這兩人的命你們要不了,就連他們身上的汗毛,你們都一根動不了。”

這些黑衣人的為首者,赫然就是李元,隻是他完全掩藏了自身的氣息,加上他青玄境初階的修為,根本冇有人能夠窺探出來。

青玄境?!

陸千夫臉上頓時生出凝重之色,看向被他們包圍住的毫髮無傷的陳劍與言侯兩人,一時間騎虎難下。

同一時間中,陳劍與言侯也是麵麵相覷,以陸千夫的魂力,尚且猜不透眼前這些人的身份,他們就更不用說了。

隻是感覺一切都來得太過於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