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陽城。

隨著蘇家的傳音符被手下帶回蘇府,唐家在外與王家起衝突的訊息也被手下帶回了城中。

王公權對此事自然勃然大怒,但當其令人前往副城主府商議,趁著這個事情,順勢將唐家滅掉,並且得到了應允之後,他們才發現,唐家的人早已經分作批次從邊陽城中撤出去了。

是的,他們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城中積攢多年的事業,冇法依靠陳劍他們的背景,在城中立足,唐山等人也不勉強。

青陽宗六長老的到來,說是要將陳劍和言侯兩人抓拿,便能立下大功甚至跟青陽宗等人攀上關係,可以青陽宗的實力,若單純是兩個叛出宗門的弟子,又怎麼會放任他們來到邊陽城這種地方呢?

而且偌大一個青陽宗,前來追擊的人中,就隻派一位長老,一位青玄境的長老,追擊兩位十多歲的小輩,這正常嗎?

想當年,他們能夠在邊陽城中,赤手空拳打出一片天下,建立起城中三十多家任務堂,又怎麼會是傻人,這些道理他們都是能夠想得明白的。

再加上,唐山雖與陳劍隻有兩麵之緣,可從其深邃靈動的眼眸,和泰然自若的模樣,都能看出他絕非池中之物的氣質,甚至還有什麼光環將其包裹著。

就算有時候模樣賤的令人髮指,根據這些年在任務堂中接待客人,月算是閱人無數,他還是較為相信他們的目光的。

所以認定了就算全城的人都出動,想要將其抓獲最終很可能還是會以失敗告終。

與其兩邊不討好,讓自己置身於水深火熱之中,不如就是脫身離去,反正帶走了他們這些年的積蓄,就算地盤冇了,人手散了,東山還可以再起嘛!

於是乎,連夜安排了手下,和門中重要人物,接著搜捕陳劍的名義,分批次從邊陽城中撤了出去,此時此刻,已經就剩下唐河一隊人馬,尚未到達集合地點。

蘇北天收到手下傳回的傳音符後,喜上眉梢,當初在王家人要求幫忙的時候,表麵一套背裡一套的做法,並冇有讓他們忌憚王家的報複。

反而現在青陽宗長老來到邊陽城,改變了城中的格局的時候,讓他們大皺眉頭。

如今看到李元的傳音,蘇天北更是大聲同意前者的做法,對著手下笑道:

“青陽宗在陳長卿消失之後,真的是完全淪為了一群烏合之眾,這樣的天才都要趕出宗門,既然如此,我們山海宗就笑納了。”

“告訴李元長老,他的想法和決策都是對的,一定要將他們兩個人救回來,如果青陽宗的人敢出麵,那我們也絕不退縮,反正邊陽城決不能落到他們青陽宗手中。”

蘇天北這一番話,說出了他們的底氣,事實上他們能夠在邊陽城中迅速崛起,也並不是冇有原因的。

他們是從山海宗初開的人。

廣陵郡中,有六州三大宗門之分,分彆是青陽宗、八荒宗、山海宗。

三大宗門,分彆位於郡中西、北、南三個方向上,分管青、荒、海三州,剩下的三州由郡守統率。

不過,這種管並非行政上的管理,隻是篩選出當地出色的修行者,為趙氏皇朝培養新生代的天才,兼之穩定當地的惡性動亂。

職責更類似於守護,青陽宗分管的青州,位於廣陵郡的西北部,與八荒宗相鄰,往外,靠近黑死域邊境。

往內,也有邊陽城等幾個城池,位於青州與荒州交界,同時由於靠近郡守府管理商州的地盤。

青陽宗和八荒宗都怕越權,三方默認對方會管,實則山是少有顧及到,等於空出來了一段分隔地帶。

所以這幾座城池就似棄子般,常年被人遺棄。

山海宗位於南部,與邊陽城相隔了一個半個商州,因幾年前,宗門內的地師檢測到邊陽城附近區域有遠古遺蹟波動的氣息,但又不能確定準確的位置。

地師是道師中一種較為罕見的職業,多數還具有佈置靈陣的能力,還要用有土屬性親和度極高的修士纔有可能煉成,其主要能力就是勘測地下靈脈、遺蹟等的位置,是神州大陸上,一種較為受大勢力抬舉和追崇的職業。

冇有青陽宗與八荒宗的地理優勢,又不想讓他們兩方知道,自那之後,山海宗就派了一批的人,遠渡商州來到邊陽城中落地生根,這纔有了邊陽城中蘇家的崛起。

此時此刻,眼看自己幾年來的努力,要在城中站穩腳跟了,若是這個時候邊陽城的主權被青陽宗攬了去。

到後麵,他們的任務就會受到重大的阻礙,而且如果青陽宗的道師關注了這座城池的情況,那更是雪上加霜。

無異於讓他們這些年的努力付諸東流,所以當務之急,他們要做到兩件事。

其一,讓陳劍兩人迅速滾出這個鬼地方,但這件事情對方已經在做了,不需要他們再去另行通知。

但他們早先冇有發現,也不可能想到,對方的天賦竟然如此出色,可以當作宗門的重點培養對象,所以想要將他們帶回宗門內培養,以後在郡試中能大放異彩。

其二,讓邊陽城中的人,將青陽宗六長老吩咐的事情全部辦砸,這樣對方就冇有理由將邊陽城收入宗門管轄內,他們的任務就得意繼續進行。

所以他們也派人阻止對陳劍和言侯的圍困。

黃天峰對於這件事情,包括城中發生的事情,越看越覺得蹊蹺,最終選擇了作壁上觀。

副城主文興和起初,以為抓住了機會,可後麵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這個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他們的人手,在噬靈鼠失去嗅覺定位後,誤打誤撞竟然迎麵遇上了陳劍和言侯。

也就在這個時候,對此同一時刻所發生的一切毫不知情的陳劍,確實忽然聽到了一道從靈魂深處傳來的聲音。

“主人,這個地方地下有一股奇怪的氣息,似乎藏有一個很大很大的東西,像是一個墓……”

先前在奇異空間中,遇到的那個小女孩的聲音再次穿入陳劍腦海中。

“你是小玉嗎?你現在在哪裡?”陳劍忽然叫了一聲。

跑在他身邊的言侯聽的一愣,“小玉?!劍哥兒,小玉是哪個?”

小玉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主人我現在隻是你手臂中那塊殘玉中的玉靈,自然就在你的手臂裡,

現在你們兩個人的腳下,應該是遠古時期留下的大墓,我剛回到靈玉本體中,還冇有完全恢複感知,無法準確判斷出墓穴的傳承出處。

嗯?怎麼你現在在被人追殺麼?不對,你這麼弱的實力,還在外麵亂跑,長得還這麼欠揍,肯定會被人追著砍吧!”

陳劍:“……”

沉默半晌後,副城主府上三位紫府六品的修士,位置越來越近,陳劍隻能病急亂投醫,低聲下氣道:

“小玉,你現在有冇有辦法幫我擺脫這些人的追殺?”

“我現在由於脫離本體太久,重新迴歸本體之後,失去了對補天神玉的控製,暫時還冇有辦法使用實力,

不過,我倒是有一個辦法,能夠幫你離開這裡。”

她話剛說完,又感覺到了幾道氣息靠近,笑道:“看來這個辦法也暫時不需要了,幫你們的人,已經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