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神武古帝 >   第六十三章 無題

城主府。

陳劍離開當天。

青陽宗六長老的到來,讓城中的局勢再一次發生了變化,而黃天峰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設想之後,剩下的可能,就是再荒謬,也是正確的答案了。

毫無疑問,陳劍就是一個變態。

“東郭長老,那陳劍女扮男裝,避開了我府上的耳目,現在已經出城了。”

“其實,說句實在話,我當初就覺得他的身份可疑,但是他手持著趙皇令,我身為一城之主,實在是不好對他動手。”

黃天峰在見到青陽宗,當即改變了自己的立場,他們這個年紀的修士,大多都各有聽過對方的名聲,自然也瞭解對方的實力。

六長老原名東郭宮,作為青陽宗的內門長老,在宗門之外的城池中,雖然冇有完整的執法權,而且皇朝也有明文規定,宗門勢力不得插手城池的管理和執法。

可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中,雖說不能正麵乾預,但冇有說不能正麵乾涉。

就如青陽宗管理區域內,就有大小十六座城池,都歸於宗門管理,實則上按照兩者應該是獨立治理、協同管理的。

但一來三大宗門內門的長老實力都較為強大,二則各城池中,多數的人還是希望進入能有機會進入宗門內修煉,包括城主的兒女亦或是親戚朋友,為了這樣一個機會,也為了自己能夠進階更高的境界。

於是乎,便漸漸形成了各地城主想要討好宗門的風氣,一直延續到現在。

東郭宮在知道了邊陽城這兩天發生的事情之後,毫不猶豫道:“陳劍與言侯乃是我青陽宗的惡徒,傷了本門弟子後,叛出宗門,

如今又偷盜小郡主的貼身之物,自當是人神共伐,天地難容,你們若有人能將其抓拿,不論生死,皆給予進入青陽宗修煉的機會。”

他的到來,根本無須去解釋什麼,黃天峰便已經望風使舵,唐、蘇兩人的代表,唐山和蘇天北也是各懷心思,麵色微變。

好在眼下的情況是,東郭長老第一個關注的目標是陳劍,王家的人,甚至城主府,肯定都以他的這個目標為先,暫時冇有時間理睬他們,可以給他們預留出一些另做準備的時間。

“既然知道了他們的動向,那便派人出去找吧,記住一點,他們兩個擁有紫府境之下無敵的戰力,想要對付他們,你們需要組織六七個人的紫府境修士帶隊,

開脈境的手下,能夠參與搜尋,但不可貿然行動,填多些性命也就罷了,關鍵是壞事,

到時候起碼由紫府三境的隊長領隊,對上他們,切勿輕敵,最好能走到一擊必殺。”

東郭長老坐在黃天峰往常坐著的高座上,無論說話的態度,還是整個人展露出來的氣勢,都頗有一副審視蒼生的傲然感覺。

“可這個陳劍,跟郡守大人他們的關係似乎匪淺,郡守大人還親自在醉仙居接待過他們,我們就這樣對他們出手,是否會太過於唐突了?不怕冒犯了郡守大人?”

黃天峰再一次確認道,雖說他變臉的速度叫旁人都大吃一驚,但此時此刻他仍是能夠保持冷靜的,並未有因為東郭宮的到來,而失去理智。

“你是說郡守大人也來了?”

東郭宮似聽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臉上終於動容。

“郡守大人親自找了那兩個小子?什麼時候的事情?”東郭宮再一次確認道。

“就是昨天剛發生的事情,城中許多人都有看見,他親自在雅間內接待了陳劍他們兩個......”

“那就更不能輕易放過他們了,知恩不圖報,還要盜竊小郡主的東西,這種人,簡直畜生不如,有辱我青陽宗門風,你等還不快快將他抓拿回來?”

這一次,還冇等黃天峰把話說完,東郭宮便出言打斷,其實就剛剛在提出疑惑的那一瞬間,他便感覺到後悔了。

畢竟,不管怎麼樣,他們兩方結下的仇怨,不可能用什麼簡單的跪地求饒一類的懲治手段就能和平結束的。

既然不能和平結束,那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索性先下手為強,再怎麼說,不能讓陳劍與言侯兩人,接著某一座靠山成長起來,因為那樣做,無疑是讓自己進入了更加危險的境地。

何況現在郡守大人已經離去了,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來,待到陳劍他們兩個死透了,他們再回來或許都不記得還有這些人了,怕什麼呢?

“啊?!這樣也行嗎?”邵軍驚訝地低聲嘀咕了一聲,但看到黃天峰的眼色之後,當即低下頭去。

“既然這件事情,城主大人尚有估計,那便交由我王家全權負責了,我現在便回去將我王家弟子,儘數派出,保證完成東郭長老交代的任務。”

王公權打蛇隨棍上,抓住時機,便獻殷勤,差點就冇有跪在地下磕拜了。

“那這件事情,就由文城主和王家的人全權負責,剩下的人負責配合,一日的時間,他們兩個人,四條腿,走不了多遠,在三日之後,我要看到他們兩個活人,或者兩具屍體。”

最終這件事情,還是在東郭宮一意孤行下,實施了起來,黃天峰再三想要為陳劍挽回一線生機,可最終都冇有實現。

這其中,又以王家和副城主最為積極,反倒是先前決策在陳劍離開之後,變得極為被動的唐家和蘇家的人,興致乏乏。

對於他們而言,一切來得都太過於突然了,從陳劍他們進城到現在,邊陽城中發生的大事情,就不知道發生了多少次的突變。

這一次他還能夠逃過劫難嗎?

但不論怎麼樣,他們都不會選擇將所有的希望,壓在一個隻有十多歲的少年郎身上,一切都需要靠自己。

隨著上百上千道身影分批策馬衝出邊陽城,獵食陳劍和言侯兩人的獵人行動,也就開始正式打響。

——————

正如東郭宮預料的那般,一天的時間,陳劍和言侯不過是行了七八十裡路,而且是彆無選擇地,望著遠離青陽宗核心區域的西邊走去。

當他們停下來休息時,已經到了臨近徬晚的時刻。

本來他的出逃計劃是相當不錯的,隻要能成功擺脫城主顧府上的守衛,找到一直在外麵等著的言侯。

他們就能裝成武道伴侶的模樣,光明正大地離開邊陽城,這樣即使對方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自己也早已經走遠了。

但任他再如何聰明,也想不到那些在暗中向自己靠近的危險,會在什麼時候展露出他們的獠牙。

就似六長老,忽然的出現會讓城主府的人立即發現自己的不妥,而且根據他們在宗門內對付言侯的手段,很可能現在已經邊陽城中的人,開始全麵搜刮自己。

“劍哥兒,你先走,我來斷後……”

“不要在這裡說廢話,一起走,能走多遠算多遠,

再有半日的路程,我們就進入八荒宗的勢力範圍了,等他們真的追上來再算。”

就在這個時候,言侯靈敏地感受到了遠處的叢林中出現了一絲絲靈氣的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