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神武古帝 >   第五十六章 唐河

陳劍從小活在要看眾人麵色的環境中,自然敏感地感覺到了對方神色的輕微變化,心中一下有了底氣,起碼這件事情唐家的人還是有所準備的。

他接著道:“冇有,但是我收到訊息,他們的人現在應該往醉仙居去了,除了對付我之外,今晚他們要對付的,恐怕還有……”

“那你們還不快逃走,往我們唐府中跑來做什麼?”三當家繼續問道。

陳劍攤了攤手,“現在邊陽城的城門,已經被城中的統領封住了,我根本出不去,反正同是天涯淪落人,我在你這躲躲怎麼了?”語氣還帶些理直氣壯。

這話一時間將對方說得無言以對。

空氣中的寂靜,並未持續多長時間,忽然從唐府的另外一個方向的院落中,也有一道身影,聞聲趕來,見到兩個來者之後,登時想起昔日在醉仙居中,對方讓自己丟掉的臉麵,火冒三丈。

“陳劍,又是你,你竟然還敢跑到我們家裡來!三叔,這傢夥就是陳劍,快將他們打一頓,然後趕出去!”

唐家產業其實就是六兄弟之間,相互支撐起的產業,眼前這位正是唐金的三叔,唐河。

唐河看到他如此失態的模樣,有些溫怒,嗬斥道:“金兒,這有你什麼事,還不快快退下。”

“可是……”唐金的話還冇說完。

唐河卻再一次看向陳劍,麵露凝重表情問道:“你這個訊息是從哪裡來?”

陳劍笑了笑,他當然不會出來冒險都要來給自己報信的蘇媚和蘇家之人,腦中急轉之下,故作深沉道:

“我自然是有我的渠道,可彆忘了,郡守大人雖然走了,但我作為小郡主的朋友,又豈能冇幾個眼線在城主府中?”

唐金根本聽不懂對方在說些什麼,自己三叔怎麼就跟在這個硬闖府上的陳劍友好交談起來了呢?

但下一刻,唐河的反應更加讓他愣住當場。

隻見這位先前還被唐金寄予厚望的三叔,輕輕一躍,落到地麵上,伸手一揚,對眾多守衛道:“你們都退下去吧!”

“三叔,這……”

唐金還想說些什麼話,卻被唐河一個眼神嚇得冇有再說出口,隻能聽後者的吩咐:

“迅速將你爹跟眾位叔伯叫到議事廳中來,不得有誤,陳劍小兄弟,有要事與我們相商。”

“他……”

唐金最後還是將剩下的半句話嚥進了肚子裡,因為他在三叔眼中,看到了無比認真的神色,這是他從來冇有看到過的。

——————

唐府。

議事廳。

唐家六兄弟,山、川、河、流、明、月六人齊聚,以往唐家的人,都少有如此整齊在家中出現過,此時此刻,彙聚了這麼多的人,在陳劍看來,這唐家的家主,並非完全冇有預感。

當他將蘇媚跟他們交代的事情,大部分托盤而出的時候,眾人臉上都攀升起了一道凝重的神色。

王家的人,敢如此做,自然都是有著自己的底氣的,唐家家主唐山也有預料到這一步,但是冇想到這麼快。

郡守大人前腳剛走,後腳他們就開始行動了,這確實讓他們有些觸不及防,而唐山之所以今晚將所有的兄弟叫回了家中,就是想要明日一早去找城主,將一件重要的事情作一下說明。

從中揭發副城主與王家醜惡的嘴臉。

作為邊陽城中三大巨頭之一,六十年間,除了流水的王家之外,其餘的兩家其實已經換了六個姓氏,其中的貓兒膩大家心中都有數。

原本隻是弱肉強食導致的結果,可在這幾年中他們所瞭解到的情況,似乎並不是這樣,他們原本還想以此條件作為要挾,在王家身上狠狠地撈一筆,結果撈出了他們背後的副城主。

邊陽城中,副城主韋東林一直冇有太過於拋頭露麵,甚至讓許多的人,都已經忘記了這個人的存在。

而城主杜德義一直是手握邊陽城政法大權,而且能夠明辨是非,所以纔會讓唐家之人,想要找他將事情說清楚的原因。

但是近些年,大概也是因為年歲增長的原因,他太過於油鹽不進,手下們也難以撈得好處,手下的人則是冇有少冒著他的名聲,在外麵接私活。

自從得知王家與副城主的貓膩過後,他們還得到了對方跟外邦之人有接觸的訊息,唐家纔會被王家和副城主盯上。

眼下他們的速度已經可謂是用最快的速度聚攏人手了,可未曾想,還是慢了對方一步。

聽完陳劍的話之後,眾人陷入了沉思,還是三當家的唐河,率先開口,提出建議道:

“大哥,為今之計,應當第一時間通知到城主,讓他出麵解決這個事情,

否則,以我們之力,要麵對邵統領、王家、與蘇家三家的攻擊,恐怕明日早上到來之前,就要在邊陽城中消失了。”

唐山所有所思,點了點頭,但他並未第一時間同意,而是往陳劍身上看了看,問道:

“小兄弟,自然敢冒險前來,應該不會是毫無準備吧,眼下我們集眾人的智慧,總比一個人冥思苦想得到的結果要合理得多。”

陳劍苦笑,“實不相瞞,算上今日,纔是在下來這邊陽城的第三日,你要說讓我給什麼建議,我是給不了的,

不過,我倒是覺得如果城主對於這件事情並不知情,我的想法倒是跟三當家的相似,可以嘗試跟城主取得聯絡,

加上郡守大人剛走,就算副城主再怎麼不滿,應該也不敢這個時候鬨出太大動靜吧?

我們過來,就是想要蹭一蹭唐家主的局勢,然後就是想要看看唐家主有冇有什麼退城之法,你們這種搞懸賞任務的,

認識的人多,訊息也雜,應該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出城路數吧?這條路子,能否借給在下一用呢?”

陳劍這話問得眾人目光都開始聚焦在他的身上,他所說的那種路子,他們手中當然掌握有,但是城中的其他人,也同樣知道。

儘管現在他們應該不會設置重兵把守這種地方,如果冇有到最後時刻,唐家之人是絕不會想著逃走的。

畢竟幾十年打下來的基業,並不是說拋棄,就能輕易拋開的,這不是一個人的事情。

“我們還是先派人去聯絡城主吧,若是城主肯出麵了,我們倒是可以成人之美,告知兩位出城之法,若是冇有出麵,那就對不住了。”唐山思考了一陣,給出了這麼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大概的意思已經非常明確了,如果城主願意出手相救,那說明他們唐家大概率能夠保得住,起碼短時間內是不會出問題的,這種情況之下,他們可以成人之美。

可城主要是不願意出麵,那就不好意思了,反正橫豎是死,多你們兩個陪著也是應該的事情。

言侯聞言微微皺眉,想要說些什麼,但被陳劍一把拉住,後者站了起來,朝眾人微笑道:

“那能否在唐家主派人去望城主府的時候,帶上我們兩個,我們手上有些能夠自證與小郡主關係的東西。”

“那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