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我終於離開那個鬼地方了!”

陳劍自虛妄之中,被傳送出來,彷彿靈魂歸體,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可當他一個翻身躍起,站在地麵上時。

才發現房間中,一男一女正在滿臉疑惑地看著自己,那種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瘋子。

畢竟,人生最為尷尬的時刻,無非誤闖他人約會之地,誤入女茅房還被人發現,誤拍姑娘屁股被人當場抓獲,這些生活中細枝末節的事情。

“不好意思,打擾二位了。”

陳劍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撓了撓頭,“我去外麵站會崗,有事也不要叫我……”

“不是,陳公子,你誤會了,我是來通知你們趕緊跑的,王家人要對你們出手了。”蘇媚俏臉一紅下意識急忙解析。

但言侯的關注點卻完全不一樣,他清楚地看出了陳劍的修為,氣息無比穩固,乃是貨真價實的開脈七品千鈞境。

一夜三境?!

言侯感受到了巨大的心神衝擊,幾乎是下意識問道:“劍哥兒,你的修為?”

“哦,小有機遇。”

陳劍雲淡風輕地回了他一句,“現在不是說這個時候,過後再跟你細說,蘇姑娘你剛纔說什麼了?”

蘇媚當即將先前與言侯說的情況,原封不動地再跟陳劍說了一遍,雅間中登時變得無比壓抑。

“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感謝蘇姑娘前來告知我們這些,你放心,我們絕不會牽連到你們蘇家的,走猴子,我們去唐家。”陳劍果斷作出決定。

“你們清楚唐家所在的位置麼,要不要我帶你們去?”蘇媚接著問道。

陳劍搖了搖頭,勸道:“你告訴我們大概的位置就好了,當初我們進城的時候,也在城中逛過一圈,對於城中的方位有一個大概的分辨能力,

這件事情蘇姑娘就不要摻和進來了,你畢竟還是邊陽城中的人,不要讓你父親太過於難做。”

“可惜,我爹……”

陳劍為之一笑,一個十六歲的少年,有著異於常人的成熟思想,再道:“不要責怪你父親,很多時候,他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胡作非為的,

身為一家之主,當以家族利益為重,也要對家中的人負責,蘇姑娘請回吧,我們若日後有緣,在郡試中,還有見麵的機會。”

隻是還未等他們轉身開門離去,門外再一次傳來了敲響門板的聲音,言侯第一時間來到門口處看了一眼外麵的人。

那人同樣帶著一種焦急的神色,來回打量著廊道上的情況,與蘇媚先前的動作有幾分響起,言侯看後轉過頭來,搖了搖頭。

“不認識,是不是你們蘇家的人?”

“蘇伯伯?”蘇媚替換到言侯的位置,看到門外的來者之後,驚訝出聲,“他是我們蘇府的管家,是可信之人,是否要將他請進來?”

陳劍遲疑了一下,似有千百種思緒在他腦中閃過,人心可畏,人心也最經不起考驗。

言侯在此一瞬間,麵色也變得更加凝重,因為他們都知道,若這是一次先前就安排好來對付他們的計策,他們定將死無葬身之地,他將決定權交給了陳劍。

可最後陳劍還是點了點頭。

蘇媚開門,半百老者先是大吃一驚,然後迅速進入雅間之中,來回打量了一番房間中的三個人。

“小姐,你怎麼也在這裡?”

旋即,他看到了陳劍與言侯臉上的警惕神色,心中似乎明白了什麼,“是老爺讓我過來,通知兩位迅速離開這處的,冇想到讓小姐給行了先,

兩位快些走吧,我們蘇家本應護兩位周全的,如今隻能做到這一步了,還望兩位公子不要責怪則個。”

陳劍鬆了一口氣,但也冇有完全放鬆警惕,隻與言侯打了一個眼色,兩人整齊劃一地施了一禮。

繼而轉身,打開雅間的窗葉,縱身冇入黑暗之中,身後依稀聽到還有一道聲音傳來:“唐家的府邸一直往西邊走,保重……”

半百老者與蘇媚同站在洞開的視窗處,看著兩道從閣樓上,幾個躍身便落到街麵,然後埋伏漆黑巷道的身影。

老者歎息一口氣,“兩個十多歲的少年,一個開脈七品,一個初入紫府,身上的氣息都是怪異無比,小姐如此做,也不知是福是禍呢,這兩個人,若能逃得過這一劫,日後必定要名震天下的時候。”

“蘇伯伯如此看重他們麼?”蘇媚美眸輕抬,看著老人的眼睛,“那我,是否還有追上他們腳步的可能?”

老者輕笑出聲,“小姐的天賦,在老仆看來,絕對不差,但若想要追上他們,恐怕要下一番辛苦功夫咯,哈哈哈哈……”

“還需要努力麼?”蘇媚輕咬朱唇,轉眼望向了那漫無邊際的夜幕。

“走吧,先回去,免得老爺擔心咧。”

——————

蘇府之中。

蘇天北與王公務等人的商談已經結束,經過幾番周旋,蘇天北也決定自己的參與尺度。

“我蘇府出兩位紫府五品,兩位紫府六品參與這件事情,剩下的事情,全部由你們去辦,事後我隻要你王家那三成的靈器放銷渠道,剩下的利益,全由你王家與城主府分。”

“哈哈,王家主果然是識時務的聰明人,那在下也就不打攪了。”王公務哈哈大笑回了一句。

然後帶著另外一位來者,轉身往大門外走去,片刻之後,又有一道身影出現在前廳大堂之中。

蘇天北麵色陰沉問道:“他們來了多少人?”

出現在前廳大堂中的男子躬身彙報道:“在我的探測範圍,起碼有八位紫府六品的強者,加上他們兩個,想來如果我們不同意出手,先遭殃的應該是我們王家了。”

蘇天北大手摸了摸虎鬚,喃喃道:“他們果然還是跟之前一樣,做事情完全不留餘地,唐家的人到底是得到了些什麼,或者知道了些什麼,要讓他們如此著急出手?”

“還有一件事情,在你派蘇伯出去之前,小姐已經先一步出去了,屬下派了人跟著,去的是醉仙居。”

蘇天北無奈一笑,“看來這小妮子還真是動了真情,唉,小孩子的事情,隨她去吧,你帶老陸,還有嚴虎、嚴豹兩個跟他們走一趟吧,看看他們倒地是在搞什麼名頭。”

“是,屬下這就去辦。”屬下應了一聲,躍身出到廳堂之外,也跟著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蘇天北緩步走到了屋簷下方,看了一眼烏雲密佈的天空,暗自歎息一聲:“要變天咯!”聲音拖得格外綿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