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煉者第十三人一次殺戮最少,闖關成功,現在開始接受傳承,”

嗡!

隨著話音落下,整個魔族幼體群,化作黑煙紛紛消弭。

就在此時,一股無形的精神刺痛,讓陳劍重新恢複了意識,他感到自己身上產生一種脫離的空虛感,再也無力站立在地上,身子一歪,倒在了染血的地上。

或許他終於知道,這片天穹與大地,為何都透著暗紅的血色。

而先前死在陳劍手中的魔物,竟是儘數升騰上半空中,轉化為一片片神秘的道紋,迅速朝著他的體內落下。

這個時候,陳劍纔算是徹底明白,這個試煉的目的是教會你【霸體訣】的使用方式,想要獲得傳承,則是要靠獵殺這滔天的魔物。

畢竟,對方一開始便已經道說清楚了,攻擊是為【霸體訣】的精髓所在,魂力和強健的體魄,隻不過都是輔助手段。

繁密複雜的神秘道紋儘數落在陳劍的身上,他殷實地感覺到,身體上的每一寸皮膚,都在產生一種酥麻的感覺,這些道紋在修複他的**。

他雙眼中的暗紅血光漸漸散去,恢複了先前那種深邃和靈動,且寫滿喜悅。

雖然自始至終,他都冇有弄清楚,在這地方倒地發生了什麼,但起碼自己的實力有在提升,身體內的經脈,在講過刻刀雕琢之後,已經近乎完美,還有眼前這部功法的傳承。

這些絕不是在外麵能夠輕易得到的,如此想著,他能夠在這個神秘的世界中,獲得如此多的好處,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許久之後,陳劍重新獲得四肢的控製權,激動喜悅的心情才緩緩恢複平靜,他知道自己已經開始“涅槃重生”了!

……

他在這裡所經曆的一切,都隻能用不可思議來表達。

或許,他也應該接受小女孩的那種說法,是青銅棺材裡那個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年,為了改造他的資質纔將他吸納過來這個世界的。

畢竟,從他啟步走向那扇青銅巨門之後,他的身體便在不斷地發生變化……而且這種變化,都讓他更加靠近天才行列。

尤其是在生死攸關的時刻,那種在生死麪前徘徊的作戰方式,讓他對武技和屬性力量的領悟突飛猛進。

不過陳劍也無法理解,若這棺材中的少年便是自己,為什麼他對眼前這些事物一無所知,可若陳劍不是他,那又應該是誰呢?

這一個近乎死循環的問題,一直縈繞在陳劍的心底。

終於,【霸體訣】的道紋傳承儀式已經徹底完成,陳劍清晰地感受到身體充滿了力量。

他的衣物,大部分已經在先前魔物啃食中破碎,那些落在他幾乎**身上的道紋,最終竟然是彙聚成了一條青黑色的龍體刺青,栩栩如生地盤旋在他的身上。

龍尾從腰間第一節脊椎開始,盤旋身體一圈,龍頭出現在了他左側的脖頸上,閃爍一道靈光後。

再有一股潮水般的傳承記憶湧入他的腦海中,陳劍原本打算再參悟一番這霸道老頭傳承功法。

可還不等他靈識轉動,便再一次出現一道神秘的力量,硬生生將他從這個神秘的空間中扯了出去。

此時此刻,盤膝在石壁麵前的陳劍,猛地睜開眼睛,他的第一時間是,掀開胸膛的衣服口子,檢視了身上的傳承印記。

幸好還在。

陳劍長舒一口氣,而趴在那龜背老人背上幾乎睡著的小玉,見此狀況也迅速跳下來。

“主人,你成功獲得傳承了?”

陳劍白了她一眼,指了指自己脖頸上的傳承印記,終於在她麵前強硬了一回,就差冇仰起頭,讓鼻孔朝天大聲喝叫一聲:

“你確定你說的不是廢話?有你家主人無法獲得得傳承麼?”

旋即他站了起身,在那塊石壁麵前,躬身施了一禮。

話音剛落下。

整座神廟中便出現了一種劇烈的震動感。

“這是什麼回事?”

小玉身上兀然泛出一陣靈光,“應該是你獲得傳承之後,這片空間消耗過大,已經容不下外來的生物,需要沉寂一段時間,我們馬上就要被傳送出去了。”

“還有這種好事?”

——————

醉仙居,雅間。

夜深人靜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敲響了言侯所在的雅間房門。

許久,未曾聽到有人應答,那道身穿黑色夜行衣,更襯瑩玉肌膚的倩影,轉身便往陳劍所在的雅間走來。

房門再一次被敲響。

言侯從修煉狀態清醒過來,警惕挑眉,看向門口處,再回頭看向那被他搬上床,又已經滾落床底的陳劍。

敲門聲越發急促,醉仙居的雅間,隔音效果做得相當好,除了在房門特殊指定的位置敲動,房間內才能夠聽到聲音。

從外門說話,根本不會有任何的聲音傳入房間,就算是隔壁房間,有人脫衣服滾床單辦事,叫聲震耳欲聾,旁邊的房間也難以聽到半分。

言侯轉瞬間便出現在了門口處,通過特殊的鏡口,看到了站在門口外麵的女子。

那是一張看起來還頗為熟悉的麵孔,是蘇媚?!

他愣住了一下,對方這個時間點,往劍哥兒的房間來做什麼?很顯然他想得思路並不對。

但最後還是打開了門。

結果,兩人齊齊露出了驚愕的表情,幾乎異口同聲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進去再說。”蘇媚看了一眼廊道上的情況,這已經是夜深人靜的時候,見四下無人,便踏步走進了房間中。

言侯本想阻止,但卻又不知攔住她什麼地方,隻能放她進來。

然後他就看到了躺在地下的陳劍,錯愕指著看向言侯,問道“這是……”

言侯反手將房門關好,並冇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徑直問道:“劍哥兒現在處於昏迷狀態,有什麼事情,快說吧,我會將你說的話轉告劍哥兒的。”

“???”蘇媚一臉不解。

“我是來通知你們迅速離開邊陽城的,王家的人已經去到我家,要挾我爹出手,一起對付唐家的人,順便要處置你和陳公子。”

“我在來時,特意去到城門處看了一眼,那裡現在已經戒嚴了,由城主府統領親自鎮守,他是紫府巔峰境界的強者,如果正麵遇上紫府巔峰的強者,你們有勝算嗎?”

她隻是開脈七品,尚且看不清言侯現在的修為。

言侯眯了眯眼,他能夠從蘇媚眼中,看出誠懇,雖然那雙美眸是那麼的動人,其中還包裹著一種複雜的情愫,最終麵色凝重地搖了搖頭。

蘇媚想了一想。

“郡守大人在黃昏之時就已經離去,他們想來也怕夜長夢多,如果城主府、王家加上我們蘇家,一起要對付唐家的人,唐家的人恐怕也支援不了多久,

可他們如此著急,多半是因為那日王茂彥在我的宴會中,暴露了他們王家的計劃,讓唐金提前得知,不想要唐家有充足的時間做準備,這才連夜行動的,

要不你們去投靠唐家的人,將這些訊息帶給他們,或許他們能夠從中周旋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