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劍盤膝而坐,靈動而深邃的雙眸中,閃過一抹決然,直勾勾看著壁畫上,那幾行字下麵繪製的一個複雜繁密的符號。

看起來像是高等的道紋。

靈魂深處,一縷縷的意識宛如潮水般形成了一片混沌般的世界。

嗡——

短短的一瞬間,感覺漫天的星鬥在身邊劃過,整個人宛如漫步在時空隧道中,眼前一陣恍惚,已經出現在一個神秘的空間裡。

陳劍所站立的位置,跟青銅巨門之外的環境,有幾分相似,緋紅如血的天空,萬籟寂靜的大地,滲透著無限悲涼氣氛的世界。

突然間。

一股晦澀的靈魂波動悄然掠過來,讓陳劍渾身上下不自覺地顫抖了一下,緊接著,在那片悲涼世界的天地間,憑空生出來一道雄厚的聲音,自信且充滿無限的瘋狂:

“傳承者,行至之處,是你的幸運,也是你的不幸,老夫六百歲以前,未曾習得此法,與人對戰無不是铩羽而歸,

六百歲之後,痛定思痛,閉關六十年,研習得此法,往後千年中,從未有敗績,欲練此法,你有無限次的嘗試機會,隻要你能一直堅持下去。”

無限次?

陳劍微微皺了皺眉,這老鬼對自己的傳承這麼有自信嗎,無限次這種說法都出來,那隻要能夠硬扛下去,就算是條狗都能得到你的傳承吧?

他隻是心裡這麼想的,並不敢這麼說出口,畢竟他不知道在這裡麵說話,對方能否聽得到。

“如果準備好了,那邊開始吧!”

便隨著那一道聲音再次響起,隻見那廣闊無垠的荒蕪平原上,倏然出現幾道波動的光幕,光幕後麵緩緩走出一隻隻奇形怪狀的黑色生物。

這些生物,大多都是生得通體漆黑,或者通體血紅,相貌極其醜陋,看起來不像是神州大陸上會出現的妖獸,幾乎每一個嘴巴裡都長著森然的獠牙。

其醜惡的嘴臉,配上怪異的身體條件,完全跳脫正常人的審美之外,讓人不禁產生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隻是它們的體型都不大,可自那光幕後蜂擁出來的怪異生物又何止十萬,它們彙聚在一起,宛如一片黑色的汪洋,怒浪卷席,澎湃浩瀚。

陳劍第一眼看見它們,也不知怎麼的,心中生出了一種無比厭惡的感覺,就似血脈存在巨大差異的種族間,長年鬥爭產生的後遺症。

還未等他徹底反應過來,就見那光幕中宛如湧出一個滔天漩渦,宛如黑洞,將他包圍在內,瞬間將其吞冇。

桀桀桀——

耳畔邊接連響起這些怪異生物的猙獰笑聲,直擊陳劍的靈魂,當然讓他心神崩潰。

“傳承開始。”

“對手,三十萬血、魔兩族幼體!”

“成功的第一個條件,能夠避開他們所有的攻擊,第二個條件,能夠在氣勢上壓住他們一頭。”

醉仙居,雅間。

盤膝在房間中修煉的言侯,忽然感覺到陳劍身上出現奇怪的波動,睜開眼睛,但其靈識在陳劍身上掃過一遍,並冇有發現什麼問題,最後也隻能作罷。

記得父親臨死之前跟自己說過的話,劍哥兒身份恐怕是有大秘密在的,所以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言侯心中多少能有些準備。

而此時此刻。

當陳劍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已經置身於一片無儘的黑暗之中,無數魔族幼體在他的身上,彙聚中了一座黑色大山,而他則是狠狠地被壓在山的最底下,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反抗,大腦中一片空白。

那座黑山之上,怪異生物的每一下蠕動,每一下嘶吼,都是對陳劍心神的巨大沖擊,他似乎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對方的傳承不設定次數。

因為遇到過一次這種鬼情況的人,肯定再也不想遇到第二次,而且還可能終生活在這等夢魘之下。

傳入他腦子中的傳承資訊,告訴自己,避開它們的所有攻擊,並且用氣勢壓倒它們,這確定不是在扯他孃的蛋?

這不是讓人下雨的時候跑到屋子外麵,還要求不能被雨淋到,而且一人能扛三十萬大軍?

就算是手拿鋤頭棍棒的普通人,一人給你來一下,你恐怕都要跟美好的世界說拜拜了吧?

慢慢地,陳劍的臉色再也無法保持冷靜,他如今纔是開脈境七品的修為,想要闖過這種試煉,機會乘以一千,四捨五入,約等於零。

他已經開始懷疑,這霸體訣到底練的是什麼東西,有必要設置這種變態的試煉嗎?啊!

嗖!

一個生長著六個翅膀的怪異生物,猛然在踩在他們的銅棒身上,猛地一躍,朝陳劍飛躍過來,緊接著......

兩個。

三個。

十個。

百個。

堆積成漫天的黑幕,鋪天蓋地卷席而來,給陳隻感覺到生命之火,在一瞬間便黯淡下來的感覺,因為這些攻擊,根本就避無可避。

“主人,這些都是魔族,它們會蠶食人類絕望的靈魂,讓人陷入無儘的煉獄輪迴的,千萬不可喪失鬥誌,

我在跟隨上一代主人時,就曾見過這位前輩的傳承,霸體訣不隻要求修行者擁有強大的體魄,

更多是,要求修行者擁有強悍的靈魂之力,你必須要知道敵人的攻擊的方向,和攻擊的來勢,不然你的**法決就算再強,在麵對敏捷靈動的敵人時,也隻會成為對方肆意虐待的草包,

這位老前輩,本是一位戰陣道師,他最終能夠用煉體法決千古留名,在腦子這一方麵,肯定也是要出其不意之舉的。”

就在陳劍麵對鋪天蓋地的黑暗,即將陷入絕望的時候,忽然腦子中傳來了小玉親切的提醒聲。

“對,陳劍,不能喪失鬥誌,你才十六歲,外麵的世界多麼美好,你還冇有見識過呢,那萬千的失足少女,等待你去救贖呢,給我打起精神來,不能喪失鬥誌!”

陳劍幡然醒悟,反手兩巴掌扇在臉上,痛得直咧牙,大概是破釜沉舟氣自橫,竟就貧困生出來囂張的氣勢。

“奶奶,老子隻想安心的修煉,你小子看我不順眼把我扯到這裡來,不肯放我出去,現在你這老頭又來刁難,那就打,誰他娘怕誰了,老子要離開這個鬼地方,殺!”

轉念之間,陳劍一聲嘶吼,已經將虎勢法決調用,在此生死攸關的重要關頭,虎勢正是進入了完滿境界,他隻感覺渾身都被靈氣包裹,整個人幻化成了一頭赤焱虎。

“吼!”

一聲咆哮,颶風也似的音波擴散出去,一瞬間,陳劍已經崩騰而出,與飛躍撲來的魔族拚殺在一起。

這些魔族的幼體體形並不大,隻是數目眾多,宛如一個個吸血的蝙蝠,落在陳劍幻化而成的赤焱虎身上。

讓陳劍這頭剛出囚籠的猛虎瞬間要陷入困獸之爭,與此同時,隨著一聲聲虎嘯,青銅巨門之後,走在最麵前的那尊石像,額上忽然散出一些光點,漂泊之後融入到陳劍的額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