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神武古帝 >   第五章 山中觀虎

青陽宗所在的青竹山屬黃龍山係,地處趙氏皇朝邊陲之地的廣陵郡,內有三大宗門,皆是在黃龍洞靈脈的滋養下發展起來的。

青竹山西側有一座樹木蒼鬱,花草繁茂的矮山,名為妖獸山,裡麵妖獸遍地,哪怕隻是最外圍都是如此。

陳劍在後山的雜役弟子不過是掛了名,鐘樓用了一個責罰的緣由,便將他放了出去。

進入妖獸山冇多久,陳劍便看到了有妖獸活動的痕跡。

“呼!”

一口濁氣撥出,陳劍回憶起《虎勢》與《奔雷掌》,他因為做事認真,記憶力自然就比常人卓越,武技閣並不讓武技外帶,他便在修煉室中將兩本武技靠著記憶力記下。

虎勢他還未開始修煉,奔雷掌他已經是練到了第二式——雷動,因為許要催動的靈力過於狂暴,對經脈損耗頗大,尚未進入開脈四品,引通四肢百骸之靈竅之前,陳劍不打算再使用了。

修煉室的傀儡畢竟是死物,提升實力還是需要靠實戰,陳劍找了一處山頭,不慌不忙盤膝坐在地上,靜靜回憶虎勢中的心法。

形鬆勢緊,不拘泥於虎的形態,注重猛虎的攻擊技巧,拳勢勇猛,這種氣勢就是要修煉之人根據觀察,結合自身的體會進行領悟。

總結下來,便是這麼些話,但其中的靈力引道,發力方式,等等的苛刻條件便需要在一次次的獵食中熟練。

“怪不得冇人修煉呢,這種修煉方式,我們這一輩皮光肉嫩的修行者怎麼可能受得了。”陳劍為之咂舌,但在他睜開眼睛之後,還是難以掩飾眸中的火熱。

這種武技雖然修煉條件過於苛刻,但若能煉成,當是極為霸道的存在,尋常的武技還真的難以與之媲美,蘇蟾真不負武癡之名。

“來吧,小老虎,讓陳劍哥哥來疼愛你們吧!”心中暗語,陳劍輕躍跳起身,放眼望去,很快便找到了一頭四品妖獸斑斕虎。

“形由外顯,勢由心生,大道自然,天地受限,人力無限。”陳劍口中默唸虎勢中的法決,他忽地兩手落地,腦中觀想出那斑斕虎的狂奔動作,彷若這一刻,斑斕虎的所有動作都在他的腦海之中放慢,放慢,在放慢,最後肢解開來。

下一刻。

陳劍開始模仿斑斕虎的動作,雙手緊抓地麵是兩腿微微彎曲,刹那間將發動的力量儘數聚集在兩條腿上。

嗖!

執劍他猛的彈射躍出,猶如破空的閃電,但顯然因為剛開始,他的動並冇有那麼流暢自然。

斑斕虎那一躍起碼達到十米開外,陳劍不過兩三米,叫人不敢恭維,但雙手落地時,劇烈的疼痛,讓他忍不住麵目猙獰。

嗖嗖嗖!

陳劍並未就此放棄,被斑斕虎甩開後,當即追身上去,追趕著它持續模仿練習,一時間倒也讓那斑斕虎有些懷疑虎生,不敢貿然向他發起攻擊。

“原來還要藉助風之靈力,怪不得跳得跟個蛤蟆似的。”

虎躍的數次模仿,陳劍苦笑,他發現了虎躍的另一個特點,不僅僅是發力方式的技巧,而要藉助風的力量。

他的雙手指甲處已經滲血,鑽心的巨劇痛之下,讓他並未發現身上一百零八道穴位正在不斷的被衝破,竅位被強勢衝開,繼而奇經八脈也相繼打通,他距離開脈四品已經越來越近。

手腳雖然能夠模仿斑斕虎的動作,可最為威武的虎口卻無法模仿,這便是陳劍需要凝聚的虎勢。

兩個時辰過去。

陳劍的衣衫已經濕透,脫力般躺在地下,雙手血肉模糊,腳上鞋子也已經破裂,從鐘樓交給自己的戒納中取出一顆療傷丹藥——玉靈丹,投入嘴巴後,漸漸閉上雙目。

他明白,這種訓練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長時間的鍛鍊來積累,要在一次次撕身劇痛中浴血而生,才能夠成功的愉悅。

資質平平的蘇蟾之所以能夠破繭成蝶,靠的就是承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他陳劍想要不受欺壓,同樣需要付出代價。

玉靈丹彙聚草之精華煉成,蘊含磅礴仙草靈效,在體內起作用後,一股柔和的靈力,沿著經脈,漸漸延伸至四肢,陳劍盤膝做起,開始療傷,在手腳恢複之前,轉為修煉奔雷掌。

如此,過去了七日。

這一天,密林深處,地麵在輕微的顫動著,周圍的樹木都微微搖晃,時而有狂暴的吼聲傳來。

逐漸的震感越來越強。

驀地,一隻四品斑斕虎破叢躍出,身後跟著一道衣衫襤褸的身影,他的身軀雖然較之斑斕虎要瘦弱十倍不止,但氣勢上已經穩壓它一頭。

這道身影正是陳劍。

這個七日之前,還令它感到困惑的人類,如今已經將它一身的本事都學了去,還反過來想要將它獵食,這便是教會徒弟獵食師父?

陳劍終於跨入了虎勢的門檻,以虎之形聚虎之勢,感悟風之靈力,掌握髮力的技巧,修為也在修煉期間,正式踏入了開脈四品。

進入此境,不止力量會翻倍提升,身軀也會進一步得到錘鍊,將體內雜質清除。氣血沸騰如狼煙沖霄,不懼寒暑,不畏邪祟,踏雪無痕,矯捷若飛,因而又被稱為燃血境。

斑斕虎被陳劍一爪拍在背脊上,淒慘咆哮,驚鳥出林,隻見它墜落地麵滾了幾圈,才勉為其難穩住身子夾著尾巴,狼狽逃竄。

陳劍收了氣息,穩穩落在岩石上,收起落地的雙手,抬頭感受著豔陽灑落林間透下的婆娑光影心中忍不住欣喜。

小成境界了。

形隨心動,勢由意生。

接下來就是改變自己的攻擊形態返璞歸真,進入大成境界,這段時間修煉下來,陳劍也發現了修煉虎勢這門拳術的優勢,畢竟是蘇蟾所創的武學,修行的境界並不受限製。

而且使用之時,動用的靈氣完全由自己掌控,不似奔雷掌那樣,雖然攻擊非常霸道,可使不了幾掌,怕就要趴在地下喘大氣了,實用性相差甚遠,就似為他量身定做一般。

接下來,陳劍雙腳輕踏,腳下岩石微裂,身體彈射而起,朝其他妖獸撲去,他不再去刻意模仿猛虎的姿態,開始更為更加註重技巧細節方麵的錘鍊……

直到夜幕降臨,黑暗吞噬了整片大地。

妖獸山中獸吼陣陣,隨處可見幽青的光眼閃爍,夜間的森林,是妖獸的天下,它們憑藉高人一等的視力、速度與力量,完全能夠在黑夜之中稱霸妖獸山,就算是紫府境的強者,也不敢在妖獸山深處過夜。

不過陳劍是個例外。

習得虎勢之後,他發覺自己若是刻意嘶吼也能宛如猛虎,不侷限與最外圍弱小妖獸的陳劍夜行進入了妖獸山更內圍,跳躍間,宛如矯健的猛虎,起落在林中岩石與樹杈上。

這若是換作尋常的修士,在聽到妖獸山中有動靜時,第一時間當是選擇掉頭就走的。但陳劍卻是毫不猶豫地往裡。

隨著他往裡走,陳劍便越法感覺到那種動靜在靠近,漸漸的他發現了一個寬大的湖泊,落在湖泊側邊的巨型樹杈上,陳劍利用茂密的枝葉遮住了自己。

待他看清這邊的情況雙瞳莫名驟縮,那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