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突如其來的鬨劇,就此落下帷幕。

雙方各自散去之後,矛盾又重新回到了陳劍這一邊。

本來想著,藉著樓下發生的事情,打消兩人改造自己的興致。

誰曾想,這一家子來了,但都又好像冇有完全來,極其掃興地自己侮辱了一番自己,就匆匆結束離去,這才導致他又被堵在房間的角落裡。

“陳劍,我之前怎麼冇有發現,你這麼裝呢!”柳青青睜大杏眸,瞪著陳劍,質問道。

“青兒姐,我也冇有辦法啊,你也都看見了,都是他們逼我的。”陳劍滿臉委屈的模樣,讓不知道的人,甚至還覺得他纔是受害者。

趙玉妃叉著腰,強勢嗔道:“青兒姐,是你叫的啊,你叫小郡主,你這個壞人,這件衣服,你今日是換還是不換!”

兩人將陳劍的活動空間壓縮得越來越小,後者一個忽然的抬頭挺胸收臀,又讓趙、柳兩人退後了幾步。

“頭可斷,血可流,女裝麵前不低頭!”豪言壯誌脫口而出。

但這些非但不能拯救他,還將他帶到了前所未有的險境中。

隻見趙玉妃眉宇間神符一閃,陳劍當即感覺腦袋裡,傳來一陣爆炸般的劇痛,倒在地上打滾。

不出半刻鐘,陳劍還是選擇了妥協。

然而就在陳劍再一次閉門不出,兩女要硬闖雅間時,外麵的天地間,已經悄然地發生了一係列的變化。

先前在陳劍遇到威脅,並未站出來的言侯,從昨夜開始,便盤膝在房間中,進入了空冥的修煉狀態。

早已經達到了開脈九品,在父親的叮囑下,一直有注重淬鍊自身根基的言侯,並不擔心什麼,他的根基早已被淬鍊的雄厚無比,遠超同輩。

再加上,外出一段時間中,誤闖暗影使者傳承洞府,得到的《暗影真經》已經將他一身靈氣淬鍊到了極致的地步,暗影之力,無論品相,還是威力,都難有出其右者。

在此等情況之下,他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在進階紫府境之時,自己氣海之中開辟出來的紫府,品相能夠達到什麼程度。

紫府境作為築基之後,正式踏入修武一途的第一個境界,進入此境修士,本就是能夠做到靈氣外放,隔空殺敵。

修武者體內氣海之中,會開辟出一方紫府,修者體內靈氣經由紫府轉化,便可以把靈氣淬鍊出真正的屬性靈力。

從此之後,壽元延長、不避寒暑,於內可辟穀、於外可餐霞。

但紫府也有一個品相高低之分,作為本身就有逆戰兩品天賦的言侯,能否開辟高品相的紫府,將是直接關係到他天賦是否能夠延續,影響到他一生的重大問題。

眾所周知,紫府境內共有六個境界,一到六品,與開脈境無疑,唯一的差彆是每一小境界之間修士的差距更大,能夠彌補其中差距的,紫府的品相就占很大一部分原因。

在這種背景之下,世間的紫府品相,又被人分明地劃分出了六個等級。

分彆是第一品紫府被統稱為“天象加身”,可以將體內紫府凝聚為不同形態;

第二品紫府被統稱為“地載萬物”,所呈現出的異象如地之氣運彙聚;

第三品紫府被稱為“玄靈之變”,第四品紫府被稱為“人中龍虎”,

第五品紫府被稱為高階紫府,第六品被稱為普通紫府,剩下的則是不入品。

第一品相的紫府被天機閣統稱為“天象加身”,顧名思義,就是引發天象異變,得天道氣運加身而開辟出來的紫府。

像這等異象,可以讓修士開辟紫府時,凝聚出不同形態,當今趙氏皇朝上千年曆史中,曾出現過的:

“聖賢之書”、“太阿飛劍”、“扶搖之翼”“太乙之水”“神火之源”等等這些,皆是記載在趙氏皇朝史冊上的一品紫府。

能夠開辟出這種絕頂紫府的修士,往往被譽為萬年一遇的曠古天才,一旦晉級,所擁有的修行底蘊和力量,便能讓其獲得無敵於同境的戰力!

第二品紫府被稱為“地載萬物”,所呈現出的異象如地之氣運彙聚,像“彌陀山”、“古道樹”、“滕王閣”,就是第二品紫府的一種。

擁有這般紫府的,被譽為千年一遇的卓絕人物,可以稱得上是“超凡脫俗”,出類拔萃。

三品是一道天哲,天地玄外,就被列入大眾紫府範疇,也就是尋常世間較為常見的紫府境強者。

世間絕大多數人罡境修者皆都可歸為此列,也分作“人中龍虎”、“高階紫府”、“普通紫府”三種品相。

隻不過,這下三品的紫府之間的差距較上三品而言,就要小一些。

由此就能判斷出,六種品相的紫府之間差距對修士帶來的影響是何等之大。

擁有不同品級的紫府,簡直等於擁有了完全不同的修行軌跡。

他們以後的道途、所能夠擁有的力量以及所能獲得的成就,註定會完全不同起來。

當然,這世上並無絕對的事情。

比如還有一種叫氣運的東西,若是砸到豬的頭上,豬也能得道昇天。

但這種東西太過於虛無縹緲,想要借它改變這種差距,卻是很難很難,希望渺茫。

這就是紫府的重要性!

霎時間,邊陽城中,幾乎所有的人,皆是心神一震,目光整齊劃一地彙聚向城池中央,醉仙居所在之地的上空。

前一刻,還晴空萬裡的天色,短短一瞬間,便出現烏雲疾走,光芒被遮掩,一副大雨將來的模樣。

這天象是怎麼回事?

一些活了百多歲的老頭,看到這種天象後,都吃驚地站了起來。

因為天色黑得太過於離奇,彷彿天空中所有的光線,都被一頭混沌巨獸吞噬。

不過短短的幾個呼吸時間。

靠近醉仙居的巷道已經伸手不見五指,讓人彷彿有一種,要永遠沉淪在無限的黑暗中。

“這是暗影使者的氣息?!”

陳劍所在的雅間內,也正是對峙的關鍵時刻,忽然被這一團黑暗包裹,趙玉妃第一時間判斷出了這股氣息的來源。

“是黑天領域!”柳青青篤定應達道。

他們之間已經無法看到對方,隻能接住靈覺感受對方的位置。

但也正是在他們說話之時,陳劍已經猛然動身,直衝出雅間外,朝著言侯的房間跑去。

可當他想要推門而入時,卻硬生生被一附在門上的一股怪力,衝擊在胸門。

陳劍悶哼一聲,拋飛出去,撞擊在廊道中的金屬圍欄上。

巨大的衝擊力,讓圍欄往外凸出近三尺的畸變,被圍欄包裹其中的陳劍吐口一口鮮血,藉助反彈之力,重新落回到廊道上,捂著胸口,不敢再去嘗試。

“你不要進去,他正處於突破紫府的關鍵時刻,他獲得了暗影使者的傳承?”緊隨其後,小跑過來的趙玉妃問道。

“這是他開辟紫府引發的天地異象?”陳劍捂著胸口,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牛頭不搭馬嘴又問了一句。

“是我先問你的,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耍滑頭,先回答我的問題!”趙玉妃首次語氣如此強勢,讓陳劍愣住當場。

幾乎在同一時間,被黑暗籠罩的虛空中,有幾道身影疾飛而來,立定在虛空之中,俯視下方的醉仙居三層邊緣處的一個房間。

因為他知道,這一切的緣由,赫然是來自盤膝在雅間中的言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