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神武古帝 >   第三十九章 懲罰

第二天,午時。

兩女堵在陳劍雅間門前,開心得花枝亂顫,已經不知過去多長時間,就在陳劍對著盒子裡女裝服飾發愁之時。

邊陽城王家之人,宛如神兵天降,救他於水火之中。

“昨天打了我手下的那個人,叫什麼陳劍的,趕緊給老子滾出來。”一道無儘囂張的聲音,隨著重新恢複清秀模樣的王茂彥走進醉仙居,響徹整個酒樓。

“喲,王公子,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一樓的管事,見他進來,當即上前去附和招呼道。

這人正好就是那日問陳劍有冇有“生意”介紹的管事,昨日發生的事情,他當然也是知道的。

那時候看到還讓這小子裝得飛起,氣得一夜睡不著覺,今日頂著個黑眼圈,看到王茂彥出現,心中一驚開始幸災樂禍。

“是否來找那不開眼的小子報仇的?我知道他在哪,就在三六天字號雅間,是否要我幫你打開門,讓你進去把他揪出來?”

“滾一邊上去!”

王茂彥根本冇有閒工夫去理睬他這種小角色,一腳將他踢得飛開,“你去讓那小子給本少爺滾出來,我爹要請他吃飯!”

“王……”

你被踢開的管事,還想要上前去繼續攀附,忽然聽到王茂彥說出他老爹的名號,愣了一下,再往門口看去。

這時候,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的人。

一道魁梧的身影,背對著陽光,背手在後緩緩走進來,身穿一襲深色玄袍,莊重而不失威嚴,身邊跟著一個身材跟他差不多的男子。

細細觀其模樣,應該也是四五十歲間許的年紀,腰間挎著一把四尺多長的大砍刀。

此人麵相凶悍,配上長得離譜的大砍刀,大概是因為做的壞事太多,被天收了一隻眼睛回去,成了一條凶悍的獨眼龍。

兩人也無須什麼管事招呼,上來就自顧自往醉仙居一層中央的大桌台上一座。

整個醉仙居的一層中,瞬間變得一片死寂。

就算是麪條吃到一半的食客,也都紛紛被迫夾斷,四處張望,在腦子裡構造出一條完美的撤離現場的路線來。

要說,他們選擇這個位置,也是經過精心思考的,首先選擇是一層,能讓更多的圍觀者,從門外就能看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若坐門邊上,雖說能讓更多的人看到得罪了他王家的人,會是什麼後果。

但,這種過於明顯,會顯得有些刻意,要做裡麵呢,又怕外麵的人看的不太清楚。

坐中間,更突顯出他們的重要身份,冇有前麵兩處的顧慮,顯然是一個完美的位置。

所以昨天晚上,王茂彥便派人提前跟這邊打了招呼,讓他們把這一個位置空下來。

這個時候,也需要再去叫喊,不知從哪處,忽然走出來一位老管事,賠著笑臉,走到王公權身前,笑嗬嗬道:

“王家主,今日吹的什麼風,把你這尊大佛吹來了?”

王公權接過老管事倒好的一杯飄香茶水,雲淡風輕道:“我是來找陳劍的,把他叫出來吧,有些事情,是冇辦法逃避的。”

聲音不大,卻有一種令人毋庸置疑的氣勢,確實是滿滿的一家之主該有的審判氣勢。

“說的不錯!”王茂彥抬頭掃視了一眼樓上的場景,跟著附和一聲,走到了王公權身邊。

但還未等到老管事派人前去通知,忽然樓上傳來一陣用力的開門聲夾帶一聲雀躍的呼喊。

“哈哈,來得好!”

驀地,趙、柳兩位姑娘隻感覺一陣輕風掠過臉頰,陳劍已經從房間裡麵一躍而出。

徑直從三層高樓上的雅間內,縱身躍過廊道,當空朝一樓落去。

砰!

隨著一聲巨響,眾人被嚇得四散呼喊逃開,穩穩地落在地麵上的陳劍拍了拍衣袍,整了一下頭髮,笑問道:“幾位都是來找我的?現在正好中午,幾位吃飯了冇,不如叫兩個小菜,邊吃邊聊如何?”

“你可知道坐你跟前的人是誰,你配與他同桌吃飯?”王茂彥麵露怒色。咬牙切齒道。

“不就是你家裡人嗎?也不用自我介紹了,打了小的叫來老的,這些都是恒古不變的定律了。”陳劍歎了一口氣,大概是覺得冇有飯吃,有點可惜。

王公權見他相貌如此稚嫩,還不似用功法幻變成的,皺了皺眉,也不上什麼強硬的語氣,依然是那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看來你還是有點眼力的人,那我們就開門見山說話吧,你昨日在醉仙居公然毆打我王家的人,造成了我王家名譽上造成了極大的損失,還打傷了我們這麼多人,這筆賬該怎麼算?”

聽到父親冇有再說起他淒慘的模樣,王茂彥暗中鬆了一口氣,同時看向陳劍的目光,也變得得意起來。

畢竟,這麼多年了,父愛如天,一直籠罩著他生活中的方方麵麵,邊陽城中,出了城主府上的事情,就冇有父親解決不了的。

“我想你應該有些誤會了,你兒子昨天說什麼,邊陽城不允許像我這麼帥的人存在,要對我動手,才造成這種如此嚴重的後果,

說實話,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不如你給我支個招,教教我怎麼做唄?”

陳劍自己找了一個位置坐下,好整以暇反問道。

“姓陳的,你再這副嘴臉,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王茂彥看到他這副模樣,心中怒極。

昨日便是被他這種人畜無害的表情所欺騙,但凡對方硬氣起來,反駁他一句話,自己也不至於落到這種田地。

王公權隻是一個眼色,便將他嚇得所有情緒收縮回去,像一個乖巧的孩子,隻敢靜靜地站在一旁,任人訓斥。

說好了讓你來好好看,好好學的,結果來到這裡你說的話比老子還多,這誰受得了。

王公權看著陳劍,目光玩味道:“我也不管是誰的過錯,反正最後的結果是,你動了我王家的人,兒子被打,父親不能坐視不管,不然又不配為人之父,

手下被打,主子不能置身事外,不然有損人心。所以我來找你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在邊陽城損了我王公權的麵子,是要付出代價的,這一點眾人皆知。”

他說話間,已經將一股氣勢從身上釋放出來,朝陳劍身上壓迫過去。

但是陳劍就連化虛境強者的氣勢都承受過,又怎麼會被他這個小小紫府一品壓製住呢。

“所以呢!”陳劍身上的淡定,領王公權又一次感受到意外。

但作為邊陽城三大世家之首的王家家主,王公權又豈會被一個小年輕的裝神弄鬼唬住,依然微笑道:

“所以賠禮道歉吧,看你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年輕人,以後要走的路還很長,這也是你們年輕人的矛盾,我也不把你往死裡整。

聽說你的拳法不錯,那你就用拳頭往自己的鼻子上砸,砸到鼻子與臉頰齊平,纔算是結束,這是懲治你不可饒恕之冒犯罪。”

王茂彥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光是被屁股撞一下,都差點痛得他昏過去,這要自己把鼻子打塌下去,那畫麵就連他都有些難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