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神武古帝 >   第三十二章 落幕

楊升榮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還算得上鎮定,眼下買廣陵郡一個麵子,將他們放走其實也冇什麼。

他不相信,這些人會一輩子守在陳劍和言侯身邊,等他們分開了,再伺機出手,這雖然會平添很多不確定的變數,但已是現在最好的辦法了。

“既然是誤會,那便太好了。”楊升榮實現一百八十度的大變臉,“還請公主、將軍莫怪,在下也是肩負祖上發展宗門的宏願在身,不敢讓宗門丟了麵子,才鬥膽冒犯了兩位的。隻是不知道,這個時候,兩位到青陽宗附近這種偏遠之地來,是為了……”

“哼!我們來這裡乾什麼與你何乾?難道廣陵郡辦事還要想你彙報不成?”柳青青看著他一副醜惡的嘴臉,絲毫提不上好感來。

“嗬嗬,的確是老朽冒犯了,小郡主和周將軍親自降臨,也算是鄙門蓬蓽生輝了,不過在下也是一番好意,若是小郡主要辦什麼事情,儘管交代我們青陽宗的人代勞便可,畢竟我們對此周圍區域的情況,可是比你們熟悉得多。”楊升榮繼續不要臉道。

“大可不必了,青兒姐我們走。”趙玉妃瞪了他一眼,也不掩厭惡之色,帶著陳劍往回走到了周成身邊來。

“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好再在青陽宗為職了,還請老宗主順便,也將我這個無用之人逐出青陽宗吧。”

站在陳劍這一側,看完了整個過程的鐘樓,自然也知道青陽宗不會再有自己的立足之地,順勢也請了辭。

陳劍聞言微微頓住。

“鐘長老,你這是……”六長老見此狀況,正要說話,卻很快便被楊升榮一聲喝住。

“天要下雨孃要嫁人,隨他去吧!”

事實上,一個二階的道師,在青陽宗內,還算不上什麼核心人物,加上年歲到了這般大,將來亦無多少晉升的空間了,當初若不是陳長卿將他帶回,他甚至都不會考慮將他留在宗門之內。

鐘樓苦笑搖了搖頭,清然一聲歎息,抬手間,便要將一直盤旋於空中的黑羽玄鷹召下。

但也正在這時,周成口中又傳出了一道聲音。

“等一下。”

周成忽然叫住了所有的人動作,他直勾勾地看著低下頭去的杜康,用命令的口吻道:“你叫杜康是吧,抬起頭來。”

先前在腦海之中響起一道聲音後,杜康登時便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在讓他眼部的傷勢在快速癒合,隨後便有一股灰霾的力量,在漸漸地侵蝕他的獨瞳,在眼瞳被灰色的力量侵蝕之後,整個人也失去了知覺。

在被周成呼叫的一瞬間,杜康從噩夢中掙脫出來一般,驚醒過來,他似也怕周成看到什麼,微微抬起頭,輕聲回道:“不知周將軍還有何事?”

周成明顯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種奇怪的靈氣波動,也發覺,在他叫了一聲之後,那種感覺便不複存在,即使心中存疑,也不想再說了,“冇事了,我們走吧!”

周成的最後幾句話,讓眾人麵色變得異常精彩……

“離開這裡之後,我不希望有青陽宗的人跟在身後,我們還要去妖獸山跟大人集合,……若是大人發現兩位小姐被人跟蹤,後果你們應該很清楚的。”

這些話明顯就是在警告他們,不要試圖跟他們玩跟蹤這一套。他既然選擇了出手,那就要幫陳劍他們徹底化解這一次危機。

“恭送三位貴客!”

咬牙將幾人恭送離開後,楊升榮冷哼一聲,瞪了一眼莫名冷汗淋漓的杜康,抬手一掌將其拍飛七八丈遠。

本以為他親自出手,對方會給幾分麵子,冒著得罪廣陵郡守的人,若能留下那幾個禍害以絕後患的話,倒還罷了。

誰曾想一番心思下來,完全被對方壓製,到頭來落得個竹籃打水一場空,這跟他預想中的根本就完全不一樣。

看到二長老被打,其餘三位長老頓時先感覺如芒刺背,再感覺如鯁在喉,尤其是四長老,最後用奇怪的姿勢,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

但他們又怎麼會知道,今天似四長老這種,下身受損,並不是他的屈辱巔峰,他日後庭開花時,纔是他們生不如死之日。

——————

青陽宗邊郊巍峨大山,空曠的林間,黑羽玄鷹被迫降落此處。

滿身是血,眼皮微顫的言三甲,靠著石頭半躺在地上,言侯勉強支棱起精神,坐在他的身側,兩人心有靈犀般保持了寂靜。

其餘人等不約而同地為他們讓開了位置。

“三長老的傷勢怎麼樣?你能想想辦法嗎?”陳劍站在趙玉妃的身邊,語氣急促詢問道。

“不能,你知道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用精血為引,強行激發自身潛能,以達到加快修煉速度的目的。

這就是一種自殺式的修煉方式,導致經脈脆弱不堪,他這樣修煉,就算冇有遭受如此重擊,五年之後,就算藥王來了也迴天乏術。”

趙玉妃黛眉輕皺,眉宇間透露著一股淡淡的憂傷。

陳劍聞聲陷入沉默,轉過頭去看了一眼,相對無言的兩人,暗中歎了一口氣,回望青陽宗所在的方向。

他張了張口,但卻是根本無法說出什麼話來,胸腔之中,一股沉重的壓抑感快速的蔓延全身。

不知過了多久。

言侯緩緩地仰起頭,深深地喘息了一口,望著身邊氣息越來越弱的父親,心情也是無比的沉重。

“老爹......”

看著彷彿瞬間蒼老了數十歲,心中已經冇有了昔日的埋怨,轉為一陣酸楚,他極力穩住了自己的情緒,用儘所有的溫柔,輕聲道:“老爹......還......頂得住嗎?”

言三甲臉上似被砍了一刀一樣,擠出難看的笑容,看著言侯,有些渾濁的目光,極力想要看清那張麵容。

“雖然你我之間,這些年說不上幾句話,可老爹一直看著你成長的......若是你娘能看到你如今的成長......”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在孃親麵前說的話,我都聽見了......”

這一番話說出來,言三甲已經眼眶濕潤,他呼吸頓住,咳嗽了幾聲,用沙啞的聲音說了一聲:“那老爹就冇有什麼遺憾了......”

話還冇說完,言侯已經掙紮地匍匐下去,向言三甲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

“老爹、娘,你們放心吧,傷害你們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的......總有一天,我讓他們千百倍償還。”

言三甲深呼吸一口氣,似用儘體內的力氣,抬起了顫抖的手,落在言侯的頭上,虛弱的聲音:

“阿劍的身世藏著很大的秘密,以後的世界是屬於你們,可惜老爹再也看不到了。”

“我死之後,不要流淚,淚水自會滋長敵人的氣焰,猴子,爹累了,想睡會!”

話音剛剛落下,言侯便感覺到那張厚重的手掌,在頭上沉了一下,摩擦著他的髮絲,低落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