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劍的話音落下,整個演武場再一次被點燃。

“那廢物說什麼?他打魏合隻需要一拳?”有人依然改不了對陳劍使用廢物的稱謂。

“以前大春覺得他賤,冇想到他還狂成這個樣子,就算他突破了,也不過是開脈五品通力境對戰開脈七品百鍊境,他的底氣從何而來?”

演武場下的觀眾,表情一個比一個豐富,尤其是那些與魏合相識的人。

陳劍居然說出了這種話,這是多麼看不起魏合?簡直就不把對方放在眼裡嘛!

魏合麵色更是鐵青,用激將法將陳劍逼上場,將其擊敗,他就起碼是這次外門考覈的第二名,但他不承想,先是被陳劍成了口舌之利。

本是想著要為自己掙回幾分麵子,故意讓陳劍先出手,更加顯得自己的實力強勁,誰曾想,這傢夥完全就不領情。

陳劍也知道他這話說得有點傷人了,但又有什麼辦法呢,修武一途本就是這樣的啊,弱肉強食,讓魏合見識一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對於他以後的成長,也是十分有幫助的嘛。

他也想跟為何奮力搏殺一場,打他個天昏地暗,鬼神共泣,可萬一把麵具打得掉下來了怎麼辦?

怎麼想,用一拳解決戰鬥都是最好的選擇了,自大也好,狂妄也罷,他都認了。

“陳劍,讓你修煉了幾天,你就不知天高地厚了?”魏閤眼看就要怒髮衝冠,怒而向走上場的陳劍喝道,“今天不把你所有的腿都敲斷,我就跟你姓!”

說罷,魏合迅速催動體內的靈氣,周身瞬間範起淺藍色的光芒,如同縈繞在身上的一團水汽。

他領悟的是水屬性,在防禦和攻擊上,都會得到相應的加強,至於程度,較他先前那叫賀西的手下,自然要更強悍一些。

畢竟是很為百鍊境,引入體內的靈氣,已經開始初步錘鍊周身血肉、筋脈、骨骼、穴竅、臟腑之地,對修行者而言,靈力可以持續循環九周天,更加生生不息的綿長感覺。

“的確也是有些實力的,與先前交手那些服用了丹藥,強行晉升的確有不同之處,可惜了。”陳劍看到對方的靈氣流轉後,唸唸有詞道。

十招,若是遇上了尋常的開脈境五品,十招之內,恐怕真的難以招架住他的攻勢,魏合能說出這樣的話,顯然也是有一些底氣的。

隻見他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給我死來!”魏合氣得聲音都變得有些沙啞,一個躍身,默唸法決,周身靈氣直往手腳流轉。

“踏浪術!”

“驚天浪濤掌!”

看到魏合的出手,先前與他對戰的弟子不禁頭皮發麻。

“原來她剛剛都還冇有完全使出全力嗎?身法武技與攻擊武技都能夠運用自如,配合使用,這就是暫列地榜第一的存在嗎?”

“看來他是想要一招將陳劍打回原型了。”

“驚天浪濤掌可是六品武技,踏浪術也可以達到五品,這兩種武技結合起來,恐怕已經超出了尋常百鍊境強者的戰鬥能力範圍,口出狂言的陳劍要如何應對?”

雖然見過了言侯的速度之後,魏合的速度變得有些黯然失色,但對於尋常的外門弟子而言,這絕對是他們需要仰望的存在。

不過,陳劍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似乎能夠非常清晰地看到對方的行動軌跡,這應該是方纔突破帶來的能力提升。

既然看得清,就有還擊的機會,陳劍在修行虎勢時,便對風屬性的力量有所感悟,眼下若想要躲掉這一擊,倒也不難。

隻是,他不打算躲。

說一拳,就一拳,鐵骨錚錚說話算話方顯男兒本色。

想罷,陳劍右腿往後退了半步,左腿前屈形成一個方便揮拳的動作,心神歸一,讓身上的靈氣逐漸往左臂上彙聚過去。

“嗯?這是什麼武技?”

“看著姿勢,該不是基礎拳法中的額直拳吧,陳劍打算用這種破招數跟為何對戰?”

“這不是明顯的擺爛嗎?”

柳青青見此模樣,尋聲身邊的趙玉妃,“妃兒,你知道那小子又在搞哪一齣嗎?”

趙玉妃身為通靈師,對靈氣的流動異常的敏感,“他應該是凝聚靈氣,想要在一招之內,將打量的靈氣通過某一個動作,全部釋放出來,隻是能起到什麼後果,就不得而知了。”

柳青青點了點頭,她當然知道這種靈氣的使用方法,但這些都是對自己的出手有十足的自信的人,纔敢使用的,而眼下的陳劍,按理說應該是剛開始修煉不久的入門漢,他也敢?

“他的左臂上,似乎隱藏著一股很強的力量,我都看不出太多端倪。”趙玉妃看著場下的陳劍,甚至有些開始期待那傢夥褪下麵具是什麼模樣了,為什麼還一直會給她一種熟悉的感覺呢?

說話間,魏合以似一頭哭得撕心裂肺的猛獸般衝向陳劍。

陳劍佁然不動,手上的動作,甚至比八十歲老奶奶的動作還要緩慢一些。

身為地榜第一,魏合自然作戰經驗豐富,以往所有的戰鬥告訴他,演武場上隻有實力的強弱,冇有什麼花裡胡哨的東西,一切看起來無比怪異的行動,最終都證明瞭,那就是嘩眾取寵。

所以他依然毫不猶豫出手,藉著腳步,身體前傾,口中法決停止,手中已經彙聚出一股淡藍色的靈光。

抬手間,一個舉行的淡藍色的掌印鋪天蓋地飛出,觀其模樣,要一招將陳劍拍飛出去。

正當他出手的瞬間,陳劍也跟著出手了。

隻見他手臂上,忽然泛起一陣暗金色的靈光,將衣袖衝得破碎飛開,手臂上瞬間閃爍出大片的複雜紋路,將他整根手臂覆蓋,他五指緊握,一記樸實無華的直拳直接轟出。

暗金色的拳印,正麵對上了劈頭蓋臉而來的巨型掌印,讓人產生一種不自量力的愕然。

但下一刻,強弱便顯。

魏合當然不可能想到,陳劍按看起來頗為可笑的暗金拳印,竟然有驚為天人的力量。

他急忙踏浪飛退,運轉周身的靈氣,想要擋下這穿透自己引以為傲的驚天浪濤掌的拳印。

巨型的淺藍色掌印就此散去,魏合飛退的身影,泛起更加奪目的淺藍色靈光。

卻是惘然。

正當所有人都認為,魏合能夠輕易化解陳劍用非常土味的姿勢打出來的一拳後,這看起來並不顯然的暗金色拳印,竟然在接觸魏合身上的靈氣之後,瞬間將他的小腹打出一個凹坑。

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魏合轟得直線飛出,射入與他身影平等高度的觀戰台觀眾席上,引起大片女子驚惶尖叫。

戰鬥在這一刻,已經無須公佈勝負。

人們尚且未看明白那一拳到底是怎麼起作用的,唯有那觀戰席混亂一片的場景,告訴了他們。

這場戰鬥的確是在十招內結束的。

不過倒下的人不是陳劍,而是地榜第一的魏合。

這一切都不是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