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一聲驚呼引起的慌亂,所剩不多的人,頓時陷入了尋找聚寶樓那些人的行動中。

趁著這個時候,青衣樓的公輸班和長老,已經趁機撤離了這個地方,同一時間,撤離的還有巨魔門先前口出狂言,想要奪取千衍三清陣圖的黑衫青年。

他的這種行為,雖說在門中蕭長老看來,已經是破天荒的事情,但對場中剩下的人來說。

這一切都不足為奇了。

靜下心來之後,當然能夠想得到,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將聚寶樓的人,從他們身邊帶走的,除了那位一拳將這一場飛來橫禍打得重歸黃土的陳白熊也不可能再有彆人了。

太歲頭上動土,再給他們幾個膽子,那也是不敢的。

夜色如水的大草坪上。

遠遠察覺聚寶樓的人消失引起的騷動,紅塵幫一眾人,也迅速撤離了原來的地方,畢竟他們曾經都是坐在一起的,也擔心會有人來找他們的麻煩。

但紅塵幫兩位幫主,都已經到了突破的關鍵時刻,他們也不宜遠行,擺脫了所有人的視線後,他們隻是尋了一處地勢稍低的坳口,便停了下來。

山坳的亂石灘中。

忽然出現了一陣劇烈的靈氣波動,所有人的目光,瞬間被引發這種靈氣波動的位置看去。

陳劍隻感覺閆峰和周奎兩人,身上彷彿化作了無底的漩渦,周圍空中的靈氣,似被什麼東西裹挾著,滾滾往兩人身上彙聚過去。

紅塵幫幫眾,心中皆是狂喜,“幫主是要突破了。”

“這就是化虛境的氣息麼,好強,我們紅塵幫馬上就有化虛境的強者了,馬上就能躋身一流勢力了。”

正在眾人議論紛紛時,忽然山坳之中,颳起來一陣狂風,每個人都能感受到這陣風的熾熱。

風靜止之時,一道人影出現在山坳亂石灘的一塊巨石之上。

陳劍隻感覺體內的靈力,在這一瞬間停滯,身不由己地被束縛著,隱隱間,他感受到一股似曾相識的氣息。

當這道束縛之力消散後,眾人的目光,彙聚到了夜幕籠罩的巨石之上,赫然是陳白熊站在了上頭。

“這兩個傢夥確實是因禍得福了。”

熟悉的聲音傳出,眾人的視線,也逐漸變得清晰,陳白熊手中,攬腰提著一個渾身已經發軟的老者。

“你已經將陣圖弄到手了?”

陳劍抬頭望著那道夜幕中顯得格外魁梧的身影,目光中儘是震撼,對方那毀天滅地的一拳之威,給他的內心流下了揮之不去的印象。

陳白熊冇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恢複了之前那種平和的語氣,道:“自從本少爺來到這裡開始,這張陣圖就已經是我的囊中之物了,你確定是問的不是廢話?”

“我知道你很酷,但你也不用這麼裝吧?”陳劍心中,好不容易留下的高人形象瞬間破碎。

“小子,這個世界,強者就是可以為所欲為的,我來這裡的任務,到此已經完成,在這附近,不久之後,會有一場許多人夢寐以求的造化,至於你有冇有機緣得到,那就要看你的實力了。”

聽罷,陳劍皺了皺眉頭。

身邊其他的人,聽到這句話之後,也陷入了短暫的議論之中。

這時候,陳白熊的目光,已經落在了馬伕人的身上,笑道:“你不用這麼看著我,我已經知道了我想要的答案,就不用馬皇後再跟我們走一趟了。”

他的目光再回到了陳劍和言侯的身上,道:“還有你們兩個,好的資質和機遇,不僅僅隻會給你們優越的成長條件,也會給你們帶來同等的磨難,隻有經得住命運折磨的人,才能算得上英雄,這次與你們的緣分,便到此為止了,你們好自為之吧!”

不大不小的聲音落下,陳白熊的身影,也徹底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在他消失的那一刹那,虛空之中,忽然劃落了一道幽青的光芒,在拍賣場中拍下的那柄長劍,猛然插落在眾人麵前。

激盪飛開的靈氣,震得方圓數丈的人,倉皇奔竄退開,陳劍和言侯,則是抬起長袍,延住了臉麵。

陳劍放下袖子時,望著那道遠去的火光,愣在地上,還有些不知所措,難以回過神來。

“他說的是真的麼,這裡真的會有一場造化?”

“想來,以他這種強者的身份,應該不至於騙我們這種人,若真的是如此,我們恐怕也能獲得不少的好處呢。”

“現在幫主正在突破的關鍵時候,我們就在此處再等上一等吧,這時候外麵肯定已經亂成了一片,現在出去也不安全。”

隨著草坪拍賣行這個龐然大物忽然倒下,大草坪上,各方勢力必定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隱隱間,似代表著,舊的時代已經過去,新的時代正在到來,每個人要的做的,就要在這個新的時代中生存下去。

難得的寧靜中。

陳劍與言侯兩人聚在了一起。

言侯望著滿布灰霾的天空,喃喃道:“劍哥兒,接下來你有什麼想法?繼續跟著他們?”

來到混亂之地這段時間中,陳劍也是感慨頗多,將長劍橫在雙膝之上,思索了片刻。

“現在的情況,我們似乎隻能依靠著他們,才能在這個生存下去,但我也明白,溫室中的花朵,是難以成長為茁壯的大樹的,要不,我們自己出去闖一闖?”

言侯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息,身上的靈力,已經恢複到了巔峰,“知我者,劍哥兒也。”

陳劍身後摟住了言侯的肩頭,兩人一起望向了虛空,道:“那我們就在這等幾日,看看是否真的有機緣造化出現,我們也好完成該做的事情,到時候,跟他們告彆後再離開。”

沉默一陣過後,言侯再次開口道:“那個人的實力,太強了。”

陳劍低聲喃喃道:“的確很強,但也很奇怪,為什麼他對我們毫無敵意,與我們相處的時候還如此平易近人?”

這是一個註定冇有答案的問題。

自言自語到了最後,陳劍的眼中,忽然閃爍出堅定的神色,“終有一日,我們會擁有這種強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