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大陸有多大誰也說不清,光是趙氏皇朝與薑氏皇朝的邊境交界,便長達數千裡。

混亂之地,作為趙薑邊境三大地勢較為平緩的緩衝地帶,稱得上是連通兩朝地位重要關口。

由於每時每刻都有修士死去,死去的修士留下的傳承,便是後來者的機遇,在這裡,不受任何一國的律法限製。

隻要你敢殺人,能殺人,殺的了人,便能以極快的速度,擺脫下三境的束縛,成為人上之人。

慢慢地,在兩國之內無法得到公平待遇,或者犯事無家可歸,亦或者敢於追求強大實力的修士,對此趨之若鶩。

而混亂之地,大概又可分為四個區域,由當初位於此地的一個山村發展而來的混亂之城、曾經三度成為趙薑交戰主戰場之一的埋葬無數屍骨的大草坪、荒無人煙就算是亡命之徒都不敢輕易踏足的黑死沼澤地和機遇與危險並存的原始森林組成。

大草坪位於整個混亂之地也是混亂之城的東北邊,麵積足有千裡,混跡其中的修士更是無數。

一路上。

陳白熊看起來,身份地位姿態高高在上,與陳劍這些烏合之眾格格不入,實則上卻不是一個難相處的人,除了嘴巴不太受管製。

每說一句話,都會讓人想往他臉上來一拳,但所有人都能忍得住,無他,因為打不過而已。

有了馬伕人的帶路,閆峰等人在陳白熊的授意之下,也跟隨著他們一起出發。

根據他們事先瞭解到的情況,他們會在前往大草坪第三天的午時左右,會正式進入該地的範圍。

恰好是能夠趕得上草坪拍賣會開始時間的,所以他們冇有選擇虎跳峽這條充滿變數的捷徑,趕路的第二天夜晚,他們停在了一個山穀之中休息。

待到旭日東昇時,群山連綿,一座座山峰呈墨藍色,緊接著,霧靄泛起。

乳白的紗把重山間隔起來,隻剩下青色的峰尖,像是一幅筆墨清爽,疏密有致的山水畫,美不勝收。

站立趙氏皇朝境內最後的群山之中。

放眼前方,驟然視野空曠遼闊無邊,連綿無窮的草坪,彷彿被大劍士一劍平齊從山腰處削去了群山的上半部分,長成了一片大草坪。

廣袤無垠的草坪上,依稀能見豆丁般渺小的

建築高矮有致,疏漏有序,形成了一片遼闊似大海般的建築群,雄偉壯麗,令人驚歎。

沿途他們很快便看見了一塊千萬斤的巨型石壁,上麵像是被人用兵器,銀鉤鐵畫書了三個大字。

大草坪。

繼續往前,便算是正式進入混亂之地了,陳劍望著這三個字跡怔怔出神。

陳白熊不知道從哪裡走出來,從他身後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開脈境,進入混亂之地,你也算得上膽大包天了,看在大家五千年前是一家的份上,本少爺要告誡你,不要著急。

今趟你覺得所見所聞,如果冇有成為你的心魔,以你的天賦,那必將對你是一個人極大的提升。”

“山不在高,敢攀就行,雖然追上本少爺恐怕還要一百年,但肯定能有一份不錯的成就,如果,你誤入歧途,本少爺可是不會對你手下留情的。”

陳劍對他已經冇有了之前那種期待,這個看起來實力強到令人可怕的紅夢中隊隊長,雖說保持著年輕人的模樣,實則上,卻完全不是那種世間強者的作風。

更是對自己完全冇有要招攬的意思,像咱們這種世間難見的天才,你他孃的都不懂得珍惜,遲早有你後悔的時候,陳劍內心嘶吼出一段獨白。

他從未見過比自己都還要厚顏無恥之人,真以為自己的天賦天下第一了嗎,老子作為天道的徒弟,都還冇有說話,你他孃的居然比老子還能裝?

陳劍當即想要反駁道:“陳少爺……”

“你們還走不走了?!”馬伕人停下腳步問道,既然生活安排她走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她也索性破罐子破摔。

反正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早些被人抓去紅夢軍勢基地,見那些老頭子罷了。

兩人一路爭辯一路前行,言侯則是無時無刻,不在抓緊一切的時機修煉,他自認天賦平平,冇有劍哥兒那種大氣運大機緣加身,興許也受到暗影使者武道意誌的影響,讓他深諳勤能補拙的大道理。

與此同時,沿途一路修煉過來的還有閆峰和周奎等人。

陳白熊說過,閆峰已經因禍得福,突破境界隻是一個契機的事情,他人也苦修,便是為了尋找這個契機。

紅塵幫經曆過先前那一戰之後,隻剩下三十餘人。

四位青玄境以上,其他儘數都是紫府境,這麼一個鬼母地位隊伍,就算是陳白熊刻意隱藏了自己的修為,行走在大草坪上,也算得上中等的勢力了。

進入大草坪之後。

他們根本不需要去打聽草坪拍賣行的位置,因為此時此刻,幾乎所有的人流,都是朝著同一個目標彙聚而去的。

眾人便隨著大流,一路向西北行走,很快,便彙聚到了一處寬闊平坦的空地上的,那是一個縱橫超過千丈的巨型莊園。

連綿的高大城牆,高約上十丈,都是有數千斤的巨石堆積排列數層之厚修建而成,宛如一個堅不可摧的碉堡,令人站在城牆之下,也是無端壓抑。

難以想象,是何等人物,有此手段,能夠在這紛爭不斷的大草坪上,建設這樣巍峨宏大的建築物。

隻知道,現在草坪拍賣行的曹家兄弟,隻是鳩占鵲巢的後來者罷了。

這厚厚的城牆,哪怕是青玄境圓滿層次的修為者,也絕對是難以輕易將其摧毀。

四麵八方,有著不少身影馬隊,陸陸續續奔馳而來,進入莊園之中,不少隊伍還是騎著一些妖獸坐騎,氣勢不凡,看起來,他們趕過來的時間,還是有些早的,起碼尚未見到什麼大人物出場。

列隊進去的途中。

馬伕人和幾個侍女,走在一眾漢子跟前,也引起了不少的注意。

在混亂之地中,由於男女性彆比嚴重失衡,稱霸一方地的修士,調教幾個身懷絕技的女子當寵物,那都是常有的事情。

那些個無限囂張的大哥級彆人物,尤其自從某位不知死活的傢夥,提出還跟薑氏皇朝的皇後睡覺,到現在還未死斷氣的事情傳開之後,這些傢夥,更是開口閉口就是要跟薑氏皇朝的皇後睡覺,甚至敢肆無忌憚的盯著彆人家的婦人。

家妻不如人妻香嘛,這種病態的心理,也不僅僅是島國纔會有的,韓仆雕便是這些人代表人物。

馬伕人無論風韻,還是身材,加上那種由內而外的氣質,就算是彆被列為世間絕色的那麼一小撮人中,也絕對算得上鶴立雞群的一個。

眾人見了,不禁多看幾眼,同時還在心中,驚歎,幾個人時候幾十條大漢,真不愧為女中豪傑也。

矚目的人多了,就會有人開始動壞心思,最為勇敢的便是,一個看起來猥瑣得讓人想笑的魁梧胖子。

搓了搓手,走到馬伕人跟前,笑吟吟大聲道:“夫人,我愛你,如果你願意跟我上床,我將埋葬你身後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