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這麼快!

韓仆雕正為他的反應速度感到驚愕。

山區之下,所有人都能聽到他的聲音,並不響亮,冇有震耳欲聾,更多的是滿滿的氣勢。

言侯抬頭看向天空的一瞬間,眉頭便已經輕輕皺起,因為他從陳白熊使用的身法中,感受到了一絲熟悉的感覺。

隻見眼神淩厲,避開韓仆雕第一道攻擊之後,悄然閃到了敵人後方。

焚遍他半個身子的赤火靈力,驟然隨他一拳轟出,焰火撒滿周天,宛如火神降世,如若一條火龍衝出。

這一刻,所有人隻有一種感覺。

天亮了。

穹頂之上再不見半分血色氣象。

這一拳,伴隨著熾熱無比,仿若能焚滅世界一切事物的火龍拳影,狠狠地劃過空間。

“嗷!”

火龍摧枯拉朽般破開了韓仆雕身後的血障,拳勁豁然掠向他地位背脊。

“砰!”

一瞬間,兩道強悍無比的氣息,當空爆開,山區之上,一片赤紅,讓人難以分辨那是血色還是熾火。

“不要在我麵前裝大尾巴狼,且不說你隻有一滴魔血的力量,就算同等境界的魔族到此,老子也同樣不懼。”

聲音稍稍消散開來。

便見韓仆雕的身影從兩人對戰的位置,爆射出來,他手中的戰斧,已經被震得消散於天地間。

“岩爆,流星火雨!”

隨著陳白熊張口一念,手中印決與口訣齊飛。

隻見他一抬手,一道火線向上升騰而起,消弭在眾人視線之中,下一刻,天空再一次被赤火染紅。

宛如漫天火焰包圍的流下疾飛落下,覆蓋了整個空中戰場。

地下眾人見此狀況,滿場驚顫,無不駭然變色,本能奔竄逃開,但卻偏偏又不見一顆火球擊落地麵。

再抬頭看天時,陳白熊又動了。

他以接近眾人視力極限的速度,劃過虛空,搶在韓仆雕之前,擋在了他必經之路上。

“轟轟轟……”

不知道他出手了幾拳,隻感覺天空之上,出現了數十道令人眼花繚亂的火焰光線,聲音似雷鳴滾滾傳開,韓仆雕更是人肉皮球一般,被隨意玩弄,再無還手之力。

見此一幕,紅塵幫幫眾更是目瞪口呆。

一招而已,就將他們幫主都難以抵抗的強大對手,打得豬狗不如。

這便是趙氏皇朝三大軍勢中被任命為隊長,真正的化虛境強者嗎?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眾人的口舌開始變得乾燥,周圍的空氣也變得燥熱,平日這個時節應該進入清冷氣候的麓山地區,這時候變成了一個巨型的火爐。

化虛境亦有差距。

“結束了!”

陳白熊一腳將韓仆雕踢飛之後,身軀驟然傲立虛空之上,不再去追隻見他手上再次捏出一連串的印決。

自他身軀上,無儘的赤火道紋蜂擁而出,卻又儘數從他的身上飄散出去。

最終可見他輕抬左手,五指瞬握,這當空落下的千百顆火雨流星,似找到了回家的路。

驟然朝暴退飛出的韓仆雕的身上飛去,轟然砸在他的身上,將其團團包圍起來。

起初,每砸一下,還能聽到一聲慘叫,後來那聚攏起來的火雨流星越來越多,他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

逆反天道一般,懸浮在虛空之上,聚攏成了一個巨型的球體,拚接起來的縫隙處,閃爍著赤紅的火光紋路。

就在這個最為關鍵的時候,陳白熊卻是突然轉身,朝著下方降了下去,隻聽他口中輕念四個字。

“岩爆天星!”

巨型岩石球體之上,赤紅的火光紋路,宛如噴發火山口處的熔岩一般,光芒乍現。

“轟隆!”

一聲巨響,巨型的岩石球體,驀地,似乎爆發出了毀滅天地的力量,當空爆炸開來。

巨大的能量衝擊波,翻山倒海般朝四周擴散開去,這一刻,所有的人都忙著尋找身邊牢固的依靠之物。

但依然有數不清的身影,被這強大的能量衝擊波拍得飛跌出去,就連陳劍、言侯等遠離戰場的人也無法倖免。

還是閆峰,輕喝一聲,抬手一劍將這道毫無死角的衝擊波,劈出了一道口子。

才讓這股狂暴的能量,朝兩側泄去。

敵人這下徹徹底底地退去了。

當空落下的陳白熊,看著下空,一片血流成河的山地,雙瞳目光稍有波動。

這道能量衝擊波,將這場戰爭的血腥之氣,儘數衝向了整個麓山地區,幫山中的所有妖獸和修士,送去了衝動,也送去了足夠威懾力的恐懼。

轉瞬之間。

陳白熊再一次使出了令人眼花繚亂的身法,看似落下的速度極慢,實則上卻是極快地來到了退歸虎跳峽入口處的閆峰、周奎兩人身邊,突然停下。

兩人皆是一驚,身上靈力想要湧出,卻又聽到了一道極為和善的聲音,說道:“不要著急啊,我又不打你們。”

陳白熊停在閆峰的身邊,抬手在他肩膀上輕輕地拍了拍,笑道:“你們兩個還算是不錯,雖然距離本少爺,還有十萬八千裡遠,一輩子恐怕都難以追得上了,但不要灰心,好好修煉,日後必成大器。”

閆峰與周奎兩人愣住了一下,在場所有紅塵幫幫眾,無不愕然。

卻見他接著道:“我不是來找你的,而是想要找你身後的一個人,說幾句話。”

言罷,陳白熊接著抬步向前,走向了陳劍盤膝坐下的位置,這時候,所有的人心中都冒出了一個念頭。

難道這個絕世強者,纔是這個神秘的妖孽少年背後的人物?

就連陳劍這時候都產生了錯覺,覺得這素未謀麵的超級強者,大概感受到了自己超然的天賦,想要上來跟他打一聲招呼。

他已經想好了對策,這一次,可不能再像之前麵對公輸班的邀請一樣了,現在自己的實力還太過於弱小,隻靠他個人的力量修煉,速度肯定是不夠的。

需要藉助外界的力量,所謂大鵬一日乘風起,扶搖而直上九萬裡......

思索間,陳白熊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前,陳劍已經做好了準備,要以笑臉相迎,阿諛奉承和拍馬屁的話都已經準備好。

“前......”

但下一刻。

他“前輩”二字還冇說出來,擠出到嘴邊的笑意和在腦子中排好順序的言語,儘數堵在嘴邊。

因為對方走到他跟前的時候,就連一瞬都冇有停下,而是拐了個彎,走到了馬伕人身邊。

陳劍也是思維敏捷,伸到一半的手掌,自然地收了回來,摸了摸嘴巴,心中波濤洶湧,表麵卻是若無其事。

差點丟人丟大了。

他也冇有好意思回頭,隻是傾力想要聽清後方傳來的動靜,難道這傢夥跟馬伕人有關係?

這個念頭隻在他心中停留了一瞬間,便徹底被他打消,因為後方的情況,又一次突變了。

因為陳白熊說出的第一句話便是:

“薑氏皇朝的皇後大人,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跟我走一趟吧,我們元帥想要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