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劍心中忽然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

“轟轟轟!”

隻聽到遠處傳來一道道如雷鳴般的響聲,滾滾不休,遠處奔來的紅塵幫幫眾,急停在眾人跟前,臉上儘是緊張的神色。

“幫主,雙石幫的人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我們紅塵幫實力大削的訊息,在你們外出的時候,將我們的老巢給掏了。

現在,那幫混蛋,他們聯合了轟天幫已經其他平常被我們打壓的小幫派,已經向我們圍攻過來了,看起來來勢洶洶!”

“怎麼會這樣?”

“這背後肯定有人給他們撐腰的,不然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絕不敢這樣做!”

“……”

幾名站在閆峰身邊的手下,聽到這些訊息之後,心中竊竊私語,而閆峰與周奎,陳劍與言侯,兩兩皆是對視了一眼,心如明鏡。

悶雷般的響聲響徹夜空,紅塵幫營地中的眾人紛紛被驚醒起來。

“嗖嗖!”

眾人以迅速的手法收起了安營紮寨的帳篷,數不清的身影,掠出彙聚到了閆峰等人的身邊。

唯有馬伕人的帳篷,仍然未見有動靜,直到奔走的秋月等人,急忙竄入其中,纔將修煉狀態的馬伕人喚醒過來。

“夫人,快些準備好撤走吧,我們已經被敵人包圍了,他們很快就會打過來的......”

閆峰帶來的,和當時周奎留下的,加起來的規模,已經不過百多人,昔日上千人的大幫派,一朝失勢便成瞭如此。

“如今敵人環伺,紅塵幫已經麵臨建幫以來最大的危機,正所謂覆巢之下無完卵,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所有的兄弟們,你們是否還記得,當初是因為什麼加入我紅塵幫的!”

“修行世界,雖千萬人奮勇向前,隻為爭相晉升到更高的境界,但每一個都是孤獨的,死亡與殺戮更是無比的孤獨!想想那些千百人中,脫穎而出的感覺,你就不會再為麵前感到恐懼。”

“你們不是想要博美人一笑嗎?不是想要爭取更好的修煉資源嗎?不是讓他人看不起我們之間的一文不值的情義嗎?”

眼前就有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拎起武器,隨我一戰吧!我為的是,一文不值的情義,也是跟著我的百多個手下,你們為的是氣運、資源、活命,這一切都逃不掉的。”

紅塵幫幫主閆峰,傲立眾人跟前,怡然不懼,麵色剛毅,聲浪滾滾傳盪開去。

“閆幫主,周幫主......”

閆峰卻是不等他把話說完,便說話打斷道,

“陳公子正好,你也在,本來還想要送你們一程的,現在這個情況,你也看到了,情況危急,昔日被我紅塵幫壓住的勢力,現在抓住了機會,想要反撲過來了。

現在,先由我和周奎兩人,領手下從南北兩邊擋住,你自顧跟著夫人等婦孺的隊伍,往西邊逃竄離去。”

天亮之後,我們在西邊六十裡開外的,虎跳峽碰頭,你們隻管等到明天午時,若是午時之後,我們還冇能過去,那你們就接著跑吧,有多遠跑多遠。”

閆峰這一番言辭,令眾人慷慨激昂,但陳劍卻在這個時候,非常不合時宜地潑冷水道:

“兩位幫主,其實我是想說,我們現在也不一定隻有拚死一搏這條命數,對方臨急臨忙組建起來的複仇聯盟,想來關係不會太穩固,而且排兵佈陣不會太嚴密。

我們現在集中所有的人,攻其一點,他們的實力,本來就不及你們,有你這個青玄境圓滿的利劍在前,周幫主這柄長槍在側。

我們這些蝦兵蟹將,跟在後頭興風作浪,不是就算多牽條狗都能突破嗎?”

“有理!”又一名幫眾聽到這個計劃,不禁大拍額頭,喝聲叫好,但很快又被身邊一位朋友一巴掌拍在頭上,差點栽倒在地,隻聽身邊的“好兄弟傳音道,你這樣做,豈不至幫主於尷尬境地?”

“有理個屁!你難道覺得這種雕蟲小技,幫主會想不到嗎?”

閆峰卻是深深地看了陳劍一眼,感慨萬千道:“不愧是世家出來的人,腦子和見識都的確夠用,那你便說說,就算我們攻其一點,能夠成功突圍,身後的眾人,若是對我們窮追不捨,我們該如何處理?”

“那肯定是跑啊,打不過不跑,等死啊!”陳劍理所當然答道。

眾人齊齊變色感覺自陳劍身上有種賤感撲麵而來,但又無法反駁。

“這……”

言侯對這些早已經習以為常,麵色不改。

陳劍繼續道:“就算閆幫主想要將馬伕人等婦孺安然送走,那也應該等到衝出去了之後,再來考慮這件事,

到了那個時候,主動去為她引開敵人,一是不用帶著這幫兄弟們去拚命,二是,你們所處的險境也不同,不知前程的道路,總歸比冇有希望的困境要來的更好一些吧,那樣不是更加穩妥?”

“……”

眾人錯愕了一陣之後,無法反駁,最終還是選擇了陳劍提出的建議。

他們所處的平曠地帶,屬於山地中的一處盤地,四麵環山。

當陳劍跟著閆峰等人,來到選中的靠西邊的突圍山口處時,空曠的燎原之外,是千百火光閃爍眼前。

其中,當然少不了血脈不凡的妖獸馬匹,被一眾強者駕馭著,氣勢凶悍。

他們這些人中,首當其衝的,當屬於一種幫派的首領,多數都是青玄境的修士,大多又是老態龍鐘。

身後跟著的一眾手下,又是多以紫府境為主,開脈境的人,幾乎見不到一個。

“紅塵幫的人聽著,立即交出你們手中和身邊的女人,來我們老大麵前,跪下磕三個響頭,否則,今夜便讓你等身死道消!”

這邊領頭圍困紅塵幫的領頭者,抬頭望著迎麵遇上的人,無須去想,便可知道是紅塵幫的人。

但他萬萬冇有想到閆峰周奎等人會在其列,因為以他們的性格,就算是死戰不休也絕不會是未戰先怯的處事方式。

按照他的推斷,被他護著的人,才應該往這個方向退下來的,而他要護著的人,就算用腳趾頭想都能知道該是誰。

想到這裡,他不禁掀起了一個欣喜的笑臉,這次可要行大運嘞!

“是雙石幫的王扒灰,這下就隻能算他孃的倒黴了!”

聽身邊的手下這麼一說,陳劍遠遠望向山下遼闊平原上的為首者,身上個個都是散發著強悍的修為。

這些果然不是我的菜,他目光毫不停留,隻顧環顧四周,去尋找那些打得過的對手,打算一旦打起來,就往這些位置衝了。

“王扒灰,你敢攔我紅塵幫?”周奎大喝之聲傳出。

遠遠便可見有人愣在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