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神武古帝 >   第一章 宗門廢物

"內門弟子陳劍,因天資愚笨,浪費宗門大量資源,修為寸步不進,現降為青陽宗雜役弟子,負責管理後山草藥養育事宜,即日執行。"

青陽宗最新訊息頒佈,不可忤逆的恢弘聲音傳遍靈氣氤氳青竹山,也傳入了青陽宗所有弟子的耳中,包括陳劍。

山上是懸浮雲端的玉宇瓊樓,巍峨大殿前,陳劍用長刀挑著包袱扛在肩膀上,站在青石鋪麵的空地上回首殿上“內門殿”三個大字,麵容上苦澀難言。

終究是莊周夢了蝶,你是恩賜也是劫。

十六年前,青陽宗內門大長老陳長卿外出執行任務,偶遇哭聲震天的棄嬰,探查到筋骨不錯,因膝下無兒帶回宗門裡頭撫養長大,便有了今時今日的陳劍。

不過,十多年歲月春秋的望子成龍、悉心培養,並未讓陳劍成為青陽宗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反而自開脈後修為寸步難進的事實,讓他們父子飽受宗門內的冷嘲熱諷。

用著宗門內珍貴的資源,培養一個天資愚笨的廢物,陳長卿毫無意外成了青陽宗老少一代的談資。

可陳長卿不以為然,兩年前宗門因得知有一種名為梧桐仙草,能夠洗儘鉛華,讓人涅槃重生,派他前往尋找,至今未歸。

陳劍聽說過一個傳聞:陳長卿在得到那株仙草後,選擇了自己服用,然後散武重修,如今已是一步登天。

“喲,這害人精終於是離開內門了。”見陳劍在殿前駐足回首,聽到訊息趕過來看熱鬨的外門弟子,個個滿臉怨氣。

畢竟內門弟子的位置有限,他陳劍占一個,外門就少一個能進內門的名額,關鍵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飯桶,長得好看有什麼用,修行者的世界是看實力的。

“似他這樣的廢物,就是有陳長老如此偏袒,修為也是寸步難進,十六歲的後天一重,真把我看笑了。”

“要是有他那種資源,我保證,讓我奶奶來修煉得都比他快。”

“就是說啊,我還聽人說了,這小子就是陳長老在外麵的私生子......”

一朝失勢客賓落,陳劍深諳這些世俗道理。

從小到大飽受白眼與被人私下非議的經曆,讓他明白了人心可謂,也鍛鍊了他堅韌的心性。

儘管自己從未做過有損他人之事,但這群人就因為自己占用了他們修行的資源,長得比他們俊俏,追到了他們每個人心中的女神,就對他仇恨值拉滿,這是**裸的嫉妒。

“你們不是整日叫他陳師兄嗎,現在他落到如此境地,你們怎麼也不上前去安慰他們幾句?”

一名外門弟子朝身邊女弟子問道。

他叫魏合,上一屆外門弟子考覈第十一的高手,六重的修為,人們都說若不是陳劍占了一個位置,他肯定有機會進入內門的,於是乎,心中多少有些記恨。

“魏師兄你說什麼呢,人家的心思你還不知道嗎,在這個時候還說這種話來傷害人家,真是討厭。”

“哈哈哈......”

陳劍看著生活給他上演的人生百態,他知道自己不再是以前的陳劍了,往後要夾住尾巴做人,曾經孤獨地來到這個世上,陳長卿給了他十三年的陪伴,將他帶到了不屬於他的高度,如今再次令他成為了孤獨的人。

“這不是內門第一天才麼?這是乾什麼,揹著包袱準備滾出青陽宗了?”

玩味的聲音傳開,麵如桃瓣、錦衣玉帛、腰間配劍的公子走過來,見他行來,身邊圍觀的外門弟子自覺主動讓道,然後紛紛恭身叫:“杜師兄好!”

杜肆書,內門二長老的弟子,天資非常“出眾”,實力在內門十三位長老的親傳弟子之中排行地十二,可謂是一人之上,百人之下的高手。

“喲,內門二飯桶來啦!”陳劍笑臉相迎回了他一句,既然這些外門弟子叫他大飯桶,那麼杜肆書作為隻比自己強的內門弟子,叫聲二飯桶那也是非常的合理的不是麼?

青陽宗,內門中多年以來,大長老與二長老各執一派,暗中呈鬥爭水火不容態勢,兩人更是從小便相互看不順眼。

“你他孃的,找死是不是!”杜肆書衝上來便一巴掌扇在陳劍臉上,“啪”的一聲脆響,後者受力脖子往側邊一歪,整個人趔趄幾步,差點摔倒在地。

他平生最忌諱人家叫他“二飯桶”的稱號,畢竟他雖在內門之中,修為僅位於陳劍之上,可也已經是開脈境七品的人物,這並非他無用,而是其他人太過於妖孽,他覺得自己承受著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壓力。

周圍的外門弟子看得目瞪口呆,他們不過是玩玩嘴,冇想到杜肆書一來便開始動手,這就是內門長老親傳弟子的魄力嗎?

“陳劍,你他孃的給老子聽好了,今時不同往日,昔日看在大長老的麵子上,就警告過你,不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一巴掌算是給你一點小教訓,

以後你再見到本少爺,最好給我把頭低下來,繞道而行,不然我手中的鳳翎寶劍可是不長眼的。”

陳劍豁然轉頭,任由嘴角流出血,隻管眯眼看著杜肆書。

“痛打落水狗,大快人心事,說得好,杜師兄說的太好了,當為我輩楷模。”先前那姓魏的外門弟子,抓住時機趨炎附勢。

“嗯?”杜肆書轉過頭來看見魏合諂媚的樣子,微微皺眉,“你叫什麼名字?”

“外門弟子魏合見過杜師兄。”魏合愣了一下當即報上自己的姓名。

杜肆書上下打量著魏合,見後者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頗有幾分當忠實手下的潛質,直言道:“開脈境六品,看你修為還可以,以後跟我混吧!”

“多謝杜師兄。”魏合喜不自勝。

杜肆書擺了擺手:“隻要你聽話,以後我讓你也當內門弟子。”說完這句話,他正要繼續教訓陳劍,可餘光中又見到那從殿中走出的倩影。

她穿著一襲雲錦鳥紋印花絲緞裙,三千青絲綰成了髮髻,耳上是鑲嵌蛇紋石質玉玦,雲鬢別緻縈繞光華,青蔥纖指上戴著玉色扳指,腰間繫著紅色色絲攢花結長穗束腰,輕掛著繡白鶴展翅的荷包,一雙蓮花錦繡芙蓉鞋。

長有一副絕色容顏,粉雕玉琢的五官,美得讓人呼吸急促,真如仙子下凡間一般。

“趙玉櫻師姐來了。”周邊弟子看到她之後,紛紛眼前一亮,無論男女弟子,眼中都有藏不住的火熱。

她便是青陽宗弟子私下排名列出的三大美女之一,也是眾人夜不能寐時辦事想象的對象,入宗門不久便被陳劍追求到手,不到兩年時間,現如今已經在天榜上留名,被譽為宗門內百年難遇的天才。

如今陳劍被貶為後山雜役弟子,內門中大長老的勢力也已經被打壓得七七八八,不再享有陳長卿在內門中的月供,她還會待陳劍如初嗎?這也是眾人心中想要看到的一出好戲。

“玉櫻,你怎麼也來了?”杜肆書嚥了咽乾燥的口舌,夾著大腿往前幾步站在陳劍身邊問道。

卻不料。

“啪!”

又一聲脆響傳出。

這次是陳劍還了杜肆書一巴掌,後者被打得懵了,愣在原地,而前者罵了一句“玉櫻也是你能叫的?”便迅速躲到了趙玉櫻身後,這一幕也讓其他人看得瞠目結舌。

陳姓者不負劍之名。

“你敢打我?”杜肆書反應過來正要發作。

趙玉櫻神色默然,用輕歎帶著惋惜的語氣道:“陳師兄因大長老的事情精神有些失常,杜師兄請給師妹一個麵子,讓他走吧。”

“這......哼,看在趙師妹的麵子上,今日就放過你,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本少爺麵前,不然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杜肆書被逼無奈,隻好強壓怒氣,裝出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

與此同時,陳劍卻是在趙玉櫻身後做了個鬼臉,差點將杜肆書氣得炸毛當場。

“還請各位師兄妹就此散去吧,我與陳師兄說幾句話。”趙玉櫻穩住杜肆書之後,再環視了周圍一眼,朱唇張合開口請道。

“師妹你這......”

“師兄莫怪。”趙玉櫻一個笑容,讓杜肆書口乾舌燥,最終也隻能敗下陣來。

“這是我所有的修煉資源,現在全給你了,從今往後一拍兩散吧!”見眾位弟子失望離去,陳劍丟給了她一個虛空戒納。

彆人或許不知道,但他自己卻是非常清楚的,當初聽父親說,新入門的弟子中,有一個天姿非凡的女孩。

被人私下喊了多年廢材的他,手中掌握著父親每個月的月供,便果斷與那女孩達成了伴侶的租賃協議。

每個月給她修煉資源,她假裝成自己的伴侶。一來找了個人保護自己,而來也為氣死這幫人。現在冇了定期的修煉資源,一拍兩散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走吧,走吧。”陳劍轉身撩撥了一下頭髮,挑著包袱,一蕩一蕩地慢悠悠行去,平日瀟灑的背影中,倒也能看出幾分悲涼。

......

入夜時分,陳劍來到了後山地區。

青陽宗後山是宗門的靈藥栽培地,後山的長老有事出了門,接待他的是一位熱情憨厚的師兄,給他安排了鄰邊的住處,整日的忙碌早早在藥圃後的木屋中睡下。

木屋陳設簡陋,幾張木凳圍著木桌,外加一張木床而已,夜深人靜時,後山之中偶爾傳來幾聲妖獸嘶吼聲,陳劍背脊靠牆盤膝坐定在床上,默默地將項上吊墜扯下來。

手握吊著的殘玉,閉上雙目唸唸有詞道:“寶玉啊寶玉,快快顯靈吧!”

老爹說他開脈之後修為寸步難進,應是體質問題,這塊殘玉自撿到他時,便一直帶在他的項上,但這句話陳劍已經唸了兩千一百九十天,卻未曾顯靈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