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我把這裡遮蔽!」

梁震在自己能量失控瞬間順著凱瑟琳,來到李誌群的意識空間,那一聲聲叫喊也在他的意識空間中響起。

隻是間接傳遞,影響程度降到了最低,來不及詢問狀況的李誌群趕緊開辟出一個空間。

「可以了。」

梁震艱難地控製自己退出意識空間,李誌群的壓力瞬間消失,看著抱頭窩在地上的梁震,焦急問道:“出什麼事了?是誰在叫喊?”

可是現在的梁震根本做不出任何迴應,身體都發生了異變,能量在洶湧流動。好在能量強度並不大,他恢複得並冇有看上去那麼好,才讓李誌群有能力控製不被外界發現。可是這種狀態不可能維持太久,就隻能抱起梁震,直接退出了這裡。

退出時,發現點點血跡。遠處還有人拿著被砍成數段的蛇屍。

到了清廟外,梁震才慢慢恢複,此時也是滿身大汗,衣服都已經被打濕。

看著眼神已經逐漸清明的梁震,李誌群嚴肅地問:“發生什麼事了?”

“裡麵我不能再去了,你一定要查明那裡麵是誰?是不是聖人的鬍鬚。這對我非常重要,關於那幅畫你去網上找關於描繪聖人這個故事的繪畫,你就能發現不同。”梁震虛弱地回答。

聖人開創了一個宗教,可是宗教涉及的東西太多太大,其中每一個事件都有可能是各大勢力的博弈,增大了調查的難度。

“現在控製著宗教的天使是哪一位?吉卜利勒?我冇太聽說過他。”

“他與米卡勒、伊斯拉菲勒和阿茲拉伊勒合稱神主下的四大天使,被神國命令掌管這一方的信徒。在神國這邊都比較邊緣化,所以他們的名聲不顯。但不要小瞧他們,實力都達到二級智天使。之前咱們碰到的那道神識,很有可能就是這四位中的一位。”

“回去吧!我需要休息。”

抬頭又看了一眼清廟,梁震現在的狀態也不適合繼續探索。就算有所隱瞞他也不可能再詢問,畢竟他已經很大方地說出那幅畫中的內容的問題,也就是讓自己去調查,不說清楚。

剛扶起梁震,他就聽到他說:“你應該也封印了很多記憶吧!今天也一樣。”

需要封印記憶!

這代表什麼他要比梁震更清楚。

西方教中的第三誡:不可妄稱神的名。祂是全知全能,能夠知道人們所有的罪惡的行為和罪惡的念頭。也就是某些事情就算不說話,隻是在意識中產生一個相關念頭,就能被全知全能的神發現。

知道某些非常隱秘的事情,關乎靈異側核心相關的事物,需要立刻封印隔離,不再觸動,避免讓神發現。一些準至上也能做到,他曾經的一位前輩知道了某個隱秘,竟然發瘋變成一個魔物。至今他都不知道前輩看到了什麼,隻有從前輩的筆記中看到某些記錄,念頭很危險。

在追查阿斯蒙蒂斯之後,這讓他對這句話理解得更加深刻。

“希望有機會咱們真正交流一下。”李誌群鄭重地說。

等第二天再見到梁震精神抖擻,看不出昨天晚上出現了狀況,也讓李誌群有了一絲擔憂。等朱富貴出現的時候,能夠聞到一些血腥味,神情有些疲憊。某些氣息,惡魔聞得很清楚,就算做了掩飾,也冇有瞞過他們。

今天的目的地就一個,獨立宗教開創者的陵寢。

在離開家的時候,麵前的大海帶給梁震某種衝動,讓他去一探究竟的衝動,那裡有什麼人在等他。這種感覺已經不是第一次,曾經在豪鏡市就出現過。當時怕是陷阱,所以選擇了相反的方向逃離。

昨天在屋頂停留,不光是看朱富貴有冇有跟出來,還有一種他在抗衡自己本能地衝動。不管那裡是不是陷阱,梁震都決定去看安都低是誰在召喚自己,礙於朱富貴在場,隻能再找機會。

對立宗教是。(本章未完!)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拉歐巴哈

宗教分支中創建的新教派,開創者被信徒稱為拉歐哈巴。

他本身就有顯赫的家世,隻是選擇了獨立宗教的前身信仰運動中,招致宗教守舊勢力的嚴酷迫害。他本人被捕,因為自身的背景,從處死的判決中活了下來,被扔進被稱作“黑色地獄”之稱的希雅查爾監獄。當權者們希望他會死於牢中,然而相反,這個地牢卻成為一個新宗教天啟的誕生地。

拉歐巴哈在黑色地獄裡度過了四個月。在這期間他冥思他使命的全範圍,“我隻是一個象普通人一般的人,在床榻上熟睡。但是,瞧啊,那全榮耀之和風吹拂過我,教給了我所有事物的知識,”他後來寫道,“此非來自於我,而是來自於那全能全知者。他同時命令我在天地之間高聲傳頌。”

當他被釋放後,拉歐哈巴從出生地被放逐,開始了長達四十年的流放、監禁和被迫害的生涯。在隱居到庫爾德斯坦的深山野嶺中,在那裡完全孤獨地生活了兩年之久,冥思他被召喚之使命的含義。這段時期令人聯想起其它偉大宗教的創始者的隱居時期,如佛陀之漫遊,神子在沙漠中度過的四十個晝夜,聖人在希拉山洞穴的隱居。

這是宗教發生的一件大事,一位先賢又收到了神啟,可是神啟來自於哪位天使?要知道就在神國,除了討伐阿斯蒙蒂斯的那一次,神國宮殿中的熾天使們似乎也有上千年也冇有收到至上的隻言片語。

這是李誌群和梁震都想知道的事情,不過後者比前者更清楚其中的意義。本身這片土地因為宗教不同分支對經文和聖人以及神的理解,互相征伐,從來就冇有過和平。那再從中分裂出一個教派又有什麼意義?

這座陵寢看著更像是一座花園,空中花園。當踏入進來,梁震就感受到強大的壓迫感。有同樣感受的還有李誌群,這是陵寢有聖光照耀,像他們這樣的惡魔受到極大的製約。聯想到這裡是拉歐巴哈埋葬的地方,一切又顯得很正常。

花園有一箇中型,有著修建的整齊的灌木,鋪滿碎石的長長道路,如同一座迷宮。裡麵有涼亭供遊人休憩,在一些路口和草坪上,有著銅像、石像,多數都有著天使造型。唯有當中立著一尊白色雄鷹鵰像,蒼蠅收斂著雙翅,昂首挺行。

大致走了一半,梁震已經在腦內繪製了一幅高空俯覽圖。 _o_m

“這裡不隻是陵寢那麼簡單,更可能是個牢籠。”見他們都看了過來,梁震繼續說,“這裡應該是神國佈置的一個法陣,這些石子路就是這個陣法,修建好的綠植是咒語。這一個個的天使造型為魔法陣能量流動節點。鎮壓著地下的某個人。”

“拉歐巴哈?”

誰也不確定,這裡聚集著聖光,裡麵還有虔誠的韻味,像是信徒們信念注入到聖光當中。也有可能拉歐巴哈利用信徒的信仰能量,幫他壓製著地底的邪惡。冇有進入就冇法知道下麵的情況。這種事錯之毫厘謬以千裡,是可以逆轉立場和事情走向的關鍵轉折點。

裡麵有一棟也是唯一一棟建築,是供遊客使用的休息室,占地麵積也不小,裝潢溫馨舒適。找了一圈,這裡就是一棟普通的二層樓,冇有地道安門。說是拉歐巴哈的陵寢,實則他們連陵寢的磚塊都冇看到。

返程時梁震摸了一下那隻雄鷹鵰像,他的大腦一陣刺痛,一陣癲狂的聲音傳入他的腦海:“你們這些畜生,我要拆穿你們的真麵目!騙子!你們全都是騙子、偽君子!我要去揭露你們,要你們下地獄!”

這時候可冇空吐槽下地獄對人間惡魔來說是最無上的榮光,巴不得受到這等獎勵。就疼得恨不得在地上打滾,在心裡暗自抱怨自己為什麼要手欠,去摸雕像。

在進入座花園時,這種情況下就不應該亂摸亂碰,剛剛也不知道怎麼鬼迷了心竅,去摸雕像。好巧不巧,看到雄鷹就好奇走得近了一些,想檢查材質。

手忙腳亂地把梁震帶出陵寢公園。(本章未完!)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拉歐巴哈

來到外麵,梁震過一會兒就好了起來。有了昨天的經驗,李誌群明白他是又聽到了什麼聲音。@精華\/書閣*首發更新~~一把扶住梁震:“快點離開這裡!”

梁震的異樣其他兩個人也察覺到,聽話的一起往外走。

攙著一個成年男性往外走,太容易暴露,朱富貴決定幫忙遮掩一二:“讓你少吃點,這下好了吧!吃壞肚子了!”

“彆廢話了,搭把手!”李誌群有些生氣地說。

出了陵園,幾人就來到了醫院,姚之桃是真急,其他人都是演的,後邊有人跟蹤。

半路上梁震就恢複過來,不過這種毛病醫生哪檢查得出來,也是個庸醫,糊弄幾句就把他們打發走了。這倒是正符合他們心意,冇事了就回家吧!

最後幾人無功而返,隻當是千裡迢迢來逛了一個小公園。

“你們先回去,舊傷複發,我要去恢複一下。”

離開的梁震察覺身後冇有跟蹤,在意識空間中跳躍,在海邊找了一艘船,駛向大海。

“你來了!我以為我這次又要白跑一趟。”一道嚴肅沉重平靜聲音,清晰印在他的腦海。。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拉歐巴哈